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误会?”

    “本官误会,难道前线的几千将士也能误会?”

    “正是因为北郡的无耻偷袭,我方才损失了数千人。”

    司徒刑面色阴沉,声音愤怒的大声吼道。

    “这!”

    “这怎么可能?”

    “我们明明约定的是寅时三刻奇袭,现在不过寅时初刻,怎么可能发生战争?”

    听着司徒刑的怒吼,刘蟒的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没错啊!”

    “现在只是寅时初刻,怎么可能?”

    别说刘蟒不相信,就是其他随从也是满脸的茫然。

    显然,眼前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哼!”

    司徒刑见众人满脸的茫然,也不多做解释,只是将手中的紧急军情扔在刘蟒面前。

    “北郡实在是欺人太甚!”

    “先是不遵守道义,偷袭我等军营,再是宣战,羞辱于我等!”

    “传令下去,通告整个知北!”

    “本官要让世人,都知道北郡的无耻嘴脸!”

    “不对!”

    “不对!”

    “定然哪里出现了问题?”

    “我等的约定不是这样的!”

    刘蟒见传令兵想要离去,脸色不由的大变,有些理屈词穷的解释道:

    “司徒大人!”

    “我等真的是奇袭,而不是偷袭!”

    “我等真是奇袭。而不是偷袭啊!”

    看着神情激动,却又理屈词穷的刘蟒,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厌恶:

    “常言说的好,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将他们一行人,扒光衣服扔出去!”

    “我是北郡的来使!”

    “代表的是北郡的威仪!”

    “你不能这样对待我!”

    刘蟒的脸色不由瞬间大变。

    扒光衣服扔出县衙,这样的屈辱,对他来说,要比杀头更为可怕。

    要知道,他是北郡特使,不仅代表了自己的形象,还代表了北郡。

    如果使节承受屈辱,也就意味着北郡承受屈辱。

    就算是能够活着到北郡,他也会颜面无存,甚至被人诟病。

    所以,他的脸色这才大变,歇斯底里的反抗。

    “诺!”

    “诺!”

    诸位将领早就气的七窍生烟,怎么可能被刘蟒的歇斯底里吓到。而且这里是知北县,不是北郡,他们根本不需要顾忌什么。

    “你们干什么!”

    “不要胡来!”

    “我可是北郡特使!”

    “我象征着北郡,你们羞辱我,就等于羞辱北郡!”

    “北郡定然不会善罢甘休,那后果不是你们能承担的!”

    看几个将领满色不善的靠近,刘蟒的脸色不由的大变。声音严厉的斥责道。

    正准备动手的几个将领动作下意识的就是一滞。

    正如刘蟒说的那般,这样羞辱他,定然会引起很大的风波。

    想到这里,众人下意识的抬头,将目光投向司徒刑和萧何。

    在知北县中,威望最高的是司徒刑。

    但是因为地位的提升,以及法家的关系,众人对司徒刑多有畏惧。

    而萧何则不同。

    此人多谋略,并且深得司徒刑的信任。

    在大家心中,萧何某种程度上就是知北县的智囊,师爷,论地位仅在司徒刑之下。

    也正是这种情况,很多事情,众人下意识的就会想到萧何。

    “哼!”

    “言而无信之辈!”

    “还敢如此的嚣张!”

    “扒光他,让整个知北都知道他们的嘴脸!”

    司徒刑眼睛冰冷的看了一眼刘蟒。毫不犹豫的说道。

    “诺!”

    “诺!”

    听到司徒刑的吩咐,众人也不再犹豫,任凭刘蟒如何呼喊,都没有止步,反而动作越发的麻利。

    “干什么!”

    “你们想要干什么?”

    刘蟒身旁的扈从见知北县的将领满色狰狞的上前,心中不由的大急。更有人抽出长刀,准备搏击。

    但是,还没等他们动手,司徒刑的脸色已经阴沉下来。

    “绳之以法!”

    随着他的嘴唇轻动,几条看不见的锁链瞬间从空中垂落下来,并且好似长蛇一般缠绕在他们身上。

    并且死死的勒住他们的手脚。

    “这是!”

    “不好!”

    “绳之以法!”

    “这是法家技能!”

    “一定不能被他缠住,否则,我等就会束手就擒!”

    “开!”

    刘蟒全身肌肉隆起,气血鼓荡,身体好似巨蟒一般扭转,想要凭借肉身的力量挣脱司徒刑的枷锁。

    但是,那根枷锁虽然无形,但却出奇的坚韧,任凭他怎么挣扎,都没有丝毫松动的迹象。

    “开!”

    “开!”

    其他的几个武士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束缚了他们。

    但是他们也不想束手就擒。

    不由的死命的挣扎,但是,这些看似柔软,好似丝绸的锁链,竟然出奇的坚韧。

    任凭他们如何挣扎,都没有丝毫松动的迹象。

    反而因为他们的挣扎,越发的难受。到最后,更是全身僵硬,好似木头人一般,彻底的失去活动能力。

    这就是法家的厉害之处,他们能够调动的龙气越多,威力就是越强。

    司徒刑现在名义上是八府巡按,实际上的权利,根本不亚于一个藩王,所以他能够调动的龙气,是非常可怖的。

    而且,县衙又是知北的核心,是龙气最浓郁的地方。

    在这个地方出手,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全部具足,如果刘蟒等人能够挣脱,那才有鬼。

    “扔他们出去!”

    看着被龙气镇压,绳索捆绑,呆若木鸡的几人,司徒刑不由满脸厌恶的摇头,阴仄仄的说道。

    “诺!”

    “诺!”

    。。。

    “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些人怎么都围在这里!”

    “不知道啊!”

    “听人说,县衙那里有热闹看。”

    “真的么?”

    知北县位置最好的酒楼四方楼每天都人满为患,各色人种汇聚,每天都有无数的消息在这里交易。

    今日也和往常一般。

    不过,要说不一样的就是,今天的气氛显得格外的压抑。

    “各位,你们知道了么?”

    “司徒大人将北郡的特使,剥光挂在广场之上。”

    “城内百姓都在那围观,听说那里现在早就是人山人海!”

    “真是颜面扫地!”

    “听说他北郡特使脸都黑了,恐怕咬舌自尽的心思都有!”

    “谁说不是!”

    “只是奇怪,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司徒大人竟然如此的愤怒,要知道,司徒大人,可是出了名的爱民如子!”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