<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第二天一早,秦烽早早地起了床,简单吃过早餐后便驱车出门。

    关于滨海市郊区各种闲置仓库出租的信息,他昨晚就已在书包网.bookbao2上查阅过,并且初步认定了好几个理想的目标。

    他心里有种预感,以后向这个平行世界输送粮食物资的机会怕是还有很多,当然从那边转运某些高价值资源来的次数也不会少,所以自己有必要好好选择一个或是几个合适的仓库,当做自己的秘密物资转运基地。

    首要的考量因素当然是保密性,并且是最重要最关键的条件,一切都必须为这个服务。自己拥有能够自由穿梭两个世界的能力,这个秘密一旦被外界所知,引发的灾难性后果可想而知。

    一个小时后,秦烽站在了市郊附近的一处废弃厂房内。

    这地方原本属于某家企业,后来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厂房设备荒废,只能当成仓库出租。

    一个脸色晦暗、头发微白的中年男子接待了秦烽,他的名字叫王得才,是这厂房以前的老板。

    简单的寒暄之后,王得才便带这个年轻的主顾去看库房。

    秦烽不动声色地打量四周,这地方距离外面的城际公路并不远,交通方便。而且外面的围墙较高,附近也没有什么适合拿来当做监视据点的建筑,算是比较符合他的期望了。

    相当于两个足球场大小的封闭式库房内部空荡荡的,只在角落里摆着两个油桶,几台旧装卸叉车,状态还算完好。库房外是一片面积颇大的水泥坪,可以同时供多台载重卡车停靠进出,转运物资比较方便。

    “这里安装了监控设备吗?有多少摄像头?”他问道。

    “呃这个”

    中年男子眼中闪过一丝尴尬,解释道:“很抱歉,由于资金紧张,加上废弃了不短的时间,原有的摄像头都已损坏拆除,后来也没有装上新的。”

    顿了顿,担心秦烽不满意,他又赶紧解释道:“不过线路管道是现成的,重新安装不会费什么功夫,我可以为你介绍一个熟人帮忙搞定,价格非常实惠。”

    “算了,这事情我自己找人处理吧。”秦烽笑道。

    没有摄像头才好,反正他只是将这里当做临时转运场地而已,东西运到之后就会被他送入异界,根本不需要长久储存。

    王得才松了口气,看得出来他现在似乎是遇上了什么麻烦,急着用钱,所以很希望做成这单生意。秦烽因为要赶时间,在价格上也没有过多计较,两人很快就达成了一致。

    最后秦烽从背包里拿出事先打印好的面协议,填上金额数字,签名之后递给王得才。他看过条款之后发现没有问题,于是也签了字。

    按照秦烽给他的说词,是自己打算从事食品物流批发生意,为滨海市内的众多超市商家供货,所以才决定租下这里当做临时转运仓库使用。

    以王得才的阅历见识,并不怎么相信这个大学生的话,当然这事与他没什么关系。库房租出去了,经营什么是人家的事,他只要能够按期收到租金就行了。

    最后王得才带着押金和预付的半年租金满意地离开。拿到钥匙的秦烽也没有浪费时间,直接给滨海近郊一家规模颇大的粮食加工厂老板打了电话,开口就下了两百吨的订单,面粉大米各半,而且要求对方送货上门,还要安排人负责卸货。

    有生意上门,老板自然是挺高兴的,在秦烽痛快地支付了订金和人工费用之后,当即表示马上安排。反正两地的距离也不是很远,还不到五十公里。

    在商业信息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做生意的人都活络得很,只要舍得花钱,基本上就不用担心摆不平事情。从下单到商品出库,物流运输,交货装卸,对方会替你妥善安排好一切。

    三千石粮食,换算成现在的重量单位大致是一百五十吨左右,也就是几台载重卡车一趟的运量而已。考虑到后续交易计划,他这次要了两百吨。

    滨海作为国际性的大都市,市区以及周边近郊城镇的人口加起来多达数千万计。每天的粮食蔬菜消耗量都是个惊人的数字,区区两百吨面粉大米的交易根本算不得什么,不用担心会引起外人的注意。

    等到午后时分,库房大门外的路口传来了汽车喇叭声,一辆巴士带着五辆载重卡车沿着水泥路鱼贯驶来。

    秦烽打开正门然后迎了上去,巴士车里出来一个年轻的销售经理,两人交谈几句,随后让车队驶进了大门。

    巴士车里呼啦涌出来一群搬运工,其中几个技术工去库房里面开装卸叉车过来,剩下的人去卡车上解开防雨帆布,热火朝天地开始干活。

    秦烽和销售经理则是在一旁喝着饮料聊天,耐心等待着。

    有机械设备辅助,干起来倒也快捷。临近晚饭时分,所有的面粉大米全部送入库房,码放得整整齐齐。

    “大家辛苦了,这些烟你们拿去分了吧。”

