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哎!”

    随着薛礼幽幽的一声叹息,整个花厅再次陷入沉默。

    好在这种沉默并没有维持多久,就被急促的脚步声打破。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这么失态?”

    看着面色仓皇,步履急促的兵丁,薛礼的眉头不由轻轻的皱起,有几分不悦的说道。

    “将军!”

    “门外有一人求见!”

    兵丁也知道自己这样多少有些失态,不由讪讪的一笑,快速调整自己的呼吸,不过他还是用略带急促的声音说道。

    “有人求见?”

    “谁?”

    “这么晚了!”

    “究竟有什么事情,不能明日再说?”

    听到兵丁之言,薛礼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窗外,因为屋里点着烛火的关系,外面显得格外漆黑。

    心中多少有些抵触。

    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满脸的凝重。

    因为他知道,不是有急事,大事,旁人绝对不会在这时间拜访。

    “那人没有说,不过却交给了小的一个拜帖!”

    兵丁急忙从怀中取出一个拜帖,小心的递给薛礼,满脸肃穆的说道。

    “咿!”

    看到青色封面的拜帖,薛礼脸色不由的就是一滞,眼睛中更是流露出一丝惊讶。

    要知道在大乾,如果居住的房屋,拜帖是有明确规定的。

    什么官阶的人,用什么样的拜帖,都写的明明白白,也正是这样,从拜帖就能知道对方很多信息。

    青色拜帖!

    说明来人身上有官职在身。

    但是,黑山县的官僚,兵丁断然不会不认识。

    难道是来自知北县?

    想到这里,薛礼不敢怠慢,急忙打开拜帖。

    不过和他想象中的不同,这人并不是来自知北县。而是来自北郡。。。

    “北郡军中司马程度!”

    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薛礼的脸色不由的就是大变,随即又流露出狂喜之色。

    程度!

    官职虽然不高。但是他却早就如雷贯耳。

    此人有学识,善谋略,只可惜出身卑微,而且性格古怪,不善于交流。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一直以来都被北郡豪族所排挤。

    也正是因为这样,程度虽然满腹经纶,但是却只是一个微末小官。

    但是他的才华,一点也不再其他人之下,甚至说,要远超程牛儿之流。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刘季数次想要启用他,但都因为豪族的反对,而被迫流产。

    这也是北郡现在的真是情况,豪族和刘季虽然还处在蜜月期,但有时候还是互相制肘。

    不过总体看来,还是刘季妥协的比较多一些。

    本以为程度之人注定会被埋没。

    但是没想到是,深夜来访的竟然是程度。

    不过,同时他心中也有几分疑惑。现在北郡和知北县双方势同水火,到处都是兵甲,这位北郡司马究竟是怎么进入黑山县的?

    难道说,黑山县的防务,有什么大的疏漏?

    想到这里,薛礼的脸色不由的大变,眼睛中也流露冰冷的神色。

    不过,这并不妨碍薛礼对于程度的重视:

    “请!”

    “不!”

    “我亲自去迎接!”

    。。。。

    程度泰然的坐在黑山县衙的大堂,不过他的表情虽然淡然,但是眼睛中却有掩饰不住的急色。已经彷徨。

    私自脱离北郡,投靠知北县。

    这是他一时冲动的决定,并没有和知北县方面提前沟通。对方能不能接纳自己?

    如果知北县不接纳自己,北郡也没有办法返,那么自己除了亡命天涯,没有别的途径可走。

    想到这个可怕的后果,程度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几分彷徨,和后悔。

    自己真是鬼迷了心窍,怎么会如此冲动?

    就算要投靠知北县,也应该提前联系才是。自己这样贸然投靠,恐怕会引来诸多误解。

    就在程度坐立不安,不知如何是好之时。陡然听到爽朗笑声。

    “先生来投!”

    “本官说今日怎么喜鹊绕梁!”

    “原来是先生来投!”

    “真是我知北县的幸事!”

    “有先生,我知北县必定如虎添翼!”

    程度下意识的扭头,只见薛礼披着大氅,衣衫不整的从里面迎了出来,双手伸出,满脸喜色。

    薛礼的举止,虽然看起来有些失利,但却也让程度不安的心落在肚子里。本来有些僵硬的脸颊上,也多了几分柔和。

    “薛将军过誉了!”

    “没有过誉!”

    “先生斑斑大才,我知北县早就垂涎三尺。”

    “别说是末将,就连我家大人,也曾数次提起先生之名。”

    “我家大人认为,先生在北郡着实被埋没了!”

    听薛礼提到司徒刑的名字,程度的眼睛下意识的就是一凝,有些诧异的问道。

    “那是自然!”

    “我家大人可是出名的知人善用!”

    “先生之才,整个北郡,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我家大人,在知道先生的遭遇后,也是连连扼腕叹息,恨不得将先生请来知北县,一展拳脚!”

    “先生能来,真是天随人愿!”

    “本官这就给大人传,大人定然会异常欢喜!”

    薛礼兴奋的起身,神色激动的说道。

    “不!”

    “将军请等下!”

    看着急不可耐的薛礼,程度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窃喜,他也没有想到,司徒刑的对他的评价竟然这么高。

    要知道,司徒刑虽然年轻,但是地位却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在儒家中,更是被人称之为小圣人。

    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天下人的表率。

    也正是因为这样,司徒刑很少评价别人。

    因为他对某个人的评价,虽然不能算是盖棺定论,但也是极大的认可。

    程度怎么也没有想到,司徒刑竟然对他的评价如此之高。

    今日之事,如果流传出去,他程度的大名肯定会传入很多有心人的耳中。

    到了那时,他虽然不能成名动天下,但也是会成为一方名仕。

    他虽然迫切的想要获得司徒刑的赞赏,但他还是十分冷静的阻止。

    “您这是?”

    薛礼有些迟疑的看着程度,不知他意欲何为。

    “将军!”

    “程某这次是诚心投效!”

    “等程某献上投名状,将军在上报也是不迟!”

    程度眼睛闪烁,有些神秘的说道。

    “投名状?”

    听着程度的话,薛礼不由的一阵哑然。有些狐疑的反问道。

    “是!”

    “投名状!”

    “这也是我给司徒大人的进身之阶!”

    程度肯定的点头,重重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