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看着主动请缨的程牛儿,几个家主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

    这个程牛儿还是一如既往的憨直。

    既然他愿意请缨,那么就让他去和沣水城的人死磕到底。

    都死光了才好。

    这样刘季话语权就会再度受到削弱。

    不过,还没等程牛儿的话脱之于口,就被刘季重重的打断:

    “哼!”

    “程牛儿你给本官闭嘴!”

    “都别说了,沣水城高沟深,想要攻下,绝非一日之功!”

    “反倒是围攻黑山,撕开知北县的布防缺口,才是我等的重中之重!”

    “莫要因为其他事情牵扯精力!”

    程牛儿没想到刘季会如此匆忙的打断他的话,脸色不由的就是一愣,眼睛中更是流露出一丝茫然。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大人!”

    “沣水地理位置十分的重要,如果我等奇袭沣水,就能切断黑山守军的退路。”

    “也能阻断知北县援军!”

    “围点打援,一举两得!”

    “这个计谋,实在是太好了,为什么要放弃?”

    “末将请命!”

    看着主动请缨,一脸不解的程牛儿,几位家主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古怪。

    更有人跃跃欲试,想要推动一把,不过,刘季也不是一般人,岂能让他们得逞,故而还没等他们说话,就被刘季呵斥住:

    “好了!”

    “不要再说了!”

    “带好你的军就是,莫要妄议军政大事!”

    “这!”

    程牛儿有些茫然的站在那里,久久不能神。倒是几位家主脸上都流露出恍然之色。更有人在心中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大人英明!”

    “哼!”

    “真是竖子不足以谋!”

    看着虚与委蛇,满腹心思的众人,程度不由重重的冷哼一声,用那苍老却不显得混浊的眸子环顾四周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就豁然起身,用力的拂袖而去。

    “这!”

    “这!”

    看着程度花白的后脑勺,不论是刘季还是其他人,都愣在当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刘季的眼睛中更是流露出一丝可惜。

    可惜!

    实在是太可惜了。

    这人胸中有乾坤日月,可惜就是脾气太差。不合群,难相处,和豪族的关系更是非常不融洽,势同水火。

    如果不是程牛儿时常照拂,豪族不敢做的太过分,恐怕他就早被踢出大营。

    而自己和豪族正处在蜜月期,自己还需要多加仰仗。

    而且,自己手中的权利并没有全部收。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知道他是大才,也只能暂时搁置,只希望他能够冷静冷静,脾气能够有所收敛。

    同时他在心中暗暗决定,只要将权利收,定然要重用于他。

    想到这里,刘季不由幽幽的叹息一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喝酒脸色有些赤红的刘氏子弟才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声音暴躁的呵斥道:

    “这个老匹夫!”

    “竟然敢如此,竟然敢如此!”

    “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

    “我这就出去,将他枭首!”

    “就是!”

    “实在是太过放肆了!”

    “他以为他是谁?不过是一个微末小官,真把自己当谋主了?”

    “混账!”

    “气死俺了!”

    一个个身上带着酒气的将领豁然站起,满脸不屑的低声咒骂道。

    “抓到他,暴打他一顿!”

    见几个年纪尚轻的将领豁然起身,想要出去找程度的麻烦,程牛儿急忙上前,粗壮的身体好似门板一般挡在营帐大门之前。

    “程将军!”

    “今日之事,和你没有关系,你让开!”

    几个年轻将领对于程牛儿,心中多少有些畏惧,下意识的就是停住脚步。

    “如果程某不让开呢?”

    程牛儿满脸凶光的问道,“你们还想要和本将动手不成?”

    “这!”

    听着程牛儿的诘问,几个年轻将领不由的气弱。

    程牛儿可是巅峰武道宗师,只要再有一丝机缘,就能随时迈入圣人门槛。

    这样的人,别说是北郡,就算在神都那般龙蛇起陆之地,也有一席之地。

    所以,就算他们在放肆,也不敢真的和程牛儿动手,程牛儿也是笃定这一点,所以才直接以势压人。

    “哼!”

    “哼!”

    几位家主面色阴郁的看了一眼程牛儿,不过,就算他们心中再是不甘心。对程牛儿也是无可奈何,要知道程牛儿不仅战力超群,更是刘季的心腹爱将,这样的人,就算是他们,也轻易动不得。

    但是,这并不代表,几位家主就这样放过程牛儿。

    每一个人都在心中,为程牛儿记上了一笔,希望来日在报。

    。。。。

    “哎!”

    程度有些萧索的看着空中,幽幽的叹息一声。

    这一声叹息,是为了刘季,是为了北郡。

    更是为了自己。

    所托非人,未遇明主。生不逢时。

    刘季这个人,虽然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能力,但是终究出身市井,目光短浅,格局不够,最致命的还是他的志大才疏。

    刘季放权固然是好事,诸君用命,但也有一个巨大的问题。

    那就是手中权力太松散,又因为豪族等诸多原因,竟然导致很多人一直以来都是听调不听宣。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自己一身本事,也没有办法施展。

    可惜了!

    只可恨他们不听自己劝告,必定会败北。

    想到这里,程度脸上的唏嘘抑郁之色更浓。想自己程度,少读经文,满腹诗,对于战论之策更多研究。

    没想到时运不济,蹉跎至今。

    想到即将失败的命运,程度脸上的苦涩愈发的浓郁。

    真是命运弄人。

    可怜自己程度一生,自负才高八斗,没想到最后却要落的如此下场。

    想到这里,程度的心中不由的涌起说不出的不甘心。

    想到以前所受到的屈辱折磨,程度的眼睛越来越黑,表情也变得狰狞起来。

    不!

    自己的一生,绝对不能这么碌碌无为。

    不能!

    绝对不能!

    既然北郡容不得老夫,那老夫就去投靠知北,司徒刑可是出了的名的求贤若渴,并且不拘一格。

    不论一直跟随他的杨寿,还是中途加入的樊狗儿,亦或者降将萧何,韩信,都得到了重用。

    只要自己前去投靠,定然能够获得重用。

    想到这里,程度的眼睛顿时变得异常明亮起来。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