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人!”

    “出兵吧,大人!”

    “大人!”

    “出兵吧!”

    “一定要让北郡人付出代价,我们的儿郎不能白死!”

    “北郡人背信弃义,偷袭我等,卑鄙下流,杀!”

    一个个人见司徒刑从衙门中出来,神情顿时变得激动起来,七嘴八舌的说道。

    “这!”

    司徒刑有些诧异的环顾四周。一时间有些茫然,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眼睛也慢慢变得锐利起来。

    民众的反应,在他的预料之中,也在他的预料之外。

    他没有想到,众人对这件事的反应这么强烈。

    “大人!”

    “出兵吧!”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那么狂热,也有很多十分理智的摇头,冷静的分析道:

    “出兵!”

    “怎么出兵?”

    “我知北县论面积本就不如北郡,人口也不如北郡。兵甲更不如北郡多。我们的军队又大半困在外域,这个时候出征,怎么可能是北郡的对手。”

    “北郡也正是看到了这种情况,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放弃了么?”

    众人听到那人的话不由的就是一滞,这话虽然不中听,但却是实话。

    知北县因为攻打外域的原因,导致内部十分空虚,也正是这个原因,北郡才敢趁虚而入,大肆入侵。

    “这!”

    刚才还鼎沸的人群不由的就是一静。

    “呵呵!”

    看着四周人担忧的目光,双手倒背的刘蟒脸上不由的流露出得意,并且用挑衅的目光环视四周。

    都说知北县人彪悍,悍不畏死。今日看来也是言过其实。

    不过是一群没有胆气的鼠辈。。。

    想到这里,他的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到最后,他脸上的笑容更是越来越大,表情也变得越发张狂。

    “哈哈!”

    “哈哈哈哈!”

    “原来知北县人,也不过是一群鼠辈,你们现在赶紧将我等放了,否则,北郡的大军一到,定然要让尔等好看!”

    “你们可知道本官的身份?”

    “本官是北郡刘家的子嗣,更是北郡总督刘季的堂弟。身份高贵,岂是你们这等下人能够欺辱的?”

    “赶紧放了本官,本官可以保证既往不咎,否则。。。你们都得死!”

    围绕在四周的百姓,好似被刘蟒的气势吓到,不由自主的就是倒退半步,刚积蓄的胆气,也瞬间低落。

    司徒刑有法眼,看的明白。就在刘蟒大声呼喝的时候,他头顶的气运陡然凝聚成一头好似老虎,又不像老虎的异兽,正在用猩红的眼睛环视四周。

    受到这头异兽的影响,四周百姓头顶的白色气运不停的晃动,也正是因为受到气运的影响,四周的人才下意识的感到害怕,并且退却。

    “哼!”

    “好一头凶兽!”

    “就算被剥光衣服,用锁链锁住,竟然还有这么大的煞气,只是一声怒吼,竟然吓得百姓胆寒!”

    “这位刘蟒看来,在刘氏家族中,也颇受信任,否则不会有这么强的煞气。”

    想到这里,司徒刑的眼神顿时变得幽幽起来。

    “哼!”

    “到了如此地步还敢逞凶!”

    “束缚!”

    “镇压!”

    随着司徒刑的轻声冷哼,空中龙气陡然翻滚起来,几条无形的锁链,好似蝎子尾巴一般地垂落。

    那头好似暴虎的猛兽好似感觉到了什么,猩红的眼睛陡然上抬,嘴巴更是张开,露出尖锐的牙齿,做出攻击的姿势。并且发出只有司徒刑才能听到,警告意味十足的怒吼。

    不过,司徒刑并没有退去,反而满脸的不屑。

    “到了这步天地,还想要抵抗!”

    “你真当本官是泥捏的不成?”

    北郡刘家,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豪族,辉煌之时,也曾经出过数位大员。但那毕竟是过去,刘家早就衰败。

    就算因为有潜龙刘季的关系,现在又有了几分复兴的迹象。

    但是,毕竟积弱已久。

    而且,司徒刑让人剥掉刘蟒的官衣,也不只是单纯的羞辱他,而是为了剥掉他的官威。

    要知道,官和百姓最大的区别就是冠帽和官服。

    脱掉他的官服,冠帽,他身上的气运定然会大损。对百姓也就没有那么大的威慑力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是,刘蟒身上还有家族气运护佑。

    也正是刘家的家族气运,竟然让他还能威慑众人。

    不过,司徒刑竟然知道,岂能让他如愿。

    随着司徒刑眼睛寒光眨动,那几根锁链瞬间落下。好似长龙一般缠绕在那头凶兽的身上,在锁链的拉扯下,那头凶兽不由自主的趴伏在地上。

    不过那头凶兽并不打算这样轻易的被制伏,全身肌肉不停的颤动,并且头颅扭转,嘴巴大张,竟然想要在被制伏一下,撕咬周围的人群。

    看着满脸狰狞的凶兽。司徒刑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没想到,刘家还有这么一个凶人。

    表面上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好似一个文弱生。

    骨子里却是出奇的暴虐。

    如果不是这样,他的气运也不会如此的凶残该。

    四周的百姓,大多是没有品阶的布衣,就算偶尔有几个官吏,也是微末小吏,身上气运最多是微微发青,根本没有凝聚出兽状。

    还有的人,只是一团白气,十分的不稳定。如果真的被这头凶兽咬到,恐怕全身的气运就散尽,到了那时,恐怕就算是神医也没有办法相救。

    毕竟医家是医病的,而不是医命的。

    气运耗尽,也就是说寿命将尽。

    想到这个严重的后果,司徒刑的脸色不由的就是大变。

    再也顾不得其他,头顶那枚象征权利的官印,好似泰山压顶一般重重的落下。

    啪!

    那头凶兽本就被锁链缠住四肢,根本没办法动弹。更何况那官印虽然看似巨大,但是下落的速度却是极快。

    还没等那头凶兽反应过来,巨大的官印就重重的砸落下来。

    轰!

    巨大的力量,直接将凶兽砸在地上,官印上的铭文更是凸显浮起,好似烧红的烙铁,又好似锋利的刀片,在凶兽的身体上留下一道道红色的伤口。

    一缕缕赤色的气运,好似水蒸气一般喷涌而出,那个凶兽的气势也变得越来越弱。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