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人!”

    “程度他喝多了,这才口不择言,还请大人不要见怪才是!”

    程牛儿见刘季面色阴沉,目露凶光,急忙上前低声说道。

    “哼!”

    “今日之事,你不要在多言!”

    如果是以前,程牛儿上前求情,刘季定然会顺势给他几分颜面,但是今天,他的真的被程度的言论刺激道,没有任何犹豫的摆手说道:

    “程度!”

    “我知道你,你自幼满腹诗,并且年轻时曾经有过出仕的打算,只因为家境的原因,这才蹉跎至今。”

    “你胸中难免压抑,有怀才不遇之感!”

    “不过,这却不是你放肆的理由。”

    “如果,今日不能让本官满意!”

    “明天你就不用再来了!”

    “这!”

    “这!”

    看着满脸阴沉,好似暴风雨来临前兆的刘季,众人的心下意识的就是一揪。对程度投去怜悯的目光,就连程牛儿也下意识的后退半步,满脸的无可奈何。

    不过,出乎众人预料之外,程度不仅没有害怕的情绪,反而满脸兴奋的大声说道:

    “好!”

    “既然大人让老朽畅所欲言,那么老朽就斗胆进言。”

    “根据我对知北县人的了解,这次先偷袭后宣战的行为,是他们最难以接受,也是最容易激怒他们的。”

    “他们彻底的激怒所爆发出的实力,是你们难以想象。”

    “而且,老朽还有一个大胆的推测!”

    听着程度的话,刘季下意识的低头,其他人的脸上也流露出倾听之色。程度环顾四周,见所有人都被他的言论所吸引,这才轻声说道:

    “壬午日,我等在黑山县的细作,发现黑山有增加粮食的迹象,以密语告知本部。”

    “甲申日,我等一个情报驿站被袭击,传令兵当场被截杀,放在竹筒内的情报不翼而飞!”

    “乙酉日,我等派出数百人进行截杀,终将那些潜入的细作全部斩杀,但是在他们身上却没有找到任何情报。”

    “因为情报写是用密语,对方根本没有办法破译,我等也就没有太过在意!”

    听到程度之言,一个个人脸上都流露出思索之色。这件事当时闹的也沸沸扬扬,但因为没有造成多大的损失,也就没有在过追究。

    现在听程度的意思,里面还有一些他们不知道的情况。

    “这件事本官知道!”

    “当时调动了数个大营参与围捕。”

    “那些人虽然是细作,但却非常的悍不畏死,我等付出数倍代价,才把他们阻拦在交界之处!”

    “并且借助人数的优势,将他们全歼于此!”

    “但就是这样,那份至关重要的情报还是下落不明!”

    “因为这件事,就连密报的几个将军都受到牵连,受了处分。”

    “嗯!”

    其他的将军无不轻轻的点头,并且对着大帐角落的两位将军投去同情的目光。

    当时的战斗,就是这两位将军带队。

    本想到只是一个十分轻松的战斗。

    毕竟,他们的手下,都是经历过战场磨砺的老兵,战力强悍。

    而细作,擅长的则是隐藏躲避,情报收集。

    在大多数人看来,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较量。但是谁也没有想到,那些细作竟然悍不畏死,在明知没有办法抵抗的情况下,还是浴血奋战。

    最后虽然被全部诛杀,但是他们也付出了数倍的代价,最后才将他们彻底的剿灭,就算是这样,还是被其中一人,借助湍急的河流逃脱,竹筒内的情报也没有被找。

    想到这里,那两位脸色黝黑的将军不由的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目光看到了一丝懊恼以及苦涩。

    至于么?

    用的着那么拼命么?

    同时,他们看向程度的目光中也充满了不善。

    这件事是他们两人心中的伤疤,轻易不愿意提及,恨不得大家都忘记才好。没想到程度在这个场合竟然再次提起。

    看着刘季那不善的目光,两人恨不得上前,将程度活活的掐死。

    感觉到两人不善的目光,程度也不害怕,反而直直的瞪了去,胡子吹起。

    “好了!”

    看着好似斗鸡的几人,刘季不由满脸头疼的摆手。

    “此事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老朽怀疑,黑山县突然增粮,就是一个阴谋。”

    “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得中途传递的情报!”

    “这怎么可能?”

    “情报使用的都是暗语,就算在北郡,除了本官,还有几位重要人物以外,在无别人知晓。”

    “就算知北县的人截取情报,也断然不会有什么收获。”

    刘季听到程度之言,不由下意识的摇头,满脸不信的说道。

    其他几位将军也是如此,在他们想来,情报泄露是断然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种种迹象表面,知北县的确提前得到了消息,并且提前做了处置!”

    程度也是感觉有些不可能,但他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道。

    “否则,刘蟒宣战,也不会被诡异的拖延!”

    “这!”

    听到程度之言,所有人都沉默了。

    刘蟒的遭遇,的确能够称的上诡异,仿佛那天,他所有的运气都用光了。

    什么倒霉的事情都能发生在他的身上。也正是因为这些看似没有联系的意外,导致他贻误时机,导致北郡现在处于一个尴尬境地,被万千人口诛笔伐。

    若说其中没有古怪,就连他们自己也不能相信。

    但如果正如程度所说,知北县早就得到了消息。那么黑山大营的兵马为什么没有提前做好准备?

    为什么会被自己等人这么轻易的攻破?

    想到这里,每一个人的眼睛中都流露出纠结之色。

    “各位是不是感觉十分的奇怪,或者说是没有办法解释!”

    “老夫刚开始也是这样,但是经过数日的思索,老夫总算理清一丝痕迹!”

    “那是什么原因!”

    看着老神在在的程度,刘季不由好奇的问道。其他人的目光也是整齐划一,满脸的好奇。

    “答案只有一个!”

    “那就是司徒刑早就知道,我等要偷袭黑山的计划!”

    “这。。。。”

    “这怎么可能?”

    看着满脸笃定的程度,不论是刘季,还是程牛儿等人的脸上都流露出震惊之色。

    心中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