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怎么,你感觉很震惊?”

    看着吴起的反应,司徒邢不由的轻笑一声,有些不以为意的说道。

    听到司徒邢的反问,吴起表情不由的就是一滞,但他还是如实的说道:

    “大人!”

    “人墨一直以来都是风评不佳!”

    “现在很多势力,更是对他们非常的排斥,甚至是经常诛杀!”

    “也正是这个原因,人墨的生存状况并不是很好。”

    “大人,您为什么。。。。”

    “为什么还收留他们,并且重用他们?”

    司徒邢被吴起质问,也不生气,笑着问道。

    “对!”

    被司徒邢盯着的吴起,多少有些不自在,但最后还是重重点头,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人墨主张人和机械的融合,有违儒家的教义,身体肤发受之父母,不可轻损,也正是因为这样,人墨在大乾好似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其实大可不必如此!”

    “人墨也没有那么邪恶!”

    “他们很多发明,是非常有益处的,比如说假肢!”

    “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这些发明,断了四肢的士兵,才能重新站立起来。并且能够重返战场!”

    “这!”

    听着司徒邢的话,吴起不由的哑然。

    以前他虽然从内心抵触人墨,认为他们都是邪恶的,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但是,仔细想想,人墨好像并没有什么大的罪孽。

    说他们是坑害百姓?

    各大宗门,哪个宗门没有几个孽障?

    就算是以正义著称的儒家,不也有欺师灭祖的逆種文人?

    所以说,要是从辩证的角度来看,人墨那点事情,真算不得什么。

    ”只有真正的兼容并蓄,真正的海纳百川,才能让所有的人才为我所用。”

    司徒邢伸出手掌,慢慢的合拢,好似要将天下人才都收入手中。

    “可是大人,此举恐怕会引来其他人的非议!”

    “特别是儒家!”

    “他们对人墨向来是深恶痛绝!”

    “如果被他们知道了,恐怕会引起一些没有必要的麻烦!”

    虽然司徒邢说的有道理,但是吴起还是不如担忧的问道。

    ”人墨!”

    “你说的这个的确是本官疏忽了!”

    “儒家对于人墨可以说是深恶痛绝。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们领地内有人墨的存在,说不得真会生出不少是非!”

    “人墨之事,小范围内知晓就可以了!”

    “不要扩散!”

    司徒邢眼睛不由的一滞,有些嘱咐的小声说道。

    “大人英明!”

    看着满脸认真受教的司徒邢,吴起不由重重的点头,兴奋的说道。

    。。。。

    北郡王府

    身穿紫衣的刘季端坐在上首,几个豪族的首脑坐在下方,成半圆形环绕。

    花厅之外,数百个兵丁,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别说是人,就算是一个苍蝇,也别想飞进去。

    为了避免鬼神窥视,花厅在建造的时候,就用了金砖。

    金砖并非是黄金做成的砖石,但是,他的价格却远在真的金砖之上,先是以特殊的材料,工艺烧制,因为工序复杂,真正出窑时,只有十分之一左右的成品。

    而且,在出窑的时候,必须以爆虎的血喷撒。也有这样,才能达到趋吉避凶,克制鬼神的效果。

    也正是因为工序复杂,数年才能烧制一窑。

    所以价格异常的昂贵。

    只有皇宫,以及鼎食之家才能享用的起。

    就算是北郡王府的奢华,也只有花厅和卧房,才有金砖。

    ”诸位,都是我北郡有头有脸的人物!“

    ”这次攻打指北县,讨伐司徒逆贼!还望诸位鼎力相助才是!“

    刘季见人都已经聚齐,并且所有人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之后,这才站起,声音恳切的说道。

    ”刘大人太客气了!“

    ”指北县倒行逆施,有违纲常!“

    ”我等身为地方豪族,有替天子牧守一方的责任。就算大人不说,我等也会鼎力!“

    须发洁白的成家家主环顾四周,和其他几位家主目光交错,隐晦的交换眼神之后不由笑着说道。

    ”就是!“

    ”就是!“

    ”刘大人尽管放心就是!“

    ”我们几家定然共同出兵,帮助大人共同讨伐逆贼!“

    其他几位家主也是豁然起身,满脸郑重的说道。

    “嗯!”

    看着几位家主义愤填膺的表情,刘季的心不由的缓缓的放下。

    北郡豪族手中掌握着非常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不仅仅局限于他们的私军,而且,就连北郡大营,也都被他们渗透。

    甚至说,某种程度上,在北郡,这些豪族才是无冕之王。

    如果不是这样,自己也不会这么轻易造反成功,驱逐了城君王。

    不过,也正是这样,自己在施政过程中,颇受挚肘。

    每当有重大的决议,必须通过豪族的认可,方能执行。

    同时,他的心中不无暗暗的非议。

    一个个看似忠君爱国,实则是国家蛀虫。如果不是司徒邢的政令,伤害到了他们的利益,他们岂会这样积极?

    不过也该是司徒邢倒霉。

    你做什么不好,竟然变法,给奴隶自由之身,这不是掘豪族的根基么?

    谁不知道各大豪族,表面上仁义道德,实际上骨子里却是黑暗狡诈,他们的巨额财富是怎么来的?

    还不是在私下进行奴隶贸易,违法坑害百姓?

    禁止奴隶买卖,断人财路,这些豪族岂能和他相干?

    “诸位请息怒!”

    “相信,有了各位的鼎力相助,再有北郡大营的骁勇善战,我等必定能够打败指北县!”

    “本官在这里承诺!”

    “只要攻下指北县!”

    “司徒邢以前的政令,全部作废!”

    “而且,以前逃脱的奴隶,本官也会帮助各位缉拿!”

    听着刘季的承诺,诸位家主的眼睛不由就是一亮。

    他们为什么这么费力的帮助刘季北伐,其目的不就是为了这个么?

    “好!”

    “刘大人仁义!”

    “我们几家也在这里表态,北伐所要钱粮,我们豪族出了!”

    “只要能讨伐逆贼,付出再多,我等也在所不惜!”

    “好!”

    “本官要的就这句话!”

    “进攻计划,本官已经拟定妥当,只要诸位的私兵,钱粮到位,随时都可以发动进攻!”

    听到几位家主郑重的承诺,刘季豁然站起来,面带喜色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