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好!”

    看着满脸肃穆薛礼,程度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将军,此事不用请示司徒大人?”

    “不需要!”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时间久了你就知道,知北县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

    看着满脸吃惊的程度,薛礼不由轻轻的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

    “这!”

    看薛礼说的笃定,程度也就不在坚持,不过他的眼睛中多少还有几分担心。

    要知道,兵马调动可不是小事。

    如果在北郡,至少经过数次审批,刘季和各大豪族都点头之后,才可发兵。

    也正是因为这样,北郡的行动非常的迟缓。往往都因为这样而贻误战机。

    “程先生!”

    “我知北县不是北郡,没有那么多规矩!”

    “不论是本将,还是其他将军,都有当机立断的权利!”

    “所以,你不用太过担忧。”

    看着程度的表情变化,薛礼好似想到了什么,不由的轻轻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

    “这也是我们知北县和北郡最大的差别!”

    “原来如此!”

    程度有些尴尬的点头,毕竟他是从北郡叛逃过来的。

    如果说对北郡一点感情也没有,那明显是不可能的。

    也正因为如此,他本能的想要反驳,但是想到今日的身份,他又不得不讪讪的闭上嘴巴。

    不过他并没有生气,反而他的心中却涌出一种说不出的欣喜。

    那是一种明珠出尘的感觉。

    也许,知北县真是自己的福地,自己背叛北郡,转头知北县,未必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至少这里的政治清明,是北郡没有办法相提并论的。

    司徒刑不愧是是司徒刑。

    治国的理念,让人不得不拍手。

    真正的体现了孟轲那句话,君待臣为肱骨,臣待君为心腹。

    在这种的氛围内,哪个臣子将军敢不卖命?

    也正是因为这样,知北县才在短短数年之内,有了如此大的成就。

    “先生不用担心!”

    “按照先生的才华,在知北县断然不会埋没!”

    “先生在立下大功劳,受到提拔指日可待!”

    见程度默然不语,薛礼错以为他为自己的未来担忧,不由小声的规劝道。

    “谢谢将军赏识!”

    “程度知道如何做了!”

    程度见薛礼误会,索性也不再解释,笑着拱手说道。

    “程大人客气了!”

    “以后我等同殿为臣,要相互照应才是!”

    薛礼见程度情绪不错,不由笑着道。

    “这是自然!”

    “这是自然!”

    程度虽然知道,薛礼这只是客气,但还忍不住嘴角上前,不无得意的点头说道。

    在程度和薛礼研究如何偷袭南明的时候,北郡大营也乱成了一团。

    身穿戎装的刘季面色阴沉的坐在上首,眼睛好似刀子一般从每一个将领的脸上划过。

    这么多人,竟然没有拦住一个生。这件事想想就感觉窝火,更何况,那程度不是一个普通的儒生。

    他是军中的司马,虽然官职不高,也没什么实权,但却知道军中大量的绝密。

    这人投靠知北县,所带来的破坏是难以想象的。

    “你们确定程度进了黑山县县衙?”

    “是的!”

    “大人!”

    “我们安排在知北县的细作亲眼所见,断然不会有假!”

    下面的人虽然知道刘季已经到了爆发边缘,但也不敢作假,只能硬着头皮如实道。

    “绝对不会看错?”

    虽然知道看错的几率不是很大,但刘季还是有几分不死心的问道。

    “大人!”

    “兄弟们也担心看错,所以确定了三次!”

    “并且请来见过程司马的兄弟仔细辨认。”

    “我们可以非常笃定,投靠知北县的就是程司马本人!”

    单膝跪倒在地上的细作,见刘季询问的目光不敢迟疑,急忙道。

    “该死!”

    “真是该死!”

    “本官待他不薄,他竟然敢如此。。。”

    “他竟然敢如此。。。。”

    再三确认,刘季心中的最后一丝侥幸消散,脸色顿时变得铁青,鼻孔更是张开露出黝黑鼻孔,两个鼻翼不停的颤动,好似闷雷一般的响声在他的胸腹之间酝酿。

    看着好似猛兽一般不停咆哮,来走动的刘季,不论是程牛儿,还是刘庄等人都下意识的低垂了头颅,目光更是躲避,不敢和他对视,生恐遭受池鱼之殃。

    看着好似鹌鹑一般,将头颅低垂,不敢和他对视的众人,刘季心中的抑郁更加的强烈。

    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发怒的时候。

    冷静!

    一定要冷静!

    刘季有些困难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过,还没等他的情绪恢复正常。细作再次扔下了一个巨大的炸雷。

    刘季的脾气也好似火山喷发一般,再也控制不住。

    “大人!”

    “我们的细作报,程度率领五百余兵马,通过林间小路,绕过我等岗哨,直奔南明而去!”

    “什么!”

    “你说什么?”

    “他们去了哪里?”

    听到细作之言,刘季的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震惊,又有些惶恐的问道。

    看着刘季的脸色变化,细作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迷惑,要知道,南明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地方,他实在想不明白,刘季为什么会如此的担忧。

    不过,他虽然心中感到疑惑大门却不敢迟疑,急忙道:

    “大人!”

    “是南明!”

    “程度率人离开黑山后,利用林间小径,直奔南明方向!”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这些士卒身上竟然都背着一捆捆干燥的枯木,好似要做火攻之势!”

    “什么!”

    “火攻!”

    听到细作的话,不仅是刘季,就连其他的将军也都是面色大变,眼睛中更流露出惶恐之色。

    他们可不是细作。自然知道南明的重要。

    百万军粮都在南明,如果真的一把火烧个干净,恐怕这几万大军将会陷入两难境地。

    不论是程牛儿,还是刘庄等人眼睛中的都流露出惊恐之色。

    定然不能让程度等人得逞,否则,整个北郡数万大军,将会不战自败。

    真到了那种境地,别说是刘季,就连豪族也会深受重创。

    所以根本不用刘季多说什么,几位身穿铠甲手握重兵的将军就自动走出人群,主动请缨。

    “大人!”

    “末将请求调兵!”

    “没错!”

    “大人!”

    “我等愿意请缨!”

    “定然不能让程度那个狗贼得逞!”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