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程度站在甲板之上,看着两旁崇山峻岭飞驰而过,不由意气风发的大声吟唱道。

    “好诗!”

    “好诗!”

    “为了此诗,也应该浮一大白!”

    一身文官打扮的鬼神听到程度的吟唱,不由轻轻的拍掌,满脸赞赏的说道。

    “让尊神见笑了!”

    “尊神也喜欢李太白的诗?”

    程度扭头,笑着问道。

    “那是自然!”

    听到程度的询问,文官打扮的鬼神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看尊神的打扮,生前必定也不是凡人!”

    程度见文官打扮的鬼神异常喜欢太白的诗词,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好似找到知音一般,激动的说道。

    “先生过誉了!”

    文官打扮的鬼神显然对程度的印象也是不错,微微一笑,有些自谦的说道:

    “本神生前,是一个文人生。”

    “也曾经参加过科举,但是屡试不中,到最后只考了一个秀才功名。”

    “也因为这个原因,本神绝了功名的念头,隐居山林,教育人。”

    “后来病故,乡亲淳朴,感念本神的恩德,自发的建立庙宇,进行祭祀!”

    “也正是这个原因,本神慢慢有了灵智,并且成为一方守护灵。”

    “本以为这样会浑浑噩噩一辈子,没想到恰巧遇到李大人。”

    “李大人看我神光清纯,而且粗通文墨,就敕封我为文官,帮助他整理一些文案!”

    “在黑山神域,只能算是一个微末小吏,比不得先生,投在司徒大人门下,将来成就必定不可限量!”

    “尊神太客气了!”

    听到文官打扮鬼神的称赞,程度不由的拱手摇头,不过他上翘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他的内心。

    文官打扮的鬼神也没有计较这些,常言说的好人老精,鬼老滑。

    程度虽然极力掩饰,但是可能瞒得过他这种陈年老鬼。

    “此时此景,也只有太白公的轻舟已过万重山能够形容。”

    “没错!”

    “尊神说的是!”

    “想那李太白,年幼成名,壮年更是以诗成圣。成为千古以来,有名的诗仙。”

    “就算大争之世,人才辈出。”

    “能够与他比肩者,也不过二三人。”

    文官打扮的鬼神,轻轻的颔首满脸认同的说道:

    “太白先生何止冠绝当代。”

    “就算纵观古今,太白先生的才华,也是一代翘楚。绝非后世之人能够比拟。”

    “只是太白先生痴迷于诗词,不喜欢功名利禄,这才没有青史留名。”

    “按照先生的才华,别说是区区祭酒,就算是当场庭柱,也是唾手可得!”

    程度好似找到知音,眼睛中也流露出崇敬之色。感同身受的说道:

    “嗯!”

    “谁说不是!”

    “太白先生一辈子豪放不羁,不为功名利禄所扰!”

    “正是因为这样,他一生都没有出仕,更没有获得朝廷敕封。”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份洒脱不羁。”

    “才有了太白斗酒诗百篇。”

    “好!”

    “说的好!”

    “千金易得,知音难求!”

    “没想到在这黑山黑水之间,本神竟然遇到一个知音!”

    文官打扮的神灵满脸堆笑,笑着说道。

    “尊神太过赞誉了!”

    “程某只是一个不得志的秀才罢了!”

    听着文官的夸赞,程度脸上不由的浮现出几分羞赧,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程先生何必妄自菲薄!”

    “本官虽然在神域,但是对先生之才,早有耳闻!”

    “常言说的好,良禽择木而栖,重臣择主而事。那刘季没有识人之明,这才埋没了先生之才!”

    “知北县县主司徒刑,乃是古往今来少有的大英雄,大豪杰,而且知人善用,先生在他的手下,必定是困龙得水。。。。日后,说不得我等还要同殿为臣。”

    “尊神过誉了!”

    “尊神实在是过誉了!”

    “可惜是行军途中,没有酒水,否则定然要和尊神痛饮几杯!”

    听着文官的夸赞,程度脸上的喜色更浓,不由笑着说道。

    “无妨!”

    “我这船上有上好的美酒!”

    文官不以为意的轻轻摆手,随着他低声吩咐,几个鬼神抱着泥坛走了过来。缕缕酒香好似薄雾一般散开。

    不论是刘黑子,还是其他的士兵,都下意识的耸动鼻子,眼睛中更是流露出垂涎之色。

    “这是白果酒!”

    “是采集神域特有的果实酿造,因为不落后天,所以口感独特。”

    见众人脸上都流露出垂涎之色,文官不由的轻轻一笑,不无自得的说道:

    “这酒不仅是口感清冽!”

    “而且对神魂最是滋养!”

    “就算本官,也没有多少。。。”

    “今日遇到知音,定然要痛饮几杯!”

    “刘将军也来。”

    “这!”

    “这不好吧!”

    “现在正是行军。。。喝酒误事,可是军法难饶!”

    刘黑子眼睛中流露出几分意动,但他还是理智的停住脚步,重重的摇头。

    “这种是果酒。度数很低!”

    “喝不醉人的!”

    文官看了一眼满脸意动的刘黑子,不由的抬手捂嘴,有些好笑的说道。

    “军法无情!”

    “不敢放肆!”

    仿佛有几个酒虫在他的肚子里不停的扭转,晶莹的唾液更是灌满口腔。不过刘黑子还是强行将头颅扭到一边,闷声闷气的说道。

    其他的士卒见刘黑子都这样,自然不敢上前讨要,也都强行将头扭到一旁,眼不见为净。

    看着整齐划一,好似木雕石塑的兵甲,文官不由暗暗的点头。

    不愧是知北县的强兵!

    令行禁止!

    真是难得!

    也怪不得他们在战场上屡次获得战绩。

    程度伸出手,有些尴尬的停在那里,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知北县士卒的表现,的确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先生!”

    “您现在还不算知北县军人。”

    “不受军法管辖!”

    “如果想喝,大可痛饮!”

    看着程度犹豫尴尬的表情,刘黑子急忙说道。

    “罢了!”

    “罢了!”

    “你们说的对!”

    “这酒不喝也罢!”

    程度看了一眼刘黑子,又看了一眼兵甲,不由重重的摇头,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不知是不是错觉。

    就在程度做出决定的同时,兵甲们看向他的目光中,陡然多了一丝亲近。

    仿佛,程度到现在这才算融入这个集体。

    “好!”

    “诸位!”

    “这酒我给你们留着。”

    “等你们归来,咱们再开怀痛饮!”

    文官笑着环顾四周,声音高亢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