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北郡大营

    身穿甲胄,面色微微发赤,好似有紫气升腾,又好似卧龙猛虎的刘季站在帅帐之中,程牛儿等诸多将领围绕四周,形成众星拱月之势。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兴奋之色。整个大帐气氛十分的融洽,欢愉。

    更有人抱着酒坛子,满脸酒气,显然是刚刚饮酒。如果是以前,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允许发生的,但是今天却没有说什么。

    就连刘季也是满脸醉态的,两眼迷离。

    “大人!”

    “知北县大营被我等重创。”

    “只要一鼓作气,我等必然能够攻下黑山,到了那时,知北县的腹地就会完全暴露在我们的兵锋之下。”

    “就是!”

    “大人!”

    几个喝过酒的将领,瓮声说道。

    “没错!”

    “大人!”

    “知北县的人怎么也想不到,我等会在寅时奇袭。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我等已经形成了排山倒海之势。他们根本没有办法阻挡!”

    “哈哈!”

    “哈哈!”

    听着几个将领绘声绘色的描述,刘季的脸上不由升起几分得意,嘴角也开始慢慢的上翘,到后来更是放浪形骸的大笑起来。

    “好!”

    “诸位将军都是勇士,本官不会忘记各位的功勋!”

    “等我等攻下黑山,本官定然要为诸位请功,官职,财富,美女,只要你们想要,本官就敢给你们。”

    听着刘季有力的承诺,一个个将领的眼睛顿时亮起,就连呼吸也瞬间变得急促不少。

    当兵吃粮,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图的是什么?

    图的就是搏一个富贵,搏一个封妻荫子。

    现在这一切,即将唾手可得,他们怎么可能不兴奋。

    看着满脸兴奋,激动的诸位将领,跨坐在上首,放浪形骸,好似已经喝醉的刘季,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得意。

    刘季在短短时间内让很多人自发的围绕,并且快速的恢复元气,甚至超越从前,固然有气运的关系,更多的还是依靠收买人心的手段。

    和豪族不同,刘季对于奖赏从来都不吝啬,只要有功,他就大赏。

    也正是这样,不论是将官,还是普通士卒都愿意为他卖命。

    不过,和大帐内其他人喜气洋洋不同,程度却是眉头紧皱,满脸的低落。

    “老程!”

    “怎么皱着眉头,应该高兴才是!”

    就在这时,程牛儿满脸醉态的凑了过来,用肩膀狠狠的撞了他一下,笑着说道。

    程度不由的一惊,下意识的后退半步,不过就是这样,还是感觉胸口发疼。

    “原来是你这头老牛!”

    “不在那里庆祝,过来撩拨我这个老头子作甚!”

    “嘿嘿!”

    “老程,你的脾气就是太倔。”

    “按照你的能耐,做一个文实在是太屈才了!”

    “要不,你去找大人说说。。。”

    程牛儿环顾四周,见没人注意到这里,这才小声的说道。

    “哼!”

    程度没有话,只是淡淡的冷哼一声。

    “你啊!”

    看着满脸倨傲的程度,程牛儿不由无奈的摇头,这位老兄什么都好,学问见地那是没的说,就是脾气太臭。

    也正是这个原因,根本不得刘季还有其他人的喜欢。

    如果不是看在同族的份上,恐怕他也不会这么苦口婆心的劝说。

    不过,看程度的样子,好像并没有听进去多少,想到这里,程牛儿的脸色也慢慢变得僵硬起来。

    就在他想要借故起身离开之时,程度却豁然站起,压低声音说道:

    “程将军!”

    “你以为你们真的赢了么?”

    “您以为,这次战争,你们已经胜利了么?”

    听着程度的质问,程牛儿脸色不由的微变,不过,他并没有发作,只是从牙缝里挤出一丝冷漠:

    “那还有假?”

    “现在整个北郡,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我等在刘大人的率领下奇袭知北县军营,斩首千余人,俘虏千余人!”

    “现在薛礼只能龟缩在黑山城内,借助城墙的微弱优势,死死支撑!”

    “只要我等一鼓作气,攻下黑山县指日可待。到了那时,整个知北,都在我等长弓射程之内!”

    “到了现在,你还怀疑这个呢?真是可笑!”

    看着起身,想要满脸讥讽想要转身离去的程牛儿,程度的脸色不由的浮现出一丝异样的潮红,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大了起来:

    “可笑!”

    “你这个莽夫,竟然敢说老夫可笑!”

    “真是可笑!”

    “一群庸碌之人,大祸临头还不可自知!”

    “您的意思是?”

    程牛儿的脚步不由的就是一滞,脸上也流露出震惊之色,不过他并没有声张,而是用目光示意程度继续说下去。

    四周的人,也好似察觉到了什么,或有意或无意的靠近,眼睛中都流露出倾听之色。

    “哼!”

    “奇袭?”

    “说的好听,不宣而战,就是偷袭!”

    程度显然喝了不少闷酒,见众人的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他身上,索性也不再遮掩,满脸嘲讽的说道。

    “这!”

    众人没有想到程度的胆子竟然如此大,要知道,不论是刘季,还是诸位将领,都在有意无意的避这个问题。

    毕竟,黑山之战虽然大获全胜,但毕竟有所污点。

    程度这些言语,无亚于用手掌掴刘季的面颊,想到这里,众人下意识的扭头,用眼睛余光观察刘季的脸色。

    正如众人想象的那般,刘季脸色顿时变得出奇难看。

    就连捏着的酒杯也滞在空中。。。。

    “老程!”

    “我看你真是喝多了!”

    “莫要胡说八道。”

    程牛儿也没想到程度竟然会如此大胆,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色,急忙上前拉扯道。

    “哼!”

    “我才没喝多。”

    “你们这些鼠目寸光之辈,你们怎么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别在说了!”

    看着明显有些耍酒疯的程度,程牛儿急忙上前,有些粗鲁的用手掌捂着他的嘴巴,脸色告饶的看着刘季,满脸讪讪的说道:

    “大人!”

    “您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他这人,一喝酒就失态!”

    “哼!”

    “让他说,本官倒要看看,他能发表出什么惊人言论!”

    刘季目光冰冷的看着下方,在程牛儿身上掠过,直接落在程度脸上,声音阴仄仄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