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不宣而战!”

    “北郡的人真是无耻,难道他们就不怕天下人的口诛笔伐么?”

    “大人,你下令吧!”

    “让我们玄武大营出击,定然不能让北郡的人如此放肆!”

    “就是!”

    “大人!”

    “快下令吧!”

    一个个将领脸色潮红,神情激动的站起身形,攥着拳头怒声吼道。

    不过出乎众人预料之外的是,司徒刑的反应却十分的淡然,仿佛一切早就在他的掌控之中。

    众人下意识的就是一惊,随即又将这种可怕的想法抛出脑外。

    司徒刑怎么可能提前知道呢?

    如果知道了,他为什么没做防备?

    要知道,囤积在黑山城外的兵马虽然不多,但也有数千人。

    难道他在用这数千人做诱饵?

    想到某种可能,众人身体不由的就是一僵。不过,他们又感觉不可能,司徒刑绝对不是那种冷血的人。

    想到这里,众人下意识的摇头,好像要将那些不好的想法统统抛到脑后。

    就在这时,一个青衣小厮急忙跑进花厅,面色急迫的说道:

    “大人!”

    “各位将军,北郡特使刘蟒求见!”

    “刘蟒?”

    听到这个名字,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就是闪烁了几下。刘蟒这个人他听说过,出身北郡刘家,据说还是刘季的族弟,在家族内很得宠信。

    也正是这个原因,他才被派到知北县来。

    “他来做什么?”

    “难道说是来刺探敌情?”

    “还是要看我等笑话?”

    樊狗儿的眼睛顿时睁圆,声音愤怒的吼道。

    “哼!”

    司徒刑的表现虽然不如樊狗儿那么激烈,但是脸色也瞬间阴沉了下来。

    “他来这里做甚?”

    “启禀大人!”

    “刘蟒说是代表北郡前来宣战的!”

    那个下人见众人脸色都是阴沉,心中下意识的就是一寒,不敢多言,急忙点头说道。

    “什么!”

    “宣战?”

    “欺人太甚!”

    “他北郡实在是欺人太甚!”

    “前脚偷袭我黑山军营,现在又来假惺惺的宣战。”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气死俺了!”

    听着下人的话,樊狗儿的脸色顿时变得赤红,鼻孔更是扩张,一丝丝白气喷出,看起来好似一头被激怒的公牛。

    “该死!”

    “这是在奚落我等么?”

    “耻辱!”

    “这是将耻辱强行加身!”

    “该死!”

    “俺一定要亲手宰了他!”

    随着樊狗儿的怒吼,他全身的血气瞬间升腾起来,一根根血管更是好似蚯蚓一般浮现。

    “这是!”

    “这是走火入魔!”

    众人看着樊狗儿那狰狞的脸色,心中不由的就是一滞。

    更有人下意识的想要上前,按住即将暴走的樊狗儿。

    要知道,走火入魔是非常可怕的,不仅会让人体内气血失控。而且会把人的神识吞噬。变成一个只知道杀戮的行尸走肉。

    所以,一般遇到这种情况,都会有亲近之人护法。

    但是,还没等他们出手,就被司徒刑摇手制止,不要动他!

    “这?”

    每一个都满脸诧异的看着司徒刑,不知道他的葫芦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大人!”

    “这?”

    “今日之事,对狗儿刺激很大。”

    “甚至让他到了走火入魔的边缘!”

    “但是机遇和危险是并存的。”

    “走火入魔,何尝又不是突破的最佳时机?”

    司徒刑嘴角上翘,智珠在握的说道。

    “这!”

    “可是大人。。。。”

    虽然知道司徒刑说的有道理,但是众人还是难免迟疑。

    “没事!”

    “不用担心!”

    “东海有蚌,叫声如虎,每当深夜月圆之时,才会从深海中升起,吸吮月华,从而凝聚明珠。”

    “这颗明珠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镇压念头,驱除心魔的奇效!”

    “东珠!”

    听到司徒刑的话,不论是萧何,还是其他将领,眼睛都不由的瞪圆,满脸垂涎的说道。

    也不怪他们如此。

    实在是东珠太过稀有。

    每年,只有在八月十五的时候,虎蚌才会从深海中浮出,吸收空中的月华。凝练自己的明珠。

    也只有这时候,才会被捕获。

    而且,虎蚌非常的警觉,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他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数年别想要捕获他。

    也正是因为这样,虎蚌出奇的珍贵,东珠更是价值连城。

    就算是成郡王等人,也是视若眼珠。

    这样的珍贵之物,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拥有的。

    没想到,司徒刑崛起不过数年,竟然能够有这等珍惜之物,想来是吕家的底蕴。

    毕竟,司徒刑现在可是吕家的东床快婿。

    不过,他们可真的想差了。

    这颗东珠,并非吕家私产,而是司徒刑早年所得。

    司徒刑早年斩杀了外域探子麻五,从他的藏身处,获得了明珠一颗。

    也正是这颗东珠,让他和北郡张家街上仇怨,也正是这一颗东珠护持,他才没有被心魔所乘。

    随着司徒刑境界的提升,念头的通达,心魔侵扰越来越少。

    这颗东珠,也慢慢的失去了他的价值。

    今日樊狗儿因为愤怒,被心魔所扰,正好让他看到了某种可能。

    “这就是东珠?”

    看着司徒刑手中,那颗蔚蓝色,好似大海一般纯洁的珠子,周围人的目光深陷其中。

    他们仿佛置身大海的包围之中,一缕缕清凉在他们的头脑中环绕。

    心中的抑郁之气,竟然消散大半。

    不愧是清新凝神的至宝,仅仅是看上一眼,心神就变得清醒不少,如果日夜佩带,必定会滋养神魂。

    仿佛想到了什么,每一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不过,他们也知道,事有轻重缓急。

    现在樊狗儿情况危急,只有东珠这般至宝,才能平息他心头的怒火,从而避免被心魔所困。

    “去!”

    随着司徒刑手指轻弹,那颗东珠瞬间化作一道流光直射樊狗儿的眉心。

    说来也是奇怪。

    头颅好是铁皮一般坚硬的樊狗儿,竟然被一颗看似柔软的水珠瞬间洞穿。

    一抹蓝色的光芒,从镶嵌在额上的东珠中散发出来。好似冰霜,又好似潮汐,全身燥热,好似火炉一般的樊狗儿,在这种神秘力量作用,呼吸竟然慢慢变得平稳。。。。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