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你们说,如果知北县真的打过来,对我们这些寒门子弟而言,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副将环顾四周,见没有人注意到这里,这才压低声音,好似有意,又好似无意的问道。

    “这!”

    四周的亲兵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满脸震惊的看着副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答。

    好在副将也没想要他们答。

    而且,沉默何尝不是一种答。

    “走,咱们去,这辕门谁愿意守,就让谁守去吧!”

    副将冷哼一声,转身而走,不过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的目光在几块巨石上莫名的停留了半晌。

    。。。

    “呼!”

    “总算是走了!”

    “大家准备!”

    看着转身离开的副将,刘黑子心中不由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曾几何时,他以为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特别是副将离开时那个意味深长的目光,更让他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如果不是常年厮杀,锻炼出坚强的意志,恐怕他早就暴起。

    好在,副将到最后,都好似没有看穿。并且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不过,刘黑子并不敢心存侥幸。

    “这个南明大营,外松内紧,里面布满了明岗暗哨,不知道口令,不知道地图,很难突进。”

    “不过,好在我们根本不需要突进。只需要在外面放上一把火,将整个大营烧成灰烬就好!”

    程度站在刘黑子背后,眼睛阴郁的看着整个大营。

    这座大营背山面水,地理位置十分险要,又设计了诸多明岗暗哨,沟渠纵横。

    就算是三五倍的兵力,也别想要攻下。

    这也是南明主将的底气所在。

    不过,他还是想错了。因为知北县的人对粮草根本不感兴趣,他们的目标就是摧毁。

    “投柴!”

    “诺!”

    “诺!”

    听到刘黑子的命令,背后背着枯木的士兵急忙上前,并且将手中的枯木点燃抛出。

    啾!

    啾!

    啾!

    一个个明亮的火把,好似流星一般从天而降,一个个毡房被火把点燃。

    明亮的火光瞬间冲天而起。

    正在站岗的士兵,有些震惊又有些茫然的看着。一时间不知应该如何处置,只能呆愣的看着火把点燃毡房。

    过了数息之后,才有人用尖锐的声音大声喊道:

    “敌袭!”

    “敌袭!”

    “走水了!”

    “走水了!”

    “大家快救火!”

    正在熟睡的士兵豁然惊醒,不过,映入他们眼帘的却是漫天火光。因为受到惊吓,很多人都慌乱的到处乱跑,也正是因为慌乱,导致火势不仅没有得到控制,反而以更迅猛的速度蔓延到整个营地。

    到处都是呼喊声。到处都是慌乱的士兵,任凭带兵的将官如何呼喝,士兵们都是好似没头苍蝇到处乱窜。

    。。。

    “先生!”

    “我们是不是趁乱杀进去!”

    看着一片慌乱的营盘,刘黑子的眼睛不由的亮起,压低声音,有些跃跃欲试的说道。跟在他身旁的士卒,眼睛也都亮起,恨不得立即杀出。

    不过,程度还是毅然摆手,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什么才是时候?”

    刘黑子看着乱做一团的大营,满脸焦急的说道。

    “据我所知,这个大营里最少有三千兵马。”

    “而我等却只有五百兵丁,就算趁乱偷袭,恐怕也难占上风。”

    “而且,对方现在如此慌乱,那是因为不知道我等虚实,不知有多少兵马袭击。一旦让他们反应过来,冷静应对,我等根本不是对手!”

    程度理解刘黑子的心情,但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否定道。

    “这!”

    刘黑子的眼睛不由的收缩。

    就算他有些不情愿,但也不得不说,程度分析的非常有道理。

    现在南明大营虽然慌乱,但是还没到炸营的地步,贸然出击,只会被人看破虚实,更有可能被黏住吃掉。不过,他虽然感觉有道理,但是心中多少还有几分不甘。

    “那我们就在这里按兵不动,看着他们慢慢恢复?”

    “当然不!”

    程度眼神幽幽,没有任何犹豫的摇头:

    “将军莫要忘了!”

    “我们这次的任务,是要将粮草全部烧掉!”

    “可是,整个大营都乱做一团,我们怎么确定粮草所在?”

    听着程度话,刘黑子的脸色不由的就是一滞,有些狐疑不确定说道:

    “我们是不是派出几路哨兵,刺探一下?”

    “不用!”

    “我们只要静静的等着就是!”

    “对方会主动告诉我们粮草所在的。”

    程度看着面有急色的刘黑子,不由微微一笑,好似智珠在握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

    刘黑子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粮草可是重中之重,对面的人怎么可能告诉我们?”

    “稍安勿躁!”

    “将军只要耐心等待就是!”

    程度也不分辨,只是轻轻颔首,若有所指的说道。

    刘黑子虽然是武将,但也不是愚笨之人,看着程度的表情变化,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好似心有所悟。

    。。。

    在众人潜伏在暗处,死死盯着大营的时候,帅帐中的众人也陡然惊醒。

    “这!”

    “究竟发生了什么?”

    “敌袭!”

    “有多少敌人?”

    衣衫不整,醉眼朦胧,手提大刀的南明主将,踉踉跄跄的从帅帐中走了出来,眼睛收缩,满脸震惊的问道。

    “将军!”

    “不知有多少敌人。”

    “不过四面八方,都有人向营内投掷火把。”

    “毡房本来就是易燃,现在已经有大半营区,都已经着火!”

    亲兵见主将询问,急忙上前说道。

    “该死!”

    “这些人一定是想要烧毁我军粮草。”

    “你们赶紧去转移粮草,一定不能让知北县的人得逞!”

    南明主将重重的淬了一口,大声咒骂道。

    “可是将军!”

    “还有很多兄弟还在睡梦当中,更有人困在燃烧的毡房中,如果不救,恐怕他们。。。”

    亲兵看了一眼燃烧的毡房,有些迟疑为难的说道。

    “不过是一些贱民,烧死也就烧死了!”

    “军粮重要!”

    “全部都有,去守护军粮,如果军粮有失,你们都给本将提头来见!”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