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谢大人!”

    “小的替我家大人,谢谢萧先生,以后但有差遣,还请大人吩咐就是!”

    萧何走出花厅,还没等走出多远,就被一个身穿青衣的小厮拦住去路。

    “这事情,就算你家将军拜托。本官也会进言的。”

    “黑山府主的确有大功于知北县,否则,就算本官进言,司徒大人也不会进行敕封!”

    萧何看着满脸谄媚讨好的小厮,不由轻轻的摇头,今日进言,是应了李陵的请求。

    李陵是李射虎的十三世孙,又在梦中得到李射虎的真传,和李射虎关系紧密,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也正是因为这样,李陵对李射虎的事情格外上心。

    他虽然在军中地位,不如杨寿,不如韩信,甚至不如薛礼和樊狗儿,但他毕竟也是曾经的四大校尉之一,独自掌管朱雀营,根基深厚,绝非一般人能够相提并论。

    也正是这个原因,就算是萧何,也要给他几分颜面。

    “大人!”

    “等我家将军从外域来,必定登门拜谢。”

    青衣小厮见萧何满脸的淡然,心中不由暗暗的佩服,但还是急忙上前说道。

    “不用太过客气!”

    “正如本官所说,就算他不拜托,本官也会进言的。”

    “毕竟,黑山府主真的有大功于知北县,就算给他封赏也是应该的!”

    萧何丝毫不居功的说道。

    不过,小厮至始至终,对萧何都是异常的恭敬。

    萧何可以这么自谦,但是他却不敢真的这么认为。

    毕竟,萧何在知北县的影响力是有目共睹的,不少人都求到萧何门下,请他出面到司徒刑处斡旋。

    不得不说,萧何此人非常会审时度势,而且,善于进言。众人所托之事,少有不成者。

    久而久之,大家都喜欢找萧何帮忙。

    外界更有人将萧何称为二先生。

    。。。

    司徒刑看着萧何离去的背影,久久的没有头。

    萧何今日进言的瞬间,他就明白了其中的含义,定然受人之托。

    受谁之托?

    早就呼之欲出。

    朱雀营主将李陵!

    对于李陵,司徒刑对他的评价是中庸之才!

    没错!

    各方面能力并不是很突出,论计谋比不得韩信杨寿,论武力比不得樊狗儿。但是,他各项能力又非常的均衡。

    又得到了先祖李射虎的传承,虽然没有成就绝世的资质,但悉心培养,也能成为一流战将。

    司徒刑一直以来都让他掌管朱雀营。

    虽然没有像韩信等人那么重用,但位置也是要害。

    这次远征外域,朱雀营更是担任先锋,遇山开路,过河搭桥,立下了不少功劳。

    也正是这个原因,当萧何提出敕封李射虎的时候,他才没有反对。

    不过,今日的事情,也给他敲响了一个警钟。

    现在的知北县,已经不是以前的知北县。

    里面的关系更是错综复杂,无数的人,无数的事,让他不得不权衡利弊。。。

    李陵掌管朱雀营,位高权重!

    李射虎升任府君,统管八百里神域,也是一方诸侯!

    如果两人联手。。。。

    想到某种可能,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寒,本来有些犹豫的心,顿时变得坚硬起来。

    。。。。

    就在司徒刑考虑,应该如何处置领地内错综复杂的关系时,刘季则脸色发白,眼睛惶恐的看着南明方向。

    南明粮草被一把火烧了一个干净的事情,他早就得知。

    但是为了稳定军心,这个事情,一直都是属于绝密状态,没有命令,任何人都不能私自透露。

    “大人!”

    “撤军吧!”

    带着头盔,面色黝黑的程牛儿,看了脸色发白的刘季一眼,无奈的说道。

    “程度这个老匹夫!”

    “本官往日代他也是不薄!”

    “他竟然投靠知北县,并且烧毁了我百万军粮!”

    “别让本官抓到他,否则定然要千刀万剐!”

    刘季看了一眼程牛儿,脸色顿时变得阴沉,咬牙切齿,恶狠狠的说道,

    “撤军!”

    “撤到那里去?”

    “不说大军长途跋涉,早就疲惫不堪。”

    “就算我等愿意撤离,黑山县的守军,岂能让我等这么容易撤离!”

    “再说,大军围城已经有些时日,黑山守军也损失过半,这样撤离,实在是心有不甘!”

    “知北县现在兵力空虚!”

    “只要我等攻破黑山,整个知北就无地可守。。。。”

    “到了那时候,就算司徒刑有经天纬地之才,也是天乏力!”

    刘季眼睛闪烁,心有不甘的说道。

    “可是大人!”

    “我们军中粮草,只能支撑数日,如果不尽早撤离,我等恐怕支撑不到北郡!”

    程牛儿看着满脸纠结的刘季,不无担心的说道。

    “军中还有多少粮草?”

    刘季眼睛闪烁,满脸纠结的问道。

    “大人!”

    “军中粮草不是很多了,最多支撑三日!”

    程牛儿见刘季没有撤兵的想法,不无忧虑的说道。

    “从今日开始削减口粮!”

    “本官要支持十天!”

    “你能不能做到?”

    听着刘季的话,程牛儿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三日军粮,要支持十日,就意味着要削减军粮。

    很多人,都会吃不饱。更有人会消极,甚至哗变。

    对军官的考验非常艰巨!

    想到这里,程牛儿不无迟疑的说道:“大人!”

    “这样,军中恐怕要有变故!”

    “而且对大人的声望也会有损伤!”

    “变故!”

    “能有什么变故,难道他们还敢造反不成?”

    听着程牛儿迟疑的言语,刘季的眼睛不由变得冰冷起来,身上更是有杀气萦绕。

    “大人!”

    “没有军粮!”

    “恐怕营中会发生哗变!”

    程牛儿看着杀气腾腾的刘季,脸色不由的就是一滞,不过,虽然心中害怕,他还是如实的说道。

    “让军法处的人,睁大眼睛!”

    “但凡聚众哗变者,杀无赦!”

    “本官就不信,他们真的不害怕钢刀!”

    听到程牛儿的话,刘季的眼睛不由收缩,牙关紧咬,恶狠狠的说道。

    “这!”

    程牛儿没想到刘季竟然打算杀鸡儆猴,心中不由的就是一滞,眼睛中也多几分不忍。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