    秦烽打开自己的货柜车驾驶室,拿出六条香烟,外加两箱红牛饮料交给他们,然后通过银行转账付清了剩下的款项。

    “下次有机会继续合作。”最后销售经理与他握手告别。

    目送着车队离开,秦烽掩上围墙大门,锁死。确认周围没有可疑人物之后,一个人进了库房。

    府邸中。

    赵元谨与自己的几个心腹臣属正在议事,此刻的他显然心情不错,面色红润、双眸有神,言语间带着淡淡的笑意。

    “主公,军中粮草已所剩无几,最多只可维持三天了。军心浮动,若是不立即采取措施,大局恐难以为继”

    谋士孙向青双眉紧锁,忧心忡忡地道:“臣提议可从民间大户手中征收粮草,以解燃眉之急。”

    身材魁梧敦实的亲兵主将宋武撇了撇嘴,闷声闷气地道:“这法子都已用过两,那些个富户身上恐怕也没多少油水了。再不然,就只能去那些平头百姓家里搜罗,或许能有几分收获吧。”

    行军主薄苏牧淡淡地道:“为今之计,怕也只有如此了。否则军中无粮,兵无战意,主公的大业立时危矣。”

    城内的情况极不乐观,某些摇摆不定的官员已在暗地里商议倒戈投诚之事,这早不是什么秘密了。若非赵元谨还有几分手腕,勉强控制着局面不至于崩溃,只怕朝廷大军早就进城了。

    不过就目前这样子,若是没有转机出现,最多还能撑个三五天的,这郡城就得换了主人。

    在这兵荒马乱、法度崩坏的世道,粮食就是安身立命的根本。没了这东西,再大的基业都免不了土崩瓦解的命运。

    赵元谨呵呵一笑:“诸卿不必心忧,此等大事我已有解决之道。而且从今往后,军中再也不会缺少粮草。”

    几位心腹神色愕然,都有几分难以置信。孙向青迟疑着问道:“主公,可是发现了城中有秘密粮仓?”

    这种事情史上已有先例,当年纪朝太祖起事时,一时不慎被敌军围困于榆阳城,二十余日不得脱困。粮草日渐告罄,穷途末路之时,却在城主府邸后院地下发现一秘密粮库,储粮近万石,据考证为前任郡守所留。

    纪朝太祖凭此起死生,稳住局面,终于撑到援军来临,里应外合大破敌军。

    如果主公真的有了类似的际遇,对于全军无异是雪中送炭的好消息,再也不用担心朝廷大军的围困了。

    赵元谨正色道:“不是发现粮仓,而是有一位神秘仙长相助,利用异术为城里送来了足够的粮食。”

    “”

    心腹们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反应,这种怪力乱神的说辞,他们显然是不信的。不过主公郑重其事地说出来,似乎又不像是作伪。

    “仙长何不出来,与众卿见上一见?”赵元谨微微侧首,对着身后温言唤道。

    丝竹屏风后面,秦烽缓步走出。

    此时的他已经换过了本世界的装束,锦衣玉带白袍,眸似点漆,气定神闲,俨然出身世家的公子,瞬间吸引了几人的目光。

    宋武疑惑地审视了他一阵,沉声问着:“你真有办法弄来粮草?此事可不是儿戏?欺骗主公是要杀头的!”

    “嗯?宋武,不得对仙长无礼。”赵元谨微微皱眉,不悦地道。

    秦烽淡然一笑,悠悠出言道:“军中无戏言,此事关乎节度使大人的基业,在下岂敢虚言哄骗?”

    言罢,他微微扬手,在几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数十包大米便凭空出现在室内,堆成了一堆。

    “嘶”

    宋武倒吸口冷气,死死地盯着那堆大米看了一阵,忽地起身拔刀,一抹雪亮的刀光闪过,最上面的袋子被斩开,白花花的大米洒了出来。

    室内顿时一片沉寂。

    孙向青急急地靠过来,探手抓了一把米,借着灯光反复审视片刻,又丢了几粒到嘴里咀嚼,最终长出一口气:“没错了,这白米是真的。主公大业有救矣!”

    “如何?各位卿家这信了吧?”赵元谨笑道。

    苏牧想了想,谨慎地问出一个关键的问题:“不知仙长可以为我们弄来多少粮食?”

    “只要黄金足够,要多少有多少!”秦烽轻描淡写地道。

    “”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