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人有主意了?”

    见司徒刑如此反应,樊狗儿和薛礼不由的就是一喜,有些兴奋的问道。

    “此事,还要落在三法司身上!”

    “三法司!”

    听到司徒刑的话,不论是樊狗儿还是薛礼都呆愣当场。

    三法司吴起,手握实权,手下的探子无数,和黑石的王承恩,并称两大巨头。

    但是,这些人却不是军人出身,根本不善于行伍,如何能够解除眼前的危机。

    想到这里,两人的眼睛中都流露出一丝迷茫。

    “你们可是认为在这场战役中,他们没有作用?”

    看着司徒刑古怪的笑容,薛礼和樊狗儿表情不由的就是一滞,更有一种被人当场抓住的窘迫感。

    “战争,不仅仅靠将士拼命,还要有情报!”

    “战争越到最后,情报越发的重要!”

    “情报,往往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

    司徒刑见两人脸上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也没有说什么,而是笑着说道。

    “这怎么可能!”

    听到司徒刑的观点,别说薛礼,樊狗儿,就算学识最高的萧何脸上也露出一丝不相信的表情。

    “你们不相信?”

    看着众人的反应,司徒刑不由轻笑。

    外域现在还停留在直白的对冲阶段。就算大乾的战争也绝对称不上艺术,对情报的重视远远不如后世。

    所以,不论是萧何,还是薛礼等人根本意识到情报的重要。

    “我们兵力不如北郡。”

    “我们的装备亦不如北郡。”

    “我们所能凭借的,就是情报准确!”

    “只要获得准确的情报,提前布置,就好比明眼人打瞎子。。。”

    听着司徒刑形象的比喻,薛礼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

    在场中人,唯有他善于兵事,长于兵法,有了敌方排兵布阵的情报,他可以针对性的做出安排。

    如果真是那样,恐怕真要像司徒刑所说的那般,明眼人打瞎子,焉有不胜之理。

    但是,北郡岂能没有防备?

    准备的情报岂是那么好获取的?

    想到这里,他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担忧。

    还是说,司徒已经有了完全的把握?

    不过出于对司徒刑的信任,他并没有立即说出来,而是将这个疑问压心底。

    。。。。

    “大人!”

    一袭白衣,打着白伞,悠悠而来的吴起好似红尘贵公子,经过药鼎老人的妙手春,他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原状。

    脸上的蜡黄之色尽去。

    不过,不知是没有去根,还是已经成为习惯性动作,吴起时不时的还是咳嗽几声。

    “咳咳!”

    “咳咳!”

    “嗯!”

    “你来了!”

    “坐!”

    司徒刑听到吴起轻轻的咳嗽声,眼睛中不由的升起几分担忧,不过,他却没有起身,而是全神贯注的看着眼前的地图。

    根据薛礼和萧何的推断,以及现有的情报分析,经过两次动乱。北郡能够调动军队也并不是太多。

    他们肯定不会分散进攻。

    而根据他们大军运动的轨迹不难发现,黑山县和泗水县才是他们发动进攻的目标。

    但究竟是哪一个?

    不论是薛礼,还是萧何,都没有办法断定。

    司徒刑现在就面临两个难题。

    一个是分兵!

    分兵固守黑山和泗水!

    不过,知北县兵马本就不足,再分兵必定不能收为兼顾,恐怕最后难免被各个击破。

    但如果不分兵,那么就意味着要有一个要放弃防守。

    如果判断错误,那么后果也必定是毁灭性。

    想到这里,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收缩。手掌更是握成拳头,一根根青筋好似蚯蚓一般浮现。

    “大人,你这是。。。。”

    吴起敏锐的发现了司徒刑的失态,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担忧之色。

    “吴起!”

    “北郡的异动,你知晓了吧?”

    司徒刑轻轻的颔首,表示自己没有问题,这才问道:

    “是的!”

    “大人,北郡的兵马异常调动,属下已经知晓!”

    吴起听到司徒刑所言,顿时知道他的担忧,急忙说道。

    “你随我来!”

    司徒刑见吴起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也就不再赘言,将他领到地图之前,指着被着重标出的泗水县和黑山县。面色认真的说道:

    “北郡大兵压境。本官判断,他们攻击的目标,就是黑山和泗水。”

    听到司徒刑的话,吴起眼睛不由就是一缩。

    如果正如司徒刑所说,那么这两个城池可要危险了。

    要知道北郡底蕴深厚,这次为了讨伐知北县,调动了大量兵马,号称十万!

    就算其中有水分,那么至少也有数万兵马。

    泗水县和黑山只是两个小城,里面驻扎的兵马不过数千,根本没有办法和他们抗衡。

    “大人打算怎么办?”

    “分兵?”

    “不能分兵!”

    看着满脸疑惑的吴起,司徒刑没有任何犹豫的摇头。

    吴起的想法看似稳妥,实际上却最不稳妥,知北县兵力本就不足,倘若分兵,和给对方送菜没有什么区别。

    从这点也不难看出,吴起在军事上并没有太多建树。不过,好在他也不是军事主官,他只要做好秘谍工作,就是对知北县最大的帮助。

    “我们兵力实在有限,没有办法分兵!”

    司徒刑没有任何犹豫的拒绝道:

    “可是。。。”

    “可是,现在北郡虎视眈眈黑山和泗水!”

    “我们根本不知道他要进攻哪一个!”

    吴起没想到司徒刑竟然毫不犹豫的否定了他的建议,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迟疑。

    “这就需要你们三法司鼎立相助了!”

    “你们的情报准确,关系到知北县的安危存亡!”

    “你们身上的担子不轻啊!”

    司徒刑主动上前半步,拍着吴起的肩膀,感慨万千,又充满希望的说道。

    “这!”

    “大人的意思是?”

    吴起仿佛想到什么,脸色不由的微变道。

    “唤醒隐藏在北郡的全部暗谍!”

    “不惜一切代价!”

    “一定要将北郡进攻目标给本官挖出来!”

    司徒刑眼睛锐利的逼视吴起的眼睛,面色肃穆,一字一顿的说道。

    “诺!”

    见司徒刑表情严肃,吴起不敢耽搁急忙躬身行礼,大声称诺。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