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寅时已经到了!”

    “通知下去,尽数拔营,攻下黑山!”

    程牛儿豁然起身,面色潮红,声音亢奋的怒声吼道。

    “将军!”

    “我们是不是在等等,也不知道指北县那边处理的如何?”

    一个文官打扮的人,有些担忧的问道。

    “哼!”

    “现在天光已经放亮。在拖延下去,指北县方向必定会有所准备。”

    “再说,刘莽此人做事还算稳妥,定然不会出什么大的纰漏!”

    见程牛儿脸上流露出犹豫,其他几个将领不由的大急。

    “是啊!”

    “将军!”

    “再不出击,天色就会大亮!”

    “到了那时,我等就会从奇袭变成强攻!”

    “绝非上策!”

    “绝非上策!”

    看着一个个反对的武将,那文官脸上的表情不由的就是一滞。

    不过他并不打算放弃。

    “将军!”

    “你应该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

    “没有来自指北县方面的确认,我们根本不能发兵,否则就会从奇袭变为偷袭,道义受损!”

    “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恐怕将军也要承担不起!”

    “这!”

    听着文官的指责,程牛儿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纠结犹豫之色。

    他是北郡的大将军,早就进入了政治核心,所以他对整个计划非常的了解。

    刘莽在丑时三刻向指北县宣战。

    北郡军队在寅时发动进攻。

    这么短的时间内,指北县方面根本没有办法做出反应。

    如果不宣而战,恐怕,对刘季的名声会有很大的损伤,这样的后果,是他们都不愿意面对的。

    但是,就这样一直枯耗下去么?

    正如武将们说的,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天色开始越来越亮,对面军营之中,已经有了嘻嘻索索之声,显然有的士兵已经开始起床。

    在这样拖下去,就失去了偷袭的意义。

    “将军!”

    “不能再犹豫了!”

    “等敌军全部从睡梦中醒来,我等所做的准备,可就白费了!”

    见程牛儿陷入犹豫,其他将领不由的大急。

    “大胆!”

    “你们要将刘大人陷于不义么?”

    “这样的后果,不是你们所能够承担的!”

    文官言语犀利的大声呵斥道。

    “可是。。。。”

    程牛儿左右环顾,眼神犹豫的看了一眼四周,不知说什么才好。

    “将军!”

    “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几个将领担心程牛儿改变主意,急忙上前说道。

    “好!”

    看着渐渐方亮的天色,以及嘻嘻索索的营地,程牛儿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焦急,因为他知道,恐怕用不了多久,指北县营地中的士兵就会全部起床,开火做饭,道了时候,所谓的偷袭,就会成为笑话。

    偷袭变强攻,只会让己方士兵伤亡惨重。

    现在不是在犹豫的时候了。

    他必须做出决断,否则将会以误战机。。。

    想到这里,程牛儿的眼睛慢慢变得坚定,脸上的犹豫之色更是尽去。

    “杀!”

    “尽起兵马!”

    “杀将过去!”

    “一定要趁着夜色,将对方一举击溃!”

    “诺!”

    “诺!”

    其他将领也紧随其后,声音亢奋的大喊。

    “程将军!”

    “你不能如此!”

    那个文官没想到,程牛儿竟然在自己的阻拦下出兵,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急色。下意识的上前半步,想要继续劝阻。

    但是程牛儿是打定主意,岂能被他三言两语劝?

    “本将是军人!”

    “不懂政治!”

    “也不想懂政治!”

    “这些问题,让朝堂上的诸公头疼去吧!”

    “本将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胜仗,不停的打胜仗!”

    “杀!”

    听着程牛儿铿锵有力,好似宣言的声音,不论是在座的将领,还是四周的士兵,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振奋之色。

    “好!”

    “杀!”

    轰!

    轰!

    轰!

    巨大的战鼓声响彻云霄,还在睡梦中的指北县府兵有些茫然的睁开双眼。

    “偷袭!”

    “偷袭!”

    “北郡偷袭!”

    “快拿起武器,快上报指北!”

    “北郡背信弃义,偷袭我方!”

    “什么偷袭?”

    “老子是奇袭!”

    看着对面的慌乱,程牛儿黝黑的大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

    “杀!”

    “将这些没有见识的人,全部杀光!”

    “诺!”

    “诺!”

    听着程牛儿粗犷,却很有鼓动力的声音,四周的士兵无不振奋起来。

    “杀!”

    “杀!”

    。。。。

    “他妈的,真是倒霉!”

    刘莽,满脸阴沉的走在前面,几个侍从满脸狼狈,不停的咒骂。

    也不怪他们这么失态。

    而是今天的事情,实在是透着诡异。先是两辆机关车车对撞,阻塞了交通,让他们不得不弃车步行。

    走了没有多远,竟然有一辆拉粪便的车侧翻在他们近前,就算他们身手敏捷,也难免被阿堵物弄脏衣服。

    不过,这些都不最邪门的。

    一行人好似受到了某种诅咒,空中的花盆砸落,洗脚水,洗衣服水泼洒。。。

    各种各样的意外频发。

    而且,每一次意外,看起来都是那么自然,就算刘莽心有怀疑,也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也正是因为这样,一行人,都好似惊弓之鸟,对四周任何动静,都是异常的小心。

    梆!

    梆!

    梆!

    就在众人如履薄冰之时,远处陡然传来打更人的人梆子声。

    三声。

    也就表示,现在的时辰已经是寅时。

    ”不好!“

    ”快走!“

    刘莽的脸色不由的大变,顾不得身体上的不适,心里的恐惧,迈开两腿长腿直奔指北县县衙。

    与此同时。

    司徒邢被人从睡梦中叫醒。等他来到前厅之时,樊狗儿等人早就等候多时。

    ”大人,不好了!“

    ”北郡在没有任何宣告下,偷袭我指北县县城大营!“

    ”我指北县大营虽然奋力抵抗,但是因为准备不足,还是被击破!“

    ”什么!“

    听着樊狗儿急切的声音,司徒邢的脸色不由的大变,身体更是不由自主的瘫软。

    ”这怎么可能?“

    ”不宣而战!“

    ”北郡竟然敢不宣而战!“

    看着司徒邢的反应,所有人都默然。

    别说是司徒邢,就算他们心中也是说不出的难过,同时更多是一种愤怒。

    不宣而战,这种偷袭行为,彻底激怒了指北县。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