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怎么?”

    “本将还冤枉你了?”

    看着典守官的反应,薛礼不由重重的冷哼一声,满脸不屑的说道。

    “大人!”

    “粮仓已经爆满!”

    “真的不能再进行存储了!”

    典守官虽然有些畏惧薛礼,但仍然据理力争的说道。

    “哼!”

    “你算什么东西?”

    “竟然敢质疑本将军的决定?”

    “司徒刑大人命令本将负责黑山县的全部事物。任何人都要无条件的服从!”

    看着好似铁颈一般的典守官,薛礼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讶。没想到这个大腹便便,看着好似贪官污吏的典守官,竟然如此的认真负责。但他还是故作愤怒的大声吼道:

    “你这是在质疑将的决定?”

    “本将告诉你!”

    “三天,三天之内,必须补齐军粮,这是军令,否则,提头来见!”

    “你!”

    看着满脸煞气,好似虎狼的薛礼,典守官的脸色不由的大变,不过,虽然他心中胆怯,但还是喏喏的说道。

    “可是大人。。。”

    “可是什么?”

    “没有可是!”

    还没等典守官说出来,薛礼就重重打断,满脸的不耐烦。

    “这!”

    “大人!”

    看着满满当当的军粮,典守官的嘴巴微微颤动,还想再说点什么。

    不过还没等他说出来,就被薛礼不耐烦的赶了出来。

    “这!”

    “这!”

    正在外面站岗的几个小兵,脸色不由的微变。更有人下意识的低下脑袋,好似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

    看着众人古怪的脸色,典守官脸色不由变得臊红。

    “哼!”

    “有什么了不起!”

    “不就是仗着自己官大吗?”

    典守官灰头土脸的被赶了出来,不由悻悻的头看了一眼。当他看到大门紧闭之后,这才重重的吐了一口唾沫,小声的骂道。

    “大人!”

    “您这是?”

    就在这时,一个兵甲靠了过来,满脸谄媚的问道。

    “哼!”

    “也不知道薛礼发什么疯?”

    “明明满仓的粮食,还让我采购军粮!这不是为难人么?”

    “本官本想和他解释,结果他竟然十分粗暴的将本官赶了出来,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典守官也没多想,满脸愤恨的咒骂道。

    “什么!”

    “还要采购军粮?”

    那个士卒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不过他掩藏的很好,典守官也没有多想,继续说道:

    “谁说不是!”

    “而且还让本官采购三十万担,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这让我去那里采购?”

    “再说,就算本官采购了,军粮又堆放在那里?”

    “真是上面张张嘴,下面的人跑断腿!”

    “呸!”

    “是什么东西!”

    典守官满脸抱怨的轻声咒骂,他却不知道,旁边的那个士卒已经将他的言语一字不差记在脑海之中。

    并且趁着众人不注意快速的形成文字。

    。。。。

    啪!

    啪!

    啪!

    在北郡的某处隐秘场所,一个通体青色的机关信鸽扇动着翅膀从天而降,几个穿着黑衣,身形干练的人急忙上前,那个信鸽也不躲避,任凭他们摘下。

    “大人!”

    “知北县的情报!”

    “黑山县大范围征收粮食,疑似有大军入驻的迹象!”

    “快!”

    “快以密语誊抄!”

    “并且快马加鞭的向大人汇报!”

    “诺!”

    “诺!”

    随着情报的被展开,几人脸色瞬间大变,并且敏锐的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不敢耽搁,急忙用密语誊抄,差人八百里加急向北郡汇报。

    这也是他们惯用的手法。

    因为有密语,就算被人路上截获,也不会破译出来。

    也正是因为这样,根本不会有人去截获,他们一点也不担心情报的安全。

    但是这次,他们明显要失算了。

    。。。

    驾!

    驾!

    随着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草芦中人下意识的散开,生恐被骏马所伤。

    不过也有例外。

    几个头戴斗笠,看不清容貌的人,不仅没有躲避,反而直直的迎了上去。

    “躲开!”

    “躲开!”

    骏马上的骑士见有人阻路,不由的脸色大变,下意识的用鞭子抽打马腹,让骏马的速度变得更快。

    试图将这几个人吓退,并冲过埋伏。

    不过他还是大意了。

    这些人既然在这里埋伏,岂能没有丝毫的准备。

    看着众人戏虐的表情,骑士心中不由的就是一凉。

    不过,还没等他做出反应。

    一条粗大的绳子,就从枯枝落叶中绷出,好似铁索一般横在道路当中。

    “不好!”

    骑士看着空中的绳索,下意识的加金马腹,想要马匹跳跃过去。

    但是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而且马匹和绳子之间的距离又是太短,还没等马匹做出反应。就重重的撞在绳索之上,本就有些不堪重负的马腿被瞬间折断,白色的骨头茬子刺出。

    高大的马匹瞬间倒地。。。

    而跨坐在上面的骑士,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重重的甩了出去。

    反转几匝之后,就好似流星一般重重的砸在地面之上。

    轰!

    因为马匹的速度,以及自身的重量,这个骑士在惯性的作用下甩出数丈。并且发出沉重的声音。。。

    轰!

    感觉着地面的震动,不论是知北县的细作,还是围观的百姓,都是眼睛圆睁,嘴巴大张。

    震撼!

    实在是太震撼了!

    就连始作俑者,也没想到,惯性的力量会这么大。

    看着手持利刃的细作,以及全身筋骨摔伤,好似昏迷的传令兵,四周的百姓眼睛中顿时流露出惊恐之色。

    “这是?”

    “有人想要杀官?”

    “不对!”

    “是细作,是知北县的细作,我们快跑!”

    “听说那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

    看着几个手持利刃,凶神恶煞一般的三法司细作,周围人不由的脸色大变。

    此时的他们再也顾不得其他,仓皇的四散逃命。

    “可是听说了,知北县的人都是蛮子!”

    “他们不仅杀人不眨眼,而且还吃人!”

    “跑!”

    “快跑!”

    看着一哄而散的众人,知北县的细作脸上都流露出苦笑之色,更有人抹了抹自己的鼻子,满脸无奈的说道:

    “他们这些从哪里听来的谣言?”

    “说的我们还不开化似的!”

    “还不是北郡那些官老爷,豪族老爷,拼命的想要抹黑我们!”

    “不过这也要谢谢他们!”

    “如果这些民众团结起来,一心抵抗,我等可真就危险了!”

    领头的细作看着四周的空荡荡,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的说道。

    “也是!”

    “只是不知,北郡的诸位大人,知道今日的情况会不会被气晕过去!”

    其他人见首领说的有趣,也都哈哈大笑起来。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