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众人下意识的抬头,看着挂在酒楼门前的榜文。更有人下意识的看向皓首老儒,希望他能帮助解释。

    要知道,就算是大乾地大物博,也不是所有人都识字。

    每次榜文悬挂之后,朝廷都会找专人站在班的榜单处大声宣扬。

    现在没有专人在场,好在皓首老儒,还有几个生都能代劳。

    “什么!”

    皓首老儒也没有推辞,分开人群来到近前,眯着眼睛仔细的观看,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很快就僵住了,嘴巴不由的微张,眼睛中更是流露出震惊,难以想象之色。

    “这怎么可能?”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先生为什么如此的震惊?”

    “就是!”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先生的表情怎么如此的夸张?”

    “难道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

    周围的人无不脸色大变,有些震惊的看着皓首老儒,满脸好奇的问道。

    “是的!”

    “真的出大事了!”

    皓首老儒面色难看的环顾四周,等所有人目光都落在他身上之后,这才声音低沉,又有些义愤填膺的说道:

    “北郡人在今日寅时无耻的偷袭了我黑山!”

    “因为事发突然,我军根本没有准备,损失惨重,有数千士兵殉国!”

    “什么!”

    听到皓首老儒的话,不论是年轻人,还是四周的商贾眼睛都是大睁,满脸难以置信的说道。

    有家人在黑山当兵的,脸上更是流露出仓皇之色。

    “老先生!”

    “你再仔细看看,北郡怎么可能突然攻打黑山县!”

    “前几天他们还派出特使,要和我等修好,怎么会立马翻脸?”

    “是啊!”

    “老先生,你是不是看错了?”

    “北郡这一年来,一直在主动示好我等。”

    “他们怎么可能突然突袭我等!”

    众人脸色不由的一僵,满脸难以置信,七嘴八舌的说道。

    更有人满脸焦急的追问:“老先生,黑山方面损失严重不,我儿子就在那里。他有没有受伤?”

    一个上了年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太太,听到老儒的脸色顿时大变,眼睛中更是泛起泪花,满脸担忧希冀的问道。

    “这个上面没有名单!”

    ‘不过。。。。。’

    儒生看了老太太一眼,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不忍心,有些迟疑的说道。

    “不过什么?”

    “先生,您倒是说话啊?”

    “我儿子他到底怎么样了?”

    看着儒生那迟疑怜悯的神色,老太太的心不由的就是一揪,满脸担心,带着哭腔的问道。

    “你别着急!”

    “你别着急!”

    看着老妇人脸色苍白,老儒不由的大惊,急忙安慰道。

    “因为北郡是无耻的偷袭!”

    “我方准备不足,的确是吃了大亏!”

    “但我想你儿子定然不会有事!”

    “他不会有事!”

    “他一定不要有事情!”

    老妇人满脸苍白,嘴唇哆嗦,好似哀求的说道。

    有这种反应的人不在少数,显然他们的亲朋都在黑山服役。

    “这怎么可能?”

    “他们这样无耻的偷袭,是背信弃义!”

    “这还能有假?”

    “告示已经说的非常明白了!”

    “北郡先是频频示好,让我军疏于防范,再是进行无耻的偷袭!”

    “最让人不接受的是,明明是无耻的偷袭,北郡还要说是奇袭,而且恬不知耻的在战争开始后,竟然堂而皇之的和我方宣战!”

    “司徒大人也是气急,才将那几个特使剥光衣服,挂在闹市之中。”

    “好!”

    “做的好!”

    “就应该如此!”

    “这些北郡人不守信,偷袭我等军营,导致大量士兵阵亡!”

    “这等丑恶嘴脸,就应该公之于众!”

    “让天下人都讨伐他们!”

    “没错!”

    “我们要上大人,一定严惩。一定要让北郡付出代价!”

    “没错!”

    每一个人都好似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耻辱,脸色更是变得赤红起来。

    有家属在黑山的人,更是奔走呼号,不过盏茶功夫,知北县县衙门口已经聚集了数千人,而且这个规模还在不停的扩大。

    “宣战!”

    “宣战!”

    “我们要和北郡宣战!”

    “一定要让北郡付出足够的代价!”

    “为国殉难的人,不能白死,英灵归来!”

    一个个人自发的走上街头,更有人披麻戴孝,显然是黑山阵亡士兵的家属,每一个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愤怒。

    更有人咬牙切齿,显然是对北郡的作为恨到了极致。

    。。。。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坐在大厅中的司徒刑下意识的抬头,有些茫然的问道。

    旁边的小厮不敢迟疑,急忙跑了出来,不大一会,就见他满脸急色的跑了来,声音急切说道:“大人,不好了!”

    “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时期,外面聚集了数千百姓。刚才的声音,就是他们发出来的。。。。”

    “我们是不是躲一躲,或者是让樊将军前来!”

    “躲?”

    “为什么要躲?”

    “本官是知北县的主官,他们是本官治下之民。本官为什么要躲?”

    “还有,喊樊将军来说作甚!”

    听到小厮的话,司徒刑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有几分不悦的说道。

    “可是大人!”

    “他们人多势众,而且情绪激动,属下担心。。。。”

    还没等他说完,司徒刑就重重的挥手,满脸毫不在意的说道:

    “本官是绝对不会躲避的!”

    “打开大门!”

    “本官要和他们当面。。。”

    “这!”

    听着司徒刑斩钉截铁的话,四周的人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脸上更是流露出迟疑之色。

    这么多百姓聚集,而且情绪激动,非常容易失控。

    在这种情况下,出去和他们直面,并不是太好的选择,但是司徒刑这人脾气出奇的倔强,只要是他认准的事情,绝对不会改变。

    想到这里每一个人都用为难的眼神看着萧何,希望他能上前规劝一二,不过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萧何不仅没有规劝,反而满脸的赞同。

    “大人说的是,这些百姓是大人治下之民,断然没有躲避的道理。属下愿意陪同大人一起。。。”

    “这!”

    众人看着满脸严肃的萧何,眼睛不由的收缩,嘴巴更是微张,一时间竟然不知说什么才好。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