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听着傅举人那若有所指的话,司徒刑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尴尬,想到吕氏之事,司徒刑本来十分明朗的眼睛中也多了几分阴郁。

    这个隐患不除,必定会生变。

    不过,他自己的情绪掩饰的很好,就算是近在咫尺的傅举人,也没有发现司徒刑微妙的表情变化。

    因为司徒刑要留在府邸中就餐的关系,傅家的厨子是格外的卖力,毕竟司徒刑可是北郡的最高长官,更是天下闻名的才子。圣人,只要得到他的一句夸奖,必定能够天下闻名。

    不过茶盏功夫,大小拼盘,海陆果蔬就被准备妥当。傅家厨子虽然卖力,但是他的手艺,的确还有很大提升的空间。

    别说和龅牙那种祖传的御厨,就算和吕素也有不小的差别

    甚至看起来,有几分粗糙,其中的几道菜,不论色香味,都要差上不少

    不过,司徒刑也不是一个矫情的人,而且,随着武道境界的提升,他对口腹之欲的需求已经非常低。

    只需要一杯清水,他就可以数日不饮不食。

    而且今日难得陪着傅举人吃一次饭,他自然不会计较太多。

    看着拿着筷子,脸上没有丝毫不矫揉做作表情的司徒刑,傅举人心中不由暗暗的点头。

    今日留司徒刑吃饭,一是为了尽地主之谊,二也是一次不大不小的考验。

    毕竟,时过境迁,司徒刑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寒门学子。谁也不知道他的性情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好在通过今日的观察,傅举人对司徒邢越发的满意,发达不忘初心,怪不得司徒刑几年功夫,就有这么大的出息

    怪不得萧何,樊狗儿,乃至北郡的百姓都如此的拥护他。

    就凭这一点,他就要远远胜过诚郡王,刘季之流、

    司徒刑有这样的格局,这样的修养,也不枉自己拉下脸皮,为他四处奔走,到处为他寻找合适的教习”司徒!“”这几道菜如何?“

    看着细绝慢咽,面色沉稳,颇有君子之风的司徒刑,傅举人不由指着其中几道菜肴笑着问道。”色香尚需提高!“”不过味道倒是不错!“

    看着傅举人指着的那几道菜肴,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闪过几分诧异,虽然不知傅举人为什么要这么询问,但司徒刑还是硬着头皮如实说道。

    “而且,翻炒手艺略显生疏!””这几道呢?“

    看着如实答的司徒刑。傅举人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满意,又指着另外几道菜笑着问道。”这几道菜,虽然色香俱全,但是味道却要比刚才的差上不少!“

    司徒刑看着满脸考教之色的傅举人,沉吟半晌,满脸认真的说道。”老师!“

    “这些菜肴虽然外表看起来相差不大,但是口感区别却是很明显””难道说,这些菜并非出自一人之手?“”嗯!“”还算你实诚!“

    看着满脸惊讶的司徒刑,傅举人不由轻轻点头,满脸满意的说道。”君子远庖厨!“”但是,这做菜里却有大学问!“”也正是因为这样,古人才有治大国如烹小鲜之说“

    看着满脸严肃谆谆教诲的傅举人,司徒刑急忙放下筷子,满脸肃穆腰背挺拔的坐在那里,双目中更是流露出倾听之色,生恐错过什么重要的训示。”嗯!“”老师教训的是“

    听着傅举人的谆谆教诲,司徒刑不由轻轻的点头,心悦诚服的说道。”老夫虽然不懂烹饪之道,但也知道,一个好的菜肴,需要文武二火。菜肴刚下锅时,需要武火,因为只有武火才能让菜肴在短时间内翻炒。翻炒之后,则需要文火“

    傅举人见司徒刑脸上露出倾听思考之色,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满意,笑着说道。”只有武火,没有文火,菜肴会因为温度太高,而变得焦糊。“”只有文火,没有武火,菜肴又会达不到示意的温度,味道也没有办法交融“”老师的意思是!“

    看着傅举人满脸期盼的神色,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就一惊,脸上更浮现出若有所思之色。”不着急!“”去慢慢想!”

    看着眼神浮动,好似想明白什么的司徒刑,傅举人脸上的笑容陡然绽放,眼睛中的满意之色变得更浓,不过,他并没有让司徒刑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而是笑着说道:

    “喝茶!”

    “喝茶!“”这茶可是雨前龙井,口感非常的清香。吴州的老友,托人送来。平日老夫,根本不舍得喝”

    “嗯!”

    “的确是好茶!”

    “只是一口,就口齿含香,心中抑郁之气更是尽去!”

