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程度!”

    “程度在那里!”

    就在程度还没有离开之时,他的你背后陡然传来一阵欣喜的叫声。

    “什么!”

    “程度!”

    “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抓住他!”

    “刘季大人有令,活抓程度者,赏赐千金!”

    随着那一声尖锐的喊声,后面好似炸锅一般,数个武士好似猿猴一般从林间窜出,无不面色贪婪的看着程度。

    更有人解开腰间的绳索,做出套环状,准备将程度套住,生擒活捉,这是刘季的命令,没有人敢置之不理。

    更何况,活捉程度,能够获得千两赏金,故而没一个人都是出奇的亢奋。

    “活捉程度!”

    “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不好!”

    正准备翻身上马的程度听到后面的动静,脸色不由的大变。

    他虽然知道刘季等人迟早会追来,但是没有想到,他们的速度竟然如此的快。

    中间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的事情。

    不过,就算这样,他也不打算束手就擒。

    “程度不要跑!”

    “大人有令,只要你束手就擒,既往不咎!”

    “大人也算待你不薄!”

    “你这等离去,和那无情无义之人有什么区别?”

    带兵的将官好似发现了程度的异常,急忙大声的说道。

    不过,程度既然打算离去,岂能因为三言两语就改变初衷。更不会中了将官的激将法。

    “哼!”

    看着快速靠近的兵丁,程度不敢在迟疑。

    “驾马术!”

    随着程度的低声呼喝,撕开页上陡然射出道道青光,最后化作一匹满身青色鬃毛的骏马。

    程度见那马匹亲昵的伸过头颅,便不再犹豫。急忙翻身上马,鞋子轻磕在马腹之上,那匹骏马嘶鸣一声之后,陡然化作一道流光。

    说来也是奇怪,那高山湖泊,坑陷,在这匹骏马的蹄下,竟然好似如履平地。后面几个身轻如燕的武士,竟然一时追他不上。

    “将军!”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看着两者之间距离越来越大,几个身穿皂衣的武士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焦急。

    “用弓箭!”

    “定然不能让他活着离去!”

    将官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程度胯下那匹骏马虽然是虚幻,但是速度却出奇的快。

    按照他们的脚力,断然没有追上的可能。

    犹豫再三,他还是冷冷的说道。

    “这!”

    听着将官的命令,不论是身穿皂衣的武士,还是身穿鳞甲的士兵,脸色不由的都是一愣。

    因为他们接到的命令是活捉生擒,用弓箭射杀,他们真没有那个胆子。

    “怎么,你们想要违抗命令不成?”

    将官看到众人眼睛中的迟疑,面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有些阴仄仄的说道。

    “大人!”

    “属下不敢。只是大人那里。。。”

    众人看到将官发怒,全身不由的就是一僵,有些讪讪的说道。

    “这就是大人的命令!”

    “尽量活捉,如果实在没有办法,生死勿论!”

    “诺!”

    “诺!”

    有了将官这句话保证,众人不再犹豫,急忙从后背上取下弓箭,面色严肃的拉动弓弦。

    啾!

    啾!

    啾!

    。。。

    因为战事的关系,黑山城的防务被薛礼全数接管,县主府也就是成了他的办公之所,原先的县主则在民居之中办公。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黑山县只是一座小城。如果不是北郡贸然偷袭黑山,恐怕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

    “将军!”

    “您还没有休息?”

    一身皂衣,好似文人打扮的参军看着满脸倦容的薛礼,有些心疼的说道。

    “你不要是如此?”

    “自从北郡偷袭以来,大家都是和衣而眠,生恐出现乱子!”

    薛礼毫不在乎的轻声一笑,缓缓的说道。

    “哼!”

    “都怪刘季那个狗贼!”

    因为多日未曾休息好,参军的眼圈有些发红,说话的时候,更无意识的打了几声哈欠。

    想到近日所受的罪,他不无愤愤的咒骂到。

    看着满脸不满,愤愤的参军,薛礼的眉头不由的轻轻微微皱起,不过他并没有立即说话,等参军抱怨之后,他才小声的规劝道:

    “兵无常势,水无常态!”

    “刘季此举,倒也深谙兵法之道!”

    “我等本就是敌对,这样做,倒也无可厚非,只是此人太过下作,明明是偷袭,却要硬要说是奇袭!”

    “这等厚颜无耻之人,也是人间少有!”

    薛礼虽然说的和风细雨,但是那参军脸庞还是不由自主的微微发红,他知道,这是薛礼在教育规劝他,不要太过太真,不要被仁义道德束缚。

    “诺!”

    “大人!”

    “您的教诲,马默谨记在心!”

    参军马默急忙点头说道。

    看着低头认错,但是眼睛中多少还有几分不服气的马默,薛礼眼睛中不由的升起几分担忧。

    马默是从知北县中挖掘出的人才。自幼聪慧,有文才,按照常人想法,他定然会挥斥方遒,征战科场。从而搏一个封妻荫子。

    但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此人最后竟然放弃了科举,而投身军伍,从最初的文做起,一做就是数月。

    因为他精通文才,韬略,又能沉得住气,很快就得到了重用,年纪轻轻就担任了参军之职。

    能够参与军中之大事要事。

    薛礼对他也多倚重,经常询问他的观点。

    不过,他身上也有缺点,而且非常的重。那就是生意气。

    这也是薛礼最过担心的。

    战场上局势瞬息万变,尔虞我诈,根本没有什么道德信义可言。

    马默这等天真,满心的仁义道德,这等生意气,迟早会犯下大错,吃上大亏。

    这也是薛礼将他留在大营,不让他领兵的主要原因。

    “哎!”

    仿佛是想到什么,薛礼不由幽幽的叹息一声,脸上更是浮现出一丝淡淡的无奈。

    “马默此人虽然有才!”

    “但还是太过年轻,不够老练!”

    “我知北县武将云集,但是谋士却是缺乏,希望他能尽快成长,莫要让我等失望才是!”

    看着马默离去的背影,薛礼不无感慨的想到。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