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怎么可能?

    如果司徒刑早就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将黑山大营撤城池?

    “刚开始,老夫对这个推论也不是十分确定。”

    “可就在昨日,老夫得到了一个情报!”

    “我等偷袭的前夕,知北县最精锐的府兵白虎军恰巧离开营盘,到城内换防!”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免于一劫。”

    “也就是说,被我等歼灭的,都是一些杂牌军!”

    “知北县的主力,也没有受到损失!”

    “诸位,你们不感觉这一切,都太过于凑巧么?”

    听着程度震耳发聩的喝问,不论是刘季还是其他将领,都下意识的一滞。

    “是啊!”

    “一切都看似符合常理,但却处处透着诡异。”

    刘季的眼睛不由的收缩,到最后更是闭上双眼,黑山之战的前前后后在他的脑海中不停的浮现,随着很多细节的挖掘,他也感到一种难言的诡异。

    更有一种思之极恐的感觉,仿佛司徒刑就是一个布置好天罗地书包网.bookbao2的蜘蛛,而他就是那一个跌跌撞撞自投罗书包网.bookbao2的飞蛾。

    想到这里,刘季的后背不由的就是一凉,尾椎之处更是有寒气升起。

    其他人的反应虽然不如刘季这么强烈,但是脸上多少也有了一丝淡淡的不安。眼睛中的酒态也消退了不少。

    “如果真是这样。。。。”

    程牛儿更是脸色大变,眼睛中流露出惊惧之色。不知应该如何是好。

    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急忙闭上了嘴巴,站在一旁讪讪不语。

    “先生既然看出知北县的阴谋,不知可有办法处置?”

    刘季此时也顾不得生气,急忙行礼,满脸谦卑的请教道。

    “司徒刑不愧是枭雄之姿。不过他也是百密一疏!”

    “根据老朽所知,黑山县中的粮草虽然多,但是只能坚持数月,只要我等将他旁边的沣水拿下,那么不但可以切断其退路,更能阻止知北县来援。到了那时候黑山就是一座孤城,不论是攻打,还是围困,都在大人掌控之中!”

    程度有些得意的看了一眼四周,显然刘季的恭敬对他来说十分的受用。等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过之后,他这才清了清嗓子,笑着说道。

    “这!”

    “这!”

    听着众人的计谋,刘季和程牛儿等人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为难。

    奇袭沣水,这样的事情他们不是没有想到。沣水虽然只是一座小城,甚至根本称不上郡县,只是黑山县屯兵的一个卫城。

    但是地理位置非常的特殊,不仅占据险要之地,更有厚重的城墙,想要拿下,最少需要数倍兵力。

    而他们这次出兵,虽然号称十万,但是手中可用之兵,不过五万,而且其中还有豪族私兵,还有新招募的新兵,而且,因为出自豪族,很多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指挥起来十分的困难。

    说是杂牌也毫不为过,这样的士卒,真的没有多少战力。

    也正是因为这种情况,很快战略都没有办法执行。

    “这!”

    刘季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四周。

    说来也是奇怪,刚才还热闹异常的大帐,竟然瞬间变得安静,每一个人的目光都下意识的躲闪,不敢和刘季对视。

    显然,对于攻打沣水这个任务,他们并不是很热衷。

    想想也是,沣水可是深处知北县腹地,想要攻打,就必须孤军深入,而且沣水一直以来,都是军事要塞,城高沟深,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去攻打沣水,就意味着要大量消耗自己的实力,这样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愿意?

    刘季用眼神止住想要出列的程牛儿,程牛儿可是他的嫡系,他怎么可能让他做这种替别人做嫁衣的事情,笑着问道:

    “诸位,刚才老先生的话,你们也听到了!”

    “那位将军愿意自告奋勇,去攻打沣水,事成之后,本官定然重重有赏!”

    看着笑容满面的刘季,所有人都沉默了。

    刚才程牛儿和刘季的反应,他们都看在眼里。

    刘季想要保存自己的实力,派众人出去消耗。

    众人岂能让他如意。

    “司马将军!”

    “你的私兵是北郡有名的精锐,这沣水是少有的硬骨头,也只有司马家的将士才能。。。”

    刘季也没指望这些人踊跃,索性直接点名。

    “没错!”

    “没错!”

    其他几个豪族代表先是一愣,随即急忙附和道。

    就是!

    就是!

    司马将军年少有为,司马家的私兵向来是北郡之冠。

    只要司马将军出手,此事定然手到擒来。

    不如我等也效仿古人,温酒以待?

    就是!

    就是!

    被点名的司马南脸色不由的就是一变,眼睛中更多了几分冰冷。刘季和几位家主的心思,他岂能不明白。

    这些人说的比唱的都好听,实际上,还不是死道友不死贫道。

    想要把自己推出去当炮灰,他们坐收渔翁之利。

    但是司马南也不是傻子,岂能让他们如意,想到这里,司马南没有任何犹豫的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旁边早就得到暗示的亲兵,急忙上前,架着司马南就往外冲。

    “这!”

    “这!”

    众人满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闹剧,司马南的反应的确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但也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办法,金蝉脱壳。

    想到这里,几个家主的眼睛不由的闪烁了几下,显然是将此方法记在心中。

    刘季脸色尴尬的站在上首。

    司马南的反应,让他也有一种措手不及之感。

    没有办法,他只能将目光落在唐家家主身上。

    不过,这次还没等他说话,那位唐家家主竟然也十分果断的昏了过去。

    其他几位家主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眼睛中也明显的流露出抗拒之色。

    显然,如果刘季想要命令他们去攻打沣水,他们定然也会适时昏厥。

    刘季看着众人的反应,心中不由的就是一阵冷哼,但是,他虽然心中不满,却也拿这些滑头一时没有办法。

    “大人!”

    “要不末将。。。”

    程牛儿看着众人满脸的推脱,不由的上前半步,小声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