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

    听着程度自信满满的话,薛礼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满脸欣喜的问道。

    “良禽择木而栖,重臣择主而事!”

    “我程度虽然不敢说才高八斗,但也是满腹经纶。这次投奔知北县,投奔大人,某愿意献上良策,可助将军立下不朽之功!”

    看着满脸吃惊的薛礼,程度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几分自得。

    “哦!”

    薛礼的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迷茫,有些诧异的看着程度。

    不知他究竟有什么办法,能够让自己立下不世之功。

    “大人!”

    “北郡这次出兵,对外号称十万,实际上只有五万之众。”

    程度见薛礼眉头微微皱起,知道他多少有些不信,急忙说道。

    “嗯!”

    “这个消息我等早就知晓!”

    “这五万当中,刘季的嫡系部队不对两万多,剩下的都是豪族临时拼凑,杂乱无章!”

    “政令不出同门,互相推诿扯皮,根本没什么战力。”

    “这样的,就算来十万,我等也是怡然不惧!”

    薛礼看着满脸神秘的程度,不由的嗤笑一声,满脸不屑的说道。

    “嗯!”

    “将军说的是,北郡的兵马虽众,但是都是乌合之众,而且最重要是军纪涣散,又有豪族掣肘,就算是刘季,很多时候也是无可奈何。”

    “也正是这种情况,程某才无奈离去。”

    程度微微点头,深有感触的说道。北郡说是掌控在刘季手中,不如说是掌控在豪族手中。

    大大小小的豪族,通过姻亲,关系串联在一起,形成一张巨大的权利书包网.bookbao2络,将北郡的每一个角落都覆盖在里面。

    不论是王公贵族,还是平民走卒,都好像是掉入大书包网.bookbao2的昆虫,根本没有办法挣脱。

    也正是这个原因,他才满腹才华,没有办法施展。

    “不过,北郡的人虽然散漫,但是想要将他们完全击败,也是不易!”

    “毕竟,他们有着五万大军,首尾呼应,而且,其中不乏悍将,更有刘季这个真龙之主坐镇中央。。。寻常战法很难奏效!”

    “现在两军都是在对峙。”

    “按照这种情况,恐怕需要旷日持久!”

    “面对眼前的状况!”

    “先生可有良策?”

    看着老神在在的程度,薛礼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有些好奇的问道。

    “程某有一策,可以帮助将军克敌制胜!”

    见薛礼虚心请教,程度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欢喜,不过他也没有故意为难,抬手挡住嘴巴,压低声音说道:

    “兵法有云,三军未动,粮草先行。”

    “粮草是命脉所在。”

    看着自信满满的程度,薛礼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凝,不过他还轻轻的点头,满脸的认同。

    “粮道是命脉!”

    “没了粮,就等于断了血脉。”

    “就算百万大军,也只能溃败而逃!”

    “先生的意思是偷袭粮草?”

    “截断北郡的粮道,北郡数万大兵都会陷入缺粮的窘境,到了那时,根本不用我等出手,他们就会军心大乱!”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运粮一直以来都是重中之重。不仅行踪隐秘,而且有重兵把守!”

    听着程度的话,薛礼的目光不由的就是一亮,不过他的心中还是有几分迟疑。

    要知道,粮草可是军中大计,重中之重,刘季也不是不懂兵之人,怎么可能犯下如此大的错误?

    “将军可是怀疑?”

    看着薛礼的反应,程度不由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

    “这!”

    “先生,并非薛某怀疑,而是事关重大,万万开不得玩笑。”

    被程度诘问,薛礼的目光不由的躲闪了几下,但他还硬着头皮的说道。

    “将军莫要担忧!”

    “只要将军给我五百兵丁,程某愿意亲自带人奇袭南明。”

    “只要数千斤干柴,程某就能将南明变成一片火海!”

    “不论是驻守的部队,还是百万担粮草,都会变成灰烬。”

    “到了那时,将军的大功也就唾手可得。”

    看着薛礼吃惊的目光,程度不由轻轻一笑,并且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起身拱手,自信满满的说道。

    “南明!”

    “北郡的粮草不是在乌巢么?怎么会在南明?”

    听到程度之言,薛礼的目光不由的就是一滞,嘴巴微张,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没错!”

    “北郡的百万军粮都在南明!”

    “乌巢的粮库只是疑兵之策!”

    “真正的粮仓一直都是在南明!”

    程度重重的点头,满脸郑重的说道。

    “南明!”

    “南明!”

    薛礼重复了几遍,突然好似想到什么,急忙来到沙盘之前,仔细的观察起来。

    南明,是一个面积不大的山谷。

    因为平常少有人烟,地理位置也不算险要,就算沙盘之上也没有太多的记载。

    如果不是程度今日提及,恐怕,他都要忘记南明这个地方。

    “好一个雄心的地方!”

    “这里的路径犬牙交错,怪石嶙峋,根本没有大规模通过,说是南阳,不如说是虎嘴!”

    “地形实在是太险要了!”

    “怪不得北郡在这里囤积粮草,真是一块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地。。。”

    薛礼仔细观察班上之后,不无后怕,感慨的说道。

    “没错!”

    “就因为这里地势险要,而且,距离大本营并不算太远,才被选定为粮草集结之地!”

    “因为担心被知北县方面发觉偷袭。这才又在乌巢建立了一个假的粮仓,掩人耳目,并且在周围部下大军,形成口袋,等着知北县的人自投罗书包网.bookbao2!”

    听着程度的讲解,薛礼的后背不由阵阵的发凉,谁说北郡没有高人。

    制定这个计划的人,绝对是一个高手。深谙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道理。

    而且,将敌人的每一步动作都算计在内。

    真是可怕!

    “真是狡猾!”

    “如果不是先生是,我等险些就信以为真!”

    想到偷袭乌巢,可能带来的危险,薛礼不由的感到后背一阵阵发紧。心中更有说不出的后怕。

    幸亏得到了程度指点。

    否则,自己说不得真要吃上一个大亏。

    “先生投奔我知北。真是我知北县之福。”

    “薛某这就点起兵马,兵贵神速。。。”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