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三哥,就这么放过那个老东西?”

    醉眼朦胧的刘庄看了一眼帐门,有些不解气的说道。

    “休要胡来!”

    看着脸色赤红,满脸嚣张的刘庄,刘季不由的感到一阵头疼。

    刘庄是他的族弟,生性好斗,脾气暴虐。平日没少惹祸,不过,放在战场上却是一员骁勇之士,也正是这个原因,刘庄在军中如鱼得水,深受刘季的信任。

    “诺!”

    刘庄见刘季脸色阴沉,不敢再放肆,急忙收敛狂态,低声称诺道。

    别看刘季整日游手好闲,不喜欢读,但是在兄弟之中素来有威望,就连太公长子也比不得他。

    更何况,刘季现在权柄日重,身上的威严也是越发强烈。

    别说,他只是一个家族子弟,就算是刘太公有时候也不敢直面反驳。

    。。。。

    “真是晦气!”

    “竟然被一个老匹夫当面羞辱一番!”

    面色赤红的尉迟有些不满的嘟囔道。

    旁边的小尉迟也是满脸的抑郁。

    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最后竟然还是被细作逃脱,并且带出了情报。

    这件事对他们来说就是耻辱,恨不得永远不再提及。

    今天程度在帅帐之中,公开提及,并且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如果说最恨程度的,定然是这两兄弟莫属。

    “刘庄!”

    “刘庄!”

    就在两人低声咒骂之声,恰好刘庄从帅帐之中悻悻的走出。

    大尉迟见到刘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急忙压低声音,挥手说道。

    “什么事情?”

    “你们两人不自己的营地,站在这里作甚?”

    “难道说你俩找三哥有事情?”

    刘庄眼睛迷离,满脸醉态的问道。

    “刘庄!”

    “三哥有没有生气?”

    小尉迟小心的看了一眼大帐方向,见没人注意到他们,这才上前半步,低声问道。

    “哼!”

    “三哥怎么可能不生气!”

    “今天大帐内的情况,你们哥俩不都看到了么?”

    听着小尉迟的问话,刘庄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挑,有几分不满,又有几分不耐烦的说道:

    “害的老子也被三哥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说到底,还是你们兄弟屁股没擦干净!”

    听着刘庄毫不留情面的训斥,尉迟兄弟不由的脸色大变,不过,他们也知道,刘庄就是这样的人。

    和他计较不得,只能满脸苦笑的点头,不过他们心中的怒火却越来越盛。

    都是程度那个老家伙!

    如果不是他,自己怎么可能受这份牵连?

    想到这里,两人眼睛不由的就是一寒。

    “刘庄!”

    “不要生气,这次是我弟兄连累了你。”

    “等去之后,倚翠楼的姑娘,随便你挑,都记在我们兄弟账上!”

    大尉迟年龄要大一些,做事情也十分的圆滑,所以,急忙上前搂着刘庄,笑着打趣道。

    “倚翠楼,真的任凭我挑?”

    听到大尉迟的话,刘庄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有些垂涎的说道。

    “大兄!”

    小尉迟看着刘庄的表情,脸色不由的微变,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大尉迟。

    要知道,这个刘庄可是出了名的色中饿鬼,如果让他去了倚翠楼,天知道会出现什么事情?

    花费的银子,更是会惊人。

    “那是自然!”

    大尉迟明白小尉迟的担心,刘庄好色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不过虽然有些肉疼,但他还是重重点头,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我们兄弟说到做到!”

    “那就好!”

    “三哥那里,刘某会替你们美言!”

    “你们知道的,三哥对我们兄弟向来不错,这点颜面,他还是会给我刘庄的!”

    刘庄见大尉迟重重的点头,心中不由的大喜,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柔和不少。满脸堆笑大包大揽的说道:

    “你们兄弟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

    “今日之事,包在我刘庄身上。”

    “嗯嗯!”

    “多谢兄弟!”

    尉迟兄弟见刘庄如此说,脸上不由流露出一丝喜色,高兴的点头说道。

    不过想到,今日之事,尉迟兄弟心中就感到一阵阵抑郁。

    “都是程度那个老匹夫!”

    “好好的兴致,全部被他败坏!”

    “谁说不是!”

    听着尉迟兄弟的抱怨,刘庄也是一阵气闷,眼神也变得抑郁起来。

    “哥!”

    “要不,咱们。。。”

    小尉迟年龄最小,做事也最是冲动。

    如果是以前,大尉迟定然会阻拦,但是今日他也喝了不少酒。在小尉迟的怂恿下,也有些按耐不住。

    “干!”

    “今天程度老匹夫,让老子被三哥训斥!”

    “走,找程度老匹夫麻烦去!”

    刘庄本就是无法无天的主,今天又因为此事被刘季训斥,心中早就不满,被尉迟兄弟这么一鼓动,哪里还能忍得住。

    “走!”

    “找程度老匹夫麻烦去!”

    三人踉踉跄跄的向程度的营帐走去。沿途的兵卒不敢阻拦,只能目送他们离开。并且用同情的目光看着程度的营帐。

    你招惹谁不好,招惹刘庄这个混世魔王。

    谁不知,刘季对于自己的族弟都非常的照顾,也正是这个原因,军中很多大权,都掌控在刘氏人的手中。旁姓人,根本没有办法染指。

    不过,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的是,刘庄和尉迟兄弟根本没有见到程度。

    他们见到的只是一个空帐。

    桌椅板凳俱全,油灯也是点亮的,但是就是不见程度的身影。

    “程度呢?”

    “程度去那里了?”

    刘庄和尉迟兄弟面面相觑,有些茫然的问道。

    “不应该啊!”

    “现在已经是亥时!”

    “程度怎么可能不在营帐之中?”

    “难道说,他知道我们要找他麻烦,提前躲了出去?”

    刘庄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四周兵丁,怀疑的问道:

    “是不是有人给程度老匹夫通风报信?”

    “将军!”

    “我等冤枉啊!”

    “程大人,酉时来,拿了点东西,就急匆匆的离开了,至今都是一直未归!”

    那些兵丁被刘庄盯住,不由的脸色大变,急忙上前解释道。

    “什么!”

    “你说程度酉时来后,又匆忙离去,至今一直都没有来?”

    听到兵丁之言,大尉迟的脸色不由的大变,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