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你们想要干什么?”

    “不要忘了,这里可是朱雀大街!”

    “你们这样做,就不怕律法高悬么?就被衙门缉拿么?”

    看着满脸坏笑的王谦,刘峰,刘莽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有些色厉内茬的呵斥道。

    听刘莽提到衙门,王谦和刘峰的脸色不由的大变。

    指北县,律法威严非常的重,不论是平民百姓,还是地方豪族,都不敢以身试法。

    也正是这个原因,大家对于衙门都是忌讳莫深。

    不过,想到背后指使之人,两人心中的恐惧顿时尽数消除。

    “好啊!”

    “报官,就报官!”

    “要知道,这辆车可是我们花钱买下的,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王谦看了一眼刘莽手中的银票,不无得意的说道。

    “胡说!”

    “本官的车马,什么时候变成了你家之物?”

    听着王谦的狡辩,刘莽不由气的口眼歪斜,声音愤怒的大声喝问道。

    “哼!”

    “你想抵赖?”

    “那我问你,你手中的银票是怎么来了?”

    “就是!”

    “我可以作证!”

    “刚才王兄以一千两纹银的价格,已经将马车买了下来。”

    “不过我认为,王兄给的价格太高了,这辆破旧的马车,根本不值一千两纹银!”

    “不过也无所谓了,谁让我们有钱呢?”

    “就是!”

    “一千两银子算逑!”

    “我们指北县,别的不多,就是钱多,哪像南方来的土包子!”

    “根本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王谦看着言语尖酸的刘峰,眉头不由的轻佻,满脸讥讽的说道。

    “你们骂谁是土包子!?”

    “你们知道,在你们眼前的人是谁么?”

    “我们大人,可是出身北郡刘家,刘季大人的族弟!“

    ”你们竟然敢如此羞辱他,真是不知死活?“

    看着因为生气,脸色都有些发青的刘莽,下人的脸色不由的大变。

    古语说的好,主辱臣死!

    他们虽然不是臣,但是和刘家早就息息相关。

    不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刘家,都必须迎面而上。

    ’哼!”

    ”北郡刘家!“

    “好大的气派,如果是在北郡,我们定然不敢招惹!”

    “但是,这里可是指北县。”

    “就算他刘季势力再大,又能奈我等何?”

    听到刘莽自报身份,王谦和刘峰不由的对视一眼。

    和刘莽想想的不同,两人不仅没有半分畏惧,反而满脸的不屑。

    “逆贼!”

    “竟然敢如此大言不惭!”

    “家兄是北郡总督,你们又是什么东西?”

    听着两人奚落的言语,刘莽的脸色不由变得赤红起来。恨不得立即撸起袖子,让这两个纨绔明白,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不过想到自己身负的使命,刘莽瞬间冷静了下来。

    ”走!“

    ”不要和他们纠缠!“

    ”一定要在寅时之前赶到县衙!“

    ”诺!“

    听到刘莽的吩咐,本来剑拔弩张的众人下意识的冷静下来。

    要知道,他们都是身负使命的。如果耽搁了,别说他们承担不起,恐怕就算是刘莽也是会受到重罚。虽然不至于丧命,但是前途定然会变得黯淡无光。

    ”前进!“

    ”不要管他们!“

    看着不依不饶的两人,刘莽不由的眉头轻皱起来。不知为什么,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仿佛,今天的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而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他们前去宣战。或者是说,是要阻碍他们。。。

    可是,今天的一切,都是绝密。

    就连自己也是刚刚知道,北郡要偷袭指北县的消息,别人怎么可能知道?

    “可是大人!”

    “前面两车阻路,我等的车辆根本过不去!”

    随从看着脸色铁青的刘莽,为难的说道。

    “弃车!”

    “我们步行!”

    “莫要误了时辰!”

    刘莽脸色铁青的看了一眼满脸嚣张的刘峰和王谦,毫不犹豫的说道。

    “可是大人。。。”

    “没有什么可是!”

    还没等下人说完,刘莽就重重的挥手,打断他的话,声音坚决的说道:

    “公事为大!”

    “不要多言!”

    “诺!”

    “诺!”

    下人们见刘莽态度坚决,也就不再相劝,紧随其后,成护卫状。

    “这!”

    “这!”

    看着果断弃车,步行去指北县县衙的几人,王谦和刘峰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慌乱。

    不过,刘莽是下定决心不想和他们纠缠。

    任凭他们如何言语讥讽,刘莽都是头也不的大踏步向前。

    。。。。

    “二哥!”

    “这可如何是好?”

    看着只留下一个后脑勺的刘莽,刘峰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王谦,满脸担忧的问道。

    “没事!”

    “吴大人早有安排!”

    “他们定然在不能按时抵达!”

    和他不同的是,王谦却有一种如释重负之感。

    因为,他已经成功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拖住刘莽半刻钟。剩下的事情,和他已经没有关系了。

    而且他也相信吴起。

    他更相信三法司在指北县的实力。

    指北县两大情报机构,黑石和三法司分工不同,黑石因为多江湖草莽的关系,一直以来,都被司徒邢安排在外部。

    窥探外域情报!

    而,三法司则负责对内事务。

    不仅搜集北郡的各种情报,并且监控天下。

    指北县更是重中之重。

    甚至有人开玩笑说,只要司徒邢愿意,就连属下晚上吃的什么,说过什么梦话,都能知晓。

    这虽然是一个笑话,但也说明了三法司力量的强大。

    正因为这种强大,司徒邢都有些暗暗的忌惮。

    生恐三法司有一天脱离他的掌控,形成反噬。

    也正是这种情况,司徒邢依仗吴起,但心中又有忌惮。也正是因为这样,司徒邢想尽一切办法,削减三法司的力量。

    更加大对黑石的支持,让三法司和黑石互相牵制。

    吴起也明白司徒邢的担心,很大程度上在不停的隐忍,并且想办法削减自己的力量,免得有朝一日,真的造成不可挽的后果!

    。。。

    “现在是什么时刻?”

    一身戎装的程牛儿站在帅帐中央,无数的兵将围绕,眼睛中闪烁着兴奋的神光。

    更有人暗暗的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即杀将而出。

    “将军!”

    “已经到了寅时!”

    “寅时?!”

    程牛儿的眼睛顿时亮起,黝黑的脸上顿时绽开兴奋的笑容。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