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有本事,偷袭算什么本事?有种你把我放开,咱俩一对一!”

    “害怕,我就不姓刘!”

    刘庄身体被按在地上,脖子更是被掐住,根本没有办法头,但却不妨碍他的叫嚣。

    “哼!”

    “你确定要和某家对阵?”

    “就算把你放开,你也不是某家对手!”

    看着刘庄混不吝的样子,程牛儿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好笑,同时眼睛中更是流露出一丝轻蔑,还没等刘庄反应过来,他的手掌重重的拍在刘庄的后脑之上,刘庄的叫嚣也是戛然而止:

    “程牛儿!”

    “怎么可能是他?”

    听着背后那有些发憨的声音,刘庄后背不由的就是一紧,脸色也变得僵硬起来。再也不敢像刚才那么嚣张。

    刘庄害怕的人不多,程牛儿恰巧是其中一个。

    程牛儿不仅武道宗师巅峰,论战力在北郡,更能排进前五。

    最主要的是,程牛儿是刘季的心腹,深得器重,就算他这个族弟也没有办法相比。

    面对这样的人,他真不敢扎刺。

    不过,不扎刺,并不代表他就愿束手就擒:

    “程将军!”

    “误会啊!”

    “你这是为何?”

    “我是刘庄啊!”

    “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

    听着这个词,程牛儿的嘴角不由的上翘,好似不屑的冷哼一声。

    “没有军令的情况下,私自调动兵马,你真是好大的狗胆!”

    “什么!”

    听到程牛儿所说,刘庄脸色不由的就是一愣,随即眼睛中流露出恐惧之色。

    私自调动兵马,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就算他是刘季的族弟,恐怕也难以保全。

    正因为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刘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再也不敢嚣张,头颅使劲的摇晃,满脸委屈的大声叫冤道:

    “冤枉!”

    “冤枉!”

    “真是冤枉!”

    “就算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私自调动兵马!”

    “那你这是为何?”

    见刘庄的表情不似作伪,刘季跨步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刘庄,声音肃穆的问道:

    “族兄!”

    “三哥!”

    “我真的不敢!”

    刘庄见到刘季,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急忙大声哀求道。

    “既然不敢,你这是做甚?”

    刘季身体下蹲,眼睛直视刘庄的眼睛,满脸杀气一字一顿的问道。

    刘庄看着刘季冷冽的眼神,全身不由的就是一僵,后背上的汗毛更是根根立起。尾椎之处更是有寒气萦绕。

    恐惧!

    刘庄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他知道,如果自己的解释不能让刘季满意,那么等待自己的,定然是。。。

    “程度!”

    想到这里,刘庄在也不敢迟疑,急忙说道。

    “程度怎么了?”

    刘季有些茫然的看了一眼四周,并没有发现程度的影子。

    按照道理说这么大的动静,程度定然会惊动才是,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由的升起几分不妙,急忙大声追问道:

    “程度怎么了?”

    “你们是不是去找程先生麻烦了!”

    站在刘季身后,好似铁塔一般的程牛儿脸色也是豁然大变,眼神不善的看向尉迟兄弟。

    尉迟兄弟感受到程牛儿那不善的目光,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苦笑,只能满脸无奈的尴尬笑着。

    “程度逃了!”

    “什么!”

    听着刘庄的话,不论是刘季还是程牛儿都愣在当场,一时反应不过来。

    “你说什么?”

    “程度逃了?”

    “他为什么要逃?”

    “执勤的士兵说,程度酉时到营帐,简单收拾后,就急匆匆的离去了。”

    “他们以为程度是要去其他将军处,也就没敢阻拦!”

    “一直到现在,程度都没有返营帐。”

    “我等刚刚搜遍了整个大营,也不见程度的身影,而且门口的哨兵报,曾经见程度形色匆忙的离开。因为他手中有大人的手令,所以没敢上前查问!”

    刘庄见刘季脸色大变,程牛儿也下意识的松开大手,急忙站起说道。

    “什么!”

    “胡说!”

    “本官什么时候给过他手令?”

    刘季脸色大变,有些不渝的呵斥道。

    “大人!”

    “小的不敢胡说,程司马离开的时候,手中的确有大人的手令,否则就算给我等十个胆子,也不敢私自放行!”

    在辕门处把守的将官,急忙上前半步,满脸委屈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本官在说谎?”

    “本官何时给过那程度手谕!”

    听到将官的反驳,刘季的脸色顿时发青,声音也变得冷冽了不少。

    “让程度私自离营,乃是尔等过错,定然要重重处置才是!”

    “属下不敢!”

    那将官见刘季发怒,那里还敢多言,急忙低头应道。

    “大人!”

    “那程度极其擅长工笔,已经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这个手谕定然是他伪造的!”

    “站岗的士卒分辨不出,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末将不知,那程度为何要深夜离去。。。”

    程牛儿接到辕门守将求情的目光,急忙上前,小声说道。

    刘季刚才也是气急,冷静下来,仔细思考,也明白此事怪不得守将。

    毕竟,程度这人伪造能力太强。别说是城门守将,就算是自己,恐怕一时也难以分辨真伪。

    “这个,属下不知!”

    几位军中大将,你看我,我看你,半晌无言,最后只能低头应道。

    “追!”

    “程度此人素有大才。”

    “一定不能让程度离开!”

    “更不能让他落在司徒刑手中。。。”

    刘季也知道,此时不是追究的时候,急忙大声说道。

    “诺!”

    “诺!”

    诸位将领不敢拖延,急忙点头,本来紧闭的辕门也被缓缓打开,无数的战马骑士,在皎洁的月光下狂奔。

    更有数个衣着古朴的武士,好似猿猴一般在山间跳跃。这些人都身负特殊使命,一定要将程度抓去,如果不能,那么就杀死他,一定不能让他活着进入知北县的地盘。

    。。。。

    黑漆漆的松林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阴森,程度有些不安的看着四周。不停的加快速度,因为他明白,自己被发现只是时间问题。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拖延时间,并且加快自己的速度。

    “驾马术!”

    想到这里,他没有任何犹豫的从怀中拿出一本古朴发黄的珍本,强忍着心疼,撕下其中的一页。

    一道青光从页上升腾,最终化作一匹骏马。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