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压制住了?”

    看着樊狗儿的反应,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不无兴奋的说道。

    “狗儿!”

    “好样的!”

    不仅是司徒刑,其他人的眼睛也是瞬间亮起,不无兴奋的大声叫好。

    轰!

    轰!

    轰!

    樊狗儿仿佛感觉到了众人的叫好声,眼帘的抖动越来越大。

    体内气血运行的速度也是大增,到了最后更是化作大江大河一般,不停的咆哮起来。

    一道气柱更是从他的头顶升腾起来,直冲云霄。

    “这是!”

    “这是突破了?”

    众人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樊狗儿,满脸的震惊看着。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樊狗儿竟然真的能够在此时突破,更没想到是,他的气血竟然旺盛到了这种地步。

    嗷!

    一头巨大,背部不知几千里宽阔,通体黝黑的巨龟,从不知几千里深的海沟中慢慢的浮起。

    随着四根好似擎天玉柱的爪子挥动,高大好似城墙一般的波涛被层层推开。

    “这是!”

    众人有些诧异的看着空中,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玄武法相!”

    “没想到,樊狗儿竟然凝固成了玄武之身!”

    司徒刑看着空中的异象,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

    玄武,在传说中,是一头被巨蟒缠绕的大龟。

    体型巨大,后背更是托起一个大陆。一旦他身体反转,不仅大陆上的建筑瞬间都会崩塌,更有波涛汹涌,百姓瞬间就会流离失所。

    也正是这个原因,北方很多百姓,日夜祭祀,生恐他惊醒。

    正因为体型巨大,所以,玄武的气血最是厚重。

    樊狗儿因为统领玄武军的关系,有意无意日夜参照,竟然让他体会出了一丝玄武的本相。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樊狗儿的气血才这么强大。

    。。。。

    “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蟒看着直刺空中,好似利剑的气血,眼睛不由的大睁,脸上更是流露出一丝茫然。

    “精气狼烟!”

    “难道说,这个狼烟是司徒刑的?”

    “可是也不对啊!”

    “这股狼烟气势和司徒刑截然不同。”

    “难道说,知北县又有人突破,成就武道圣人?”

    “这怎么可能?”

    “每一个武道圣人的诞生都是千难万难!”

    “知北县的底蕴,怎么可能支撑的起如此多的武道圣人!”

    刘蟒愣神,其他随从更是如此。

    武道圣人,那可是传说中的存在。

    就算是大争之世,每一个武道圣人,也是异常珍贵。

    论待遇,论地位,不再一地军事主管之下,甚至有的武道圣人,能够让郡王,人王折节下交。

    比如说,,梦神机,洪玄机那种。

    他们的强大,早就超出了普通武道圣人的等级。

    也正是这个原因,就算是人王乾帝盘也不愿意轻易招惹他们。

    只能施之以恩,利用人情,因果牵绊他们。

    “又一尊武道圣者?”

    ‘知北县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了!’

    不过,他们却没有忘记自己身负的使命。

    “大人!”

    “路上耽搁了不少时间。”

    “莫要耽误了时辰才是!”

    “没错!”

    “如果耽误了事情,我等可是承担不起!”

    “好!”

    “你们再去催一催,定然不能误了事情!”

    刘蟒也知道此时不是感慨之时,急忙命人上前催促。

    不过,还没等他的扈从登上台阶,县衙的大门豁然洞开,几个身穿甲胄的武士,从里面跨步而出,面色古怪的看着众人。

    还没等刘蟒等人过神,那武士就伸手虚引:“大人,正在里面等候,几位特使还请随末将前来!”

    刘蟒看了一眼洞开的大门。想到刘季的期望,他下意识的挺直脊背,顺势跨步向前。

    不过,还没等他进入大厅,就被冰冷的煞气逼了来。

    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之后,他这才抬头观看,只见一个个全身甲胄的将军,正在用凶神恶煞一般的眼神,狠狠的瞪着他。

    如果目光能够杀人,恐怕他现在身上早就布满了孔洞。

    “你找本官!”

    就在刘蟒面色铁青,哆哆嗦嗦,不知如何是好时候,司徒刑轻轻的挥手。

    说来也是奇怪。

    刚才还略显沉闷的气氛,竟然顿时烟消云散。

    本来还算怒目而视的各位将军,竟然瞬间收敛自己的情绪。

    这也让刘蟒获得了一丝喘息之机。

    不过,刘蟒不仅没有高兴,反而越发的担忧。因为司徒刑在知北县的声望,实在是太高了!

    从刚才他轻轻挥手,整个花厅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就能够窥视一斑。

    不论是骄兵悍将,还是能臣酷吏,都从心底认同佩服他。

    只要他在一日,不论是骄兵悍将,还是一群文人墨客,都不敢有丝毫的违背。

    只有司徒刑陨落!

    知北县才有大乱的可能。。。

    想到某种情况,刘蟒的眼神瞬间变得阴郁起来。不过,司徒刑岂是那么好杀的?

    不说他的武道修为通天,还有大秦金人这样的神器。就算没有这些,他身体周遭的兵甲,也不是那么好易于的。

    恐怕,还没等掏出凶器,就被人击倒在地。

    不过,还没等他感慨完,司徒刑的声音就再次落下:

    “你来拜见本官为了什么?”

    听到司徒刑清冷的声音,刘蟒急忙过神来。从怀中取出一个公文样式的卷轴,恭恭敬敬的双手虚捧。

    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之后,这才清清嗓子,异常郑重的说道:

    “司徒大人!”

    “这是我家总督给您的宣战!”

    “从今天寅时开始,北郡正式和知北县宣战,请各位做好准备,莫要说我等不宣而战才是!”

    “你确定是来向我等宣战的?”

    “而不是来羞辱我等的?”

    司徒刑豁然抬头,用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声音幽幽的说道。

    “很好!”

    “真的很好!”

    “当然!”

    看着司徒刑古怪的表情,刘蟒表情下意识的就是一僵,后背瞬间发紧,心中不由的就是升起几分不好。

    “大人!”

    “您何出此言?”

    “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刘蟒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液,面色僵硬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