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怎么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才还嚣张跋扈的刘蟒气势怎么弱了很多?”

    一个百姓有些狐疑的看着全身赤裸的刘蟒。

    不知是不是错觉,刚才还张扬跋扈的刘蟒,在司徒刑的轻声呵斥之后,全身竟然气势变得萎靡不少。

    脸上的桀骜不驯也变少了很多。

    本来被他呵斥恐吓的百姓,也顿时有了喘息,班上之后,鸦雀无声的环境中,陡然响起一声怒吼。

    “出兵!”

    “三军未动,”

    “一定要让北郡人付出代价!”

    “没有钱!”

    “我们捐,没有粮食,我们捐!”

    “只能能够打败北郡!”

    “我们就是不吃不喝,也要坚持到底!”

    一个个百姓好似被彻底的激怒,面色狰狞,怒声吼道。更有人忍不住上前,紧紧攥着拳头,对刘蟒怒目而视。

    司徒刑也不阻止,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

    他的眼中,这方天地再次发生大变,百姓头顶的白色,好似被风一吹,就会散开的气运竟然在阵阵怒吼声中连成一片,形成一个好似海洋的庞然大物。

    在这个海洋当中,更有无数好似山峦一般高大的海浪在咆哮,翻滚。

    就算司徒刑望之,心中也有一种惊惧之情。

    太强大了!

    这种强大,甚至在龙气之上。

    这种强大,具有排山倒海,沧海桑田的能力。

    这就是人民的力量。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原来是这样!”

    司徒刑眼睛迷离,满脸感慨的呢喃道。

    “怪不得孟轲说民为贵,君次之!”

    “百姓看似卑微,但他们却是这个国家的基石,如果他们的力量聚集在一起,那是非常可怕的,改朝换代,移山填海,都是等闲之事!”

    “原来是这样!”

    “原来是这样!”

    “原来这才是民为贵,这才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真正含义!”

    司徒刑好似领悟到什么,眼睛中的光芒越来越亮,他脑海中的念头,更是好似被白布擦过一般,变得更加的明亮。

    空中的文气更是不停的翻滚,文庙之中的百圣雕塑更是发出阵阵轰鸣!

    “这!”

    “这是怎么了?”

    众人不由下意识的抬头,满脸震惊的看着空中,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萧何不由的脸色大变,有些震惊的看着司徒刑。因为距离比较近的关系,他多少听到了一些呢喃。

    “难道说,空中文气聚集的变化,和司徒大人刚才的那几句呢喃有关系?”

    想到了某种可能,萧何眼睛中的震惊之色更浓。

    也不知过了多久,空中积聚的文气陡然翻滚。

    一个儒服高冠,面色清癯的老儒站在空中,声音肃穆的大声高读:

    民为贵,社稷次之!

    “这是?”

    每一个人都下意识的抬头,看着空中好似锦云一般翻滚气海。

    众人无不流露出震惊之色。

    不过最让他们感到震惊的,还是空中的圣人投影。

    “孟轲!”

    “是孟轲!”

    “亚圣啊!”

    看着空中面色清癯的圣人,以及郎朗好似排山倒海的读声,满头白发的老年儒生最先反应过来,满脸激动的跪倒在地,大声喊道。

    其他人的反应更是激烈,很多人更是跪倒在地,不停的叩拜。满脸的虔诚。

    嗡!

    嗡!

    嗡!

    随着文气的翻滚,圣人的圣言,悬挂在文庙之中,足足有数千斤重的青铜大钟,在没人撞击的情况下,竟然嗡嗡响了起来。

    浑厚的钟声,传出百里,八府文庙好似受到影响,亦或者是连锁反应,钟声接连响起。

    就连北郡等处,也多有感应。

    “这是!”

    “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文气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北郡文庙之中,祭酒孔颖达下意识的抬头,眼睛收缩,满脸的震惊的看着北方天空。

    “难道说北方的那位新圣人,又有新的著作问世?”

    想到这里,孔颖达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

    要知道,司徒刑不仅仅是一位封疆大吏,他更是儒家公认的新圣人,论地位,仅在洪玄机这位当世圣人之下。

    所以,他的一举一动,在儒林中都有很大的影响力,所以,知北县的变化虽然不如以前那么声势浩大,但也被很多有心人看在眼里。

    无数的信鸽腾空而起,飞向四面八方。无数的人被惊动,更有无数的人坐立不安,好似热锅上的蚂蚁。

    不过,这些和司徒刑都没有任何关系。

    他现在要做的是,接受文气灌顶。

    只见空中的文气翻滚,最后化作一道长虹,好似潮水一般倒灌而下。

    司徒刑头顶也有一股文气升腾,成接引之状。

    最后两股文气交接在一起,形成交尾之势。

    司徒刑文海中的文气,也好似有源之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扩张。

    千尺,两千尺,三千尺,五千尺。。。

    随着文气的倒灌,文海越来越大,司徒刑的眼睛也越来越亮,到最后,更是好似灯泡一般命令,仿佛能够看穿人心。

    众人一时间,竟然没有人敢和他对视。

    这就是精神蜕变的效果。

    司徒刑的念头经过文气洗刷,变得更加的纯净,好似姹女婴儿。又好似一个深不见底,却无比纯净的湖泊。

    人世间的一切,都能被他倒影而出。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众人都有一种被洞穿的感觉。

    “这!”

    身上衣服被剥光,双臂倒剪,脸色赤红,好似烧红大虾的刘蟒,满脸惊恐看着四周。心中更有着说不出的惊惧。

    他没想到,知北县人对这件事反应会这么强烈。

    他更没有想到,司徒刑在这种情况下,竟然再次突破,看他的修为,已经无限接近于大儒。

    要知道,就算在圣山,大儒也是中坚力量。

    更何况,司徒刑和普通大儒还是不同,他在翰林境界时候,战力就等等于大儒。

    现在又再次突破,恐怕只有一些老牌鸿儒,才能在文道上和他争锋。

    “大人!”

    “我们应该怎么办?”

    同样双臂被倒剪的随从,也是满脸的惊惧。

    “怎么感觉好像是做了一件错事?”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