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否则司徒大人不会如此的生气!”

    “谁说不是!”

    “否则按照大人的涵养,定然不会如此处置他们。”

    “肯定是!”

    “只是不知这些南人,究竟犯了什么问题,竟然让大人如此的升起。。。”

    “别着急!”

    “有辱斯文!”

    “真是有辱斯文!”

    “就算再怎么生气,也不能将他们扒光啊!”

    一个皓首老儒满脸愤慨的说道。

    “老大人!”

    “我等倒是认为这样做最好!”

    “你看多解气!”

    “也只有司徒大人这样的人,才能有这样的铁腕手段。”

    “解气!”

    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不以为意的撇嘴,眼睛闪烁,满脸激动的说道。

    “没错!”

    “司徒大人的手腕向来强硬。”

    “也正是因为这样,不论是北郡,还是外域,都不敢轻辱!”

    “就连我等商人,也没人胆敢轻辱!”

    一个商人打扮的胖子,满脸认同的附和道。四周的人脸上也流露出赞同个之色。

    随着周围人的赞同,小伙脸上得色更浓,眼中更是流露出跃跃欲试之感。

    知北县因为地理特殊的关系,知北县向来是百战之地,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知北县的人向来善战。

    年轻人本就是血气方刚,怎么可能惧怕?

    “毕竟他们是北郡的使者,这样做,定然会激怒北郡。到了那时,我们恐怕又要遭受战火的荼毒!”

    一个皓首老儒满脸感慨的说道。

    “打就打!”

    小伙咬牙切齿,满脸狰狞的说道:

    “我们知北县的儿郎什么时候害怕过!”

    “就是!”

    “奋勇杀敌,我等惧怕过谁?”

    “就是!”

    “外域蛮子来的时候,我等也不曾惧怕!”

    “什么时候害怕过南人?”

    “他们那些人根本是久疏战阵,生在于妇人之手,怎么可能是我等的对手。”

    “就是!”

    “那些南人敢来,我等必定让他们闻风丧胆!”

    一个个年轻人满脸兴奋,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即就披挂整齐,杀将出去。

    其他人虽然没有如此明显,但是眼睛中多少也都有了一些兴奋。

    “这不一样!”

    看着跃跃欲试的众人,那个皓首老儒不由暗暗摇头,满脸唏嘘的说道:

    “有什么不一样!”

    “就是!”

    “难不成他们还有三头六臂不成?”

    “北郡府兵还能强过外域士兵不成?”

    “就是!”

    “外域都快被我等攻下,整个乌兹国都是我等的后花园,任凭我等予夺!”

    “小小的北郡,他们胆敢如何?”

    “就是!”

    “哎!”

    老者见几个年轻人满脸的不忿,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焦急之色,声音悲怆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年轻人还是不服气的顶撞道。

    “咳!“

    “咳!”

    “咳!”

    老者没想到年轻人竟然胆敢顶撞,胸口瞬间起伏了几下,脸色也变得赤红。手掌的拐棍更是重重的砸在地上,发出砰砰之音。

    那个年轻人见老者情绪激动,脸色下意识的就是一僵。眼睛中更是流露出惧怕后悔之色,不过碍于颜面,他并没有上前倒退,而是倔强的看着老者,希望他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牙子!”

    “北郡人怎么可能和外域人一样呢?”

    “我等和外域人披甲作战,为的是保家卫国!”

    “为的是抵抗外辱!”

    “但是和北郡人刀兵相见,那就是兄弟阅墙,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这!”

    听着老者的话,那个被称作伢子的年轻人脸色顿时大变。

    周围人的表情也是不由的就是一滞,眼睛中兴奋,看热闹之色瞬间消失于无形。

    北郡人不喜战,知北县的人何尝喜欢战争?

    因为战争就意味着伤亡,因为战争就意味着损失。

    以前知北县人和外域战斗,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一想到,要和自己的同胞兵戎相见,每一个知北县人都沉默了。

    “老大人说的是!”

    “这样做,的确有些不妥!”

    “这样做的确有辱斯文!”

    “的确!”

    周围的人,好似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再也不复刚才的兴奋。剩下的只有无尽的担忧,甚至有人在内心开始埋怨。

    埋怨司徒刑太过强硬,要知道如此羞辱来使,定然会引起战争。

    也有人在心中暗暗的鄙夷,鄙夷司徒刑此人虽然出身儒家,但是做事太过粗暴。。。

    “我想,我们还是等公告吧!”

    感觉到周围百姓心理的变化,年轻人有些讪讪的说道。

    “是啊!”

    “一会县衙肯定会贴出告示,公之于众!”

    老者也好像知道自己失言,不由轻轻的点头,附和道。

    “咱们知北可不是北郡,吏治清明。”

    “就是!”

    “就是!”

    众人围绕在一起,摇头晃脑,各抒己见。刚才有些沉闷的气氛顿时打破。

    不过,怀疑不满的种子已经落下。

    如果司徒刑不能给众人一个满意的答复,必定会让人内心质疑。

    仿佛知道众人的心思。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几个身穿皂衣的衙役有远处而来,面色阴沉,在仔细看不难发现,他们手中竟然拿着几张盖有县衙大印的公告。

    “石捕头!”

    “石捕头好!”

    “没想到这次竟然是石捕头亲自带队!”

    “显然这个榜文不一般啊!”

    石捕头是黑山县的捕头,负责整个黑山境内的治安。

    司徒刑上任之初,曾经为了救石捕头的女儿,出兵讨伐黑山鬼王。

    自从此事之后,石捕头对司徒刑那可以说是死心塌地。

    为了报答司徒刑的救命之恩,石捕头异常的卖力,也正是因为这样,知北县的治安一年都比一年好。

    司徒刑也没有亏待他,经常的赏赐,加恩。

    石捕头手中的权利,也要远超一般捕头,也正是这个原因,知北县的人都非常敬畏石捕头。

    “诸位都过来看看!”

    “这张公文上,写着所有侍寝感到来龙去脉!”

    “司徒大人现在正坐在县衙之中,等待格外的决断!”

    身穿皂衣的石捕头目光锐利的环视众人,等所有人都安静之后,他这才清了清嗓子,脆生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