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不应该啊!”

    “现在已经是亥时!”

    “程度怎么可能不在营帐之中?”

    “难道说,他知道我们要找他麻烦,提前躲了出去?”

    刘庄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四周兵丁,怀疑的问道:

    “是不是有人给程度老匹夫通风报信?”

    “将军!”

    “我等冤枉啊!”

    “程大人,一直都未曾营!”

    那些兵丁被刘庄盯住,不由的脸色大变,急忙上前解释道。

    “什么!”

    “你说程度一直都没有来?”

    听到兵丁之言,大尉迟的脸色不由的大变,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是的,将军!”

    “程度大人至今未归!”

    “这个小的十分确定。”

    那个兵丁虽然不知大尉迟为什么脸色大变,还是如实说道。

    “找!”

    “搜查每一个营帐,一定要找到程度!”

    大尉迟环顾四周,声音肃穆的说道。

    “大哥!”

    “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也许那程度在程将军的营帐中也不一定,要知道,他们可是同族!”

    小尉迟见大尉迟颜色大变,不由担心的问道。

    “快找!”

    “不知为什么,本将心中竟然有着一丝说不出的不安,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众人听大尉迟这么说,也都下意识的点头。

    大尉迟虽然不是武道圣者,但也是武道宗师,这样的人,轻易不会心血来潮。

    “搜!”

    “一定要找到他。”

    “千万不要出事!”

    刘庄有些焦急的说道。程度这个人虽然官职不高,脾气古怪,但是却掌握了大量的机密。一旦他投靠知北县,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其他人也明白这个道理,不敢有丝毫的耽搁,急忙转身,不大一会功夫,整个营盘都骚乱起来。

    就连刘季,程牛儿等人也都从自己的营帐中走了出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会如此骚乱?”

    披着大氅,手按宝剑的刘季面色冷峻的走了出来,声音冰冷肃穆的问道。

    “是啊!”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们想要哗变不成?”

    脸色漆黑,手里捏着狼牙棒的程牛儿几步上前,挡在刘季前面,大声怒喝道。

    “大人!”

    “不好了!”

    “炸营了!”

    两旁的亲兵有些恐惧的看着四周,大声的说道。

    “炸营!”

    听到这个词汇,刘季的眼睛顿时收缩,全身的肌肉更是不由自主的绷紧。不过,还没等作出反应。

    程牛儿就手掌重重的拍在亲兵的脸颊之上,将他整个人抽飞,并且用冷冽的声音警告道:

    “莫要瞎说!”

    “再乱说,小心脖子上的脑袋!”

    那些亲兵本想再说点什么,但是当他们看到程牛儿那凶神恶煞的表情之后,顿时沉默无言。

    “谁要是在敢上前半步,小心本将手中的锤头不认人!”

    看着好似凶神恶煞一般的程牛儿,正在快步靠近的士兵步伐不由的就是一滞,更有人眼睛中流露出恐惧之色。

    程牛儿战力超群,曾经一拳打死过蛮荒巨象,兵营内的人都十分畏惧他。

    也只有他,才有镇住这帮兵痞。

    “怎么?”

    “你们想要造反哗变不成?”

    见兵甲气势大减,刘季趁势走出,手掌紧紧按在剑柄之上,声音冷冽的呵斥道:

    “谁带的队,上前一步?”

    众人被刘季冰冷的眸子盯住,不由的全身哆嗦,更有人下意识的后退半步,满脸的恐惧。

    几个将官更是你看我,我看你,不敢有丝毫的乱动。生恐被刘季误会为事件主谋,要知道,在军中冲撞上官,不论是有心还是无意,都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就算他们自负背后有靠山也不敢乱认。

    刘季眼睛如刀的在几个将官的脸上划过,恨不得将他们全部革职。

    不过他也知道,这些人和豪族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没有确凿的证据,恐怕很难让人信服。

    也正是这个原因,刘季只能喘着粗气,用他锐利的目光直视每一个的人眼睛。

    “大人!”

    “并非我等无状!”

    “而是刘庄和尉迟兄弟让人传令。”

    “我等以为是大人手令,这才私自调动兵马,还请大人见谅!”

    “是啊!”

    “是啊!”

    “我也是接到了刘庄的传话,这才点起兵马,本以为军中有什么秘密行动,谁知道竟然是一场误会!”

    其他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迷茫,显然他们也是收到了刘庄的命令,这才集结兵马。

    “什么?”

    “刘庄!”

    “此事竟然和刘庄有关系?”

    听到诸位将领的抱怨,刘季的眉头不由的皱起,眼睛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大人!”

    “我等不敢虚言,此事的确和刘庄有干系!”

    众人见刘季多少有些不信,急忙上前半步大声解释道。

    “这!”

    “刘庄呢?”

    “让他滚来见我?”

    “简直是乱弹琴!”

    刘季见众人表情真挚,不像是作伪,不由的大怒。

    其他众人见刘季真的发怒,无不讪讪的闭上了嘴巴。

    现场的气氛,也陷入了尴尬之中。

    好在,这种尴尬,并没有维持多久。

    一身银甲的刘庄面色赤红,眼睛焦急的跑了过来,声音急促的说道:

    “都让开!”

    “让开!”

    不过,还没等他来到近前,就被早就准备多时的程牛儿踹倒在地,并且用手指粗的绳索捆住手脚。

    “这!”

    “这!”

    众人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一时反应不过来。不由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刘季,只见刘季面色如常。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显然程牛儿所做的一切,都是刘季授意。

    “说!”

    “你为什么要私自调动兵马?究竟是谁,给了你这个大的胆子!”

    “竟然敢矫令!”

    “这可是杀头的重罪!”

    “真是不知道死活!”

    刘季眼神冰冷的看着刘庄,声音中没有一丝感情。

    仿佛,只要刘庄不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他就会手起刀落,要了他的命令。

    “谁!”

    “究竟是谁?”

    “竟然敢这么对待小爷,我看你不打算活了!”

    程牛儿下手十分迅速,兼之他面向前方,竟然没有发现是被谁按到,所以有些不服气的大声叫嚣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