    看着茶盏中,上下浮动,好似春芽的龙井,司徒刑的脸上不由浮现出一丝淡雅的笑容,好似若有所指的说道:”老师这里,有这么好的茶叶!“”看来以后学生要多多叨扰才是!&039;

    “哈哈!”

    “你如果喜欢,尽可随时前来”

    “老夫虽然清贫,但是好茶还有一些”

    “说起来,这个茶也大有学问,首先说这个摘茶,只能是在雨后,太阳不能太高,太高,茶叶会被晒的枯焦,也不能太矮,太矮则湿气太重。”

    “只有雨后,太阳不高不低的上午才能采摘。“

    “而且,采摘的时候,动作不能太大,需要用柔劲,因为这样,才不会伤害到里面的嫩芽!”

    “晾干之后,就是炒制。炒茶的时候,先用武火烘干,在用文火烘焙,只有经过七七四十九道工序之后,才能形成咱们这眼前的茶饼!”

    “不过,想要喝到一口好茶,除了要有好的材料之外,还要有好的耐心!”

    “只有在滚开的水中,浸泡茶盏功夫之后,才能饮用,如果时间不够,再好的茶,也不会有那沁鼻的香气”

    傅举人好似因为上了年龄,说话有些絮叨,不过,司徒刑不仅没有厌烦,反而眼睛圆睁,满脸的倾听之色。

    也不知过了多久,傅举人才有些自嘲的笑笑,满脸尴尬的说道:

    “人上了一定的年龄,就喜欢啰嗦。”

    “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听老人啰嗦,让大人见笑了!”

    “老师过谦了!”

    “这种唠叨,学生愿意听”

    看着脸上带着尴尬之色的傅举人,司徒刑不由洒然一笑,毫不在意,又有些好奇的说道。

    “老师!”

    “你还没告诉学生这些菜肴,是否出自两人之手呢?”

    “不错!”

    “这些菜肴,的确并非出自一人之手!”

    “第一份,没有色香,味道却很好的,正是出自小女蔷薇之手!”

    “第二份,那个看起来非常不错,味道却很一般的,是家中厨师所做”

    看着满脸好奇的司徒刑,傅举人不由的轻笑一声,毫不在意的说道。

    “菜肴竟然是出自小姐之手!”

    “真是唐突了!”

    司徒刑没有想到,今日的菜肴,竟然是傅蔷薇亲自下厨,眼睛中不由的闪过几分诧异。

    要知道,傅蔷薇别说在知北县,就算在北郡也是大大的有名。更有好事者,将傅蔷薇还有吕氏双淑,并列为三朵金花。

    不过,和吕家姐妹的艳名不同,傅蔷薇能够名列三朵金花,靠的是才气。

    傅蔷薇冰雪聪明,自幼就熟读诗。并且在琴棋画上,也有很高的造诣,少年时候,更被棋道圣地烂柯山的高人看中,接到烂柯山,亲自培养。

    数年后下山,棋奕上的造诣,就算傅举人也不是对手。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北郡中有名的公子哥,才子,都派人到傅家提亲,想要一吻芳泽。

    但是这位付小姐别看是女儿身,心气却非常的高,在府门之前摆下棋阵,并且放言,只有通过棋阵府青年俊杰才有资格提亲

    本以为只是小儿女之间的一场胡闹。北郡老辈,都做壁上观,根本没有打算出手

    没想到是,北郡所有的公子哥,才子,竟然都被棋阵阻路。

    到后来,几个老家伙忍不住好奇,亲自下场,也是铩羽而归。

    众人这才知道,傅家小姐在棋圣的精心教导下,已经达到了一种常人高山仰止的境界。

    甚至,棋道圣地烂柯山,打破常规,将她直接指定为下任山主。

    随着了解的深入,傅蔷薇棋道公主之名不胫而走

    北郡中再无人胆敢上门提亲。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傅蔷薇至今都是待字闺中

    没有想到,今日到傅家做客,竟然有幸迟到傅家小姐亲手所做的菜肴,司徒刑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种受宠若惊之感。同时,在心中,也有着一丝说不出的窃喜。

    本来有些枯寂的心,也重新变得活跃起来。

    看着司徒刑的表情变化,傅举人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窃喜

    今日之事,是他刻意安排。

    为的就是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毕竟傅蔷薇年龄已经老大不小,而且司徒刑也是难得的良配

    早在数年之前,他就有将付蔷薇许配的念头,只是因为阴差阳错,才被吕太公拔了头筹。现在,吕太公的不识时务,让他重新看到了一丝希望。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