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杀!”

    “杀!”

    见刘黑子面色坚毅,众人不再犹豫,好似潮水一般涌下。

    与此同时,看到火光的程牛儿等人也发疯似的向南明方向增援,不过和刘黑子等人走水路不同,他们已经急行军一夜,不论是将官,还是普通士卒早就疲惫不堪。

    所以,就算程牛儿心中如何着急,也没有办法让大军速度提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光越来越大,喊杀声越来越小。。。

    因为瞒天过海的关系,众人十分容易的混进了粮仓。

    隐藏在暗处,还有不停巡逻的守军,竟然对他们视若未见。

    “用黑油!”

    “把粮草上全部泼满黑油!”

    程度看着好似山峦一般的粮草,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舍,不过他最后还是毅然说道。

    “诺!”

    “诺!”

    士卒们心疼的看了一眼堆积如山的粮草。不过,他们还是忠实的执行了程度的命令。一桶桶带着刺鼻气味的黑油,被他们泼洒出来,一袋袋的粮食,被黑色石油浸湿。

    “你们是什么人!”

    就在众人准备点火之时,隐藏在暗处的守军总算发现了这里的异常,声音凄厉的喝问道。

    正因为这一声尖叫,四周的人竟然好似如梦方醒一般。纷纷大喝:

    “什么人!”

    “你们要做什么?”

    “该死!”

    “你们究竟是什么进来的!”

    看着好似如梦方醒一般的守军,程度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可惜。

    “不好!”

    “瞒天过海的范围不够!”

    “外围的人,已经清醒过来。。。。”

    “实在是太可惜了!”

    “无妨!”

    “好久没有动手。全身都快生锈了。”

    “小的们,随本将杀过去!”

    刘黑子看着好似潮水一般涌上来的兵卒,不仅不见惊慌,脸上反而流露出振奋之色。

    “诺!”

    “诺!”

    跟随在他身边的兵甲也是轰然应诺,手中的长刀悍然出鞘。

    “继续喷洒!”

    “一定要将所有的粮草都焚烧殆尽!”

    程度扭头看了一眼。只见刘黑子好似猛虎一般在人群中肆虐,所过之处无不血肉横飞。

    。。。。

    披着大氅的司徒刑站在庭院当中,看着空中的皓月,眼神中充满了忧色。

    “夫君!”

    “您在为前线的战事忧心?”

    一身素袍,因为生育,体型丰腴不少的吕素好似猫咪一般温柔的倚在他的怀中。

    “哎!”

    “本官是一郡之首。百官的楷模,在外面,不论多么焦虑都不能表现出来。”

    “也只有在这内院,才能一舒胸怀。”

    司徒刑看了一眼温柔可人的吕素,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少有的宠溺。

    吕氏双淑不论外貌,还是性格差别都是很大。

    吕雉气场十足,做事干脆,是典型的女强性格,也正因为如此,司徒刑也有意培养她,栽培她。让他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

    吕雉也是争气,很多事情处理起来都是井井有条,如果不是因为身份特殊,司徒刑真想敕封她为官员,让她进入知北县政治核心。

    而吕素的性子柔和,好似蒲草一般。绝对不会给人产生压力感,也正是这个原因,司徒刑大多数时间和吕素待在一起。

    好在吕雉和吕素是亲姐妹,而且吕雉平日非常照顾吕素,这才没有发生大的矛盾。

    如果是其他人恐怕早就因为妒忌,搅得家宅不宁。

    “夫君!”

    “你莫要挂怀!”

    “薛将军是军中悍将,不仅熟读兵,而且早年还曾得到异人传授,精通各种阵法。”

    “就算北郡来势汹汹,也难以攻破黑山。”

    见司徒刑眉头紧锁,吕素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心疼,急忙柔声安慰道。

    “你所说,本官何尝不知。”

    “只是这次北郡,倾尽全部兵马,对外号称十万,而我知北县的大多兵马都停留在外域。”

    “内部空虚,那黑山只有数千兵马,怎么可能应付。。。。”

    司徒刑幽幽的叹息一声,满脸无奈的说道。

    “火枪营不也被拍过去了么?”

    “他们是夫君的底牌,定然能够逆转乾坤!”

    吕素伸出芊芊玉手,帮司徒刑按着肩膀,声音柔和的劝道。

    “希望如此吧!”

    “希望薛礼和火枪营不要让本官失望!”

    司徒刑感受着吕素柔嫩的肌肤,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放松,脸色也变得好看了不少。

    “肯定的!”

    吕素重重的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

    吕素的手法很专业,力度刚刚好,感受着身后可人的用心,司徒刑的脸上不由的洋溢出一种幸福之色。

    就在这时!

    空中陡然传来一声剧烈的龙吟!

    司徒刑下意识的抬头,只见象征知北县气运的蛟龙,竟然好似吹气一般不停的疯涨。

    也正因为如此,气运蛟龙才发出无比欢愉的长啸。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知北县的气运怎么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司徒刑满脸震惊的看着空中的气运蛟龙,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它如此的欢愉。

    “夫君!”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吕素见司徒刑脸色有异,不由满脸好奇的问道。

    “好事!”

    “天大的好事!”

    司徒刑面带喜色的说道。

    “夫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你如此高兴?”

    吕素见司徒刑面有喜色,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欢喜。笑着问道:

    “我也不知道!”

    “但是想来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传来!”

    “如果本官所料不错,不出一日,就会有消息传来。”

    司徒刑轻轻的点头,声音笃定的说道。

    “什么!”

    听着司徒刑笃定的言语,吕素表情下意识的就是一滞。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究竟是什么好消息?”

    “难道是黑山?”

    “本官也不知道。。。”

    司徒刑不由轻轻的摇头,满脸的狐疑。

    黑山的作战计划,他全程参与,按照本来的计划是固守,按照道理说,在火枪营没有抵达之前,薛礼是不会有什么大的动作的。

    可是如果不是黑山,又会是哪里?

    难道是外域?

    想到这里,司徒刑的目光不由的扭转,最后落在漆黑的夜空之中。

    无数好似丝线的命运,在他的眼睛中缠绕。。。无数人的喜怒哀乐,在他的眼前好似电影一般浮现。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