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再见!”

    “再见!”

    “有缘再见!”

    刘黑子看着越来越小的船只,不由轻轻的挥手,大声的说道。

    船上的鬼神好似听到了他的呼喊,也都下意识的摇晃手中的旗帜。

    白色的云雾升起,将整个河面都封锁起来,那个好似小山一般的海船,渐渐的变得模糊,到最后更是消失于无形。

    随着船只的消失,笼罩在河面之上,好似烟雾,又好似水气白烟也随之消散,

    “这!”

    众人有些呆愣的看着空无一物的河面。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谁能相信,他们刚才竟然乘坐鬼神的船只,夜行千里。

    就算这样,很多人还是感觉有些迷茫的看着四周。

    这就到了南明?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脚踏上土地,感受着久违的坚硬感,程度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欢喜。

    不过,他并没有太过留恋,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大人!”

    “现在是丑时三刻!”

    “再过一会就是寅时了。”

    “寅时?”

    听着亲兵的答,程度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焦急。

    “现在天亮的比较早,卯时就会大亮。”

    “我们现在在那里?”

    “拿地图来!”

    刘黑子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敢拖延,急忙侧脸吼道。

    “诺!”

    亲兵急忙上前摊开地图。

    刘黑子的双眼好似镭射一般,不停的打量将四周的山水走势印在心中。并且与地图上的山形进行对应比较。

    大约过了茶盏时间,刘黑子这才将埋在地图中的脑袋抬起,满脸笃定,又有些庆幸的说道:

    “我们现在在南明县南郊!”

    “离南明只有十几里路程,只要我等加把劲,很快就能抵达!”

    “好!”

    “实在是太好了!”

    “兵贵神速!”

    “刘将军。。。。”

    听到刘黑子肯定的答,程度的眼睛中布偶的流露出一丝喜色。士卒因为乘坐海船的关系,并没有消耗太多的体力。

    倒是经过一夜的养精蓄锐,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已经恢复如初。

    只等一声令下,就可以开拔。

    “好!”

    刘黑子急忙点头,转身吩咐道。

    “诺!”

    “诺!”

    一个个士兵急忙应道。

    。。。。

    南明

    “将军!”

    “我等是不是早作准备?”

    “情报上说,知北县有一只五百人的军队,正在翻山越岭,准备偷袭我等!”

    一身甲胄的副将,有些担忧的看着坐在上首,喝的醉眼朦胧,身体有些打晃的主将。声音低沉的说道。

    “呵呵!”

    对于偏将的提醒,主将不仅没有惊醒反而怪眼一翻,用白眼横了副将一眼。嘴角上翘,满脸不屑的嗤笑道:

    “副将。”

    “我看你是被知北县吓破了胆子!”

    “黑山离我们这里最少千里,而且地势崎岖,山谷纵横!”

    “别说他们是步行,就算有机关车,也别想一夜跨越千里。”

    “就是!”

    “就是!”

    “寒门就是寒门!”

    “胆子就是小!”

    “兔子的胆子!”

    “这样胆小,如何能够统兵?”

    听到主将之言,其他几位偏将也都附和的点头,更有人嘴角上翘,满脸的嘲讽:

    “副将!”

    “你是不是害怕了?”

    “也是!”

    “谁让你在知北县手中吃过亏!”

    “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谁说不是!”

    “知北的人虽然凶猛,但也是血肉之躯,他们怎么可能一夜横渡黑山。”

    “你想多了!”

    “就是!”

    “喝酒!”

    “喝酒!”

    “我们今天不醉不归!”

    “你们!”

    “你们这些混蛋!”

    副将见众人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急色,不过,还没等再说什么,已经被主将近乎野蛮的打断。

    “好了!”

    “不要再说了!”

    “如果你不放心,大可去辕门处站岗!”

    “你。。。。”

    听着主将的话,副将的脸色不由的大变,眼睛更是流露出羞恼之色。

    要知道他是副将,在军营中的地位仅次于主将。

    让他去辕门站岗,这已经是近乎侮辱的决定。

    “怎么?”

    “你不愿意?”

    看着脸色赤红的副将,南明主将不由的冷哼一声,从鼻子里发出低沉的声音:

    “要么你去站岗!”

    “要么闭上嘴巴,休要扫兴!”

    “就是!”

    “就是!”

    “休要呱噪!”

    其他几个偏将,平日都以主将马首是瞻,今日又喝了些酒,自然更加不将副将放在眼里,见主将出面呵斥,他们也大声的起哄道。

    “哼!”

    副将看着起哄的众人,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

    “大人!”

    “我们是不是真的去辕门?”

    跟在副将身后的亲兵,无奈的看了一眼紧闭的帅帐,满脸担忧的问道。

    在辕门值守,可不是什么好差事。

    一夜不能睡觉不说,还要承受蚊虫叮咬,也正是这种情况,很少有人愿意主动去辕门站岗。

    有人嘴巴微动,想要上前规劝,不过他们最终都停住了脚步。

    因为他们知道副将的性格。

    按照副将克己奉公的性格,定然会去辕门。

    也正如他们想象的那般,副将走出大帐之后,下意识的望向辕门方向。

    可就这时,一阵无由来的寒风吹开大旗。

    被寒风一吹,副将的头脑顿时清醒了不少。

    看了一眼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的大帐,副将不由的冷哼一声,满脸讥讽的说道:

    “这等草包,竟然成为南明主将,真是可笑!”

    “将军,还请慎言!”

    “他可是豪族子嗣!”

    “若是传到有心人耳朵里,将军恐怕要有大麻烦了。”

    旁边的亲兵见副将失言,急忙上前规劝道。

    “豪族!”

    “哼!”

    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听到豪族二字,副将不仅没有没有收敛,反而更加不满:

    “当今北郡!”

    “乃是豪族之北郡!”

    “我等寒门,就算有一腔抱负,也无处施展!”

    “罢了!”

    “罢了!”

    “这样的北郡,还保他作甚!”

    “我们也去吧!”

    “让他们在这里继续作乐就是!”

    “将军,您这是!”

    看着意志消沉的副将,亲兵不由的大急,但他们也明白,副将话语虽然有些偏激,但说的何尝不是现实。

    现在的北郡,真的不是以前的北郡了!

    也许知北县打过来,未必是什么坏事!

    至少在知北县,任人唯贤!

    不论是寒门,还是豪族都可以通过科举,自荐出仕。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