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就是大人!”

    “我等和知北县虽然势同水火,但双方还都比较克制!”

    “也正因为这样,才没有发生激烈不可挽的冲突,百姓也算是安居乐业!”

    “如果我等贸然撕毁这种默契,恐怕会被人所诟病,更不是君子所为!”

    “到了那时,恐怕被大人清誉有损!”

    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大人对蓝玉的建议出奇的反对。

    刘季脸上也流露出一丝为难。

    几位老大人说的虽然夸张,而且刘季也不在乎什么清誉。

    造反作乱的事情都做了,还怕什么清誉有损。

    真正让他感到担忧的是民心。

    北郡刚刚经历两场动乱,民心思定!

    这种情况下,在挑起战事,恐怕北郡上下都会被反对之声淹没。严重了甚至会引发骚乱,到了那时候,他真是骑虎难下。

    不过蓝玉的建议虽然看起来有些不着调,但仔细琢磨,却不无道理。

    也深符兵法的指东打西,围魏救赵之策!

    我没有办法发展。

    那么大家就都别发展!

    简单说就是将水搅浑。

    要乱大家一起乱。

    而且,现在北郡实力还占上风,只要下定决心出兵,不是没有胜算。

    “这事,先到此为止!”

    “莫要再说!”

    刘季虽然多少有些心动,但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反应。这也是上位者的必修功课,喜怒不形于色。

    只有这样,才不会被下属揣摩心思。更不会被下属投其所好。

    “这!”

    “大人!”

    看着面色平静,让人捉摸不透心思的刘季,不论是老臣,还是蓝玉下意识的想要再说点什么。

    但还没等他们发言,刘季已经重重的挥手。

    刘季果断打断众人的话语之后,声音肃穆的说道:

    “此事到此为止,休要再说!”

    “我北郡大好形势来之不易,诸公应当珍惜!”

    蓝玉听到刘季的话语,脸色不由的微变,下意识的张嘴,想要再说点什么。

    但还没发出声音就被刘季的眼神逼了去。

    。。。。

    “哼!”

    “卑鄙无耻小人!”

    “竟然提出这等龌龊的计谋!”

    “好在大人并没有采纳蓝玉那厮的计谋,否则我北郡又将多事!”

    一个年岁尚轻,满脸青色胡茬的官员满脸感慨的说道。

    其他的官员大多也都附和的点头,显然,他们对于擅起刀兵之事,也是非常的反感。

    从内心并不是非常赞同。

    “呵呵!”

    看着义愤填膺的几人,头发花白的王通不由的轻轻低笑两声。正在慷慨激昂的年轻人脸色不由的就是一滞。

    “老大人!”

    “你说刘总督会不会真的讨伐知北县!?”

    王通没有立即答,只是扭头看着府邸,半晌之后才幽幽的说道:

    “此事!”

    “此事老夫也无从得知!”

    “不过,刘都督不同于上任都督。”

    “他素有胆略,做事异于常人!”

    “这!”

    听着老臣的话语,几个年轻臣子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这位老大人说话真是有趣。

    素有胆略,做事异于常人!

    听起来像是在赞美刘季。但何尝不是一种嘲讽。

    刘季虽然是豪族出身,但是年轻时候喜好犬马,更爱在市井厮混。

    这也让他不仅没有一点豪族贵公子的修养,反而好似市井无赖。做事情毫无章法。

    也正是这个原因,几位性格古板的老臣对他甚是不满,认为他根本没有德行和才能做这个一郡之首。

    若不是豪族在背后支持,以及刘家手中的军队,恐怕他早就被几个老臣赶下台去。

    但就是如此,他们也经常在公开非公开场合出言讽刺。让刘季数次下不来台。

    老臣年岁已高,根本不将刘季放在眼里。

    其他人却不敢如此的放肆,所以年轻人下意识的屏住呼吸,眼睛下垂,好似什么都没有听到。

    不过,王通的话何尝不是一种变相提醒。

    刘季因为特殊经历的关系,做事异于常人。

    在一般人看来,北郡现在刚刚平定,人心求稳,而且内忧外患,不宜发动战争。

    但是刘季是一般人么?

    而且,细心的发现蓝玉并没有和大家同时离开。

    细细琢磨,不难发现一些味道。

    “这样啊!”

    受到老臣公点拨的几个年轻人,心中顿时有了判断,眼睛中的迷茫之色也减轻了不少。但是他们的心却提了起来。

    经过张家叛乱之后,北郡人已经达到闻战色变的地步。

    不过就算他们心中再怎么不请愿,也只能暗暗的等待结果。

    。。。

    “大人!”

    蓝玉在花厅见到换了一身衣服的刘季,急忙上前行礼。

    刘季不以为意的轻轻摆手,示意蓝玉坐下。旁边的随从,将一副巨大的地图搬了进来。

    这是北郡的地图,和普通的民用地图相比。这封地图做工更加的精细,而且更加的完善,很多隐秘的羊肠小路,沟壑都有标注。

    当看到这幅地图的时候,蓝玉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同时他对刘季的心思也知道了一个大概。

    几位臣子离开了刘府,一直主战的蓝玉却被留了下来。

    其实,这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至少,刘季从主观上并不反对这样的事情。

    仁义道德,对他来说就是一个遮羞布,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他会毫不犹豫的将这层遮羞布彻底的撕掉。

    正如蓝玉所说,因为征讨乌兹国的关系,几员大将都在外征伐,内部十分的空虚。

    如果趁着这个时候偷袭,未尝不可逆转乾坤!

    与其同时,北郡的几位家主,也被如数请到了郡王府。

    不大一会,又有几位军中将领被管家领进了大厅。

    没有人知道这些人谈论的是什么!

    因为大厅方圆百步之内,尽数戒严,别说是人,就连鬼神也没有办法窥视。

    一直到深夜,几位家主,以及军中的主要将领才陆续返家中。

    翌日,整个大军都开始不正常的调动起来,北郡城中的人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却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最早参与讨论的几位臣子,看到城中不正常的兵马调动,心中顿时有了判断。

    看来!

    这位异于常人的刘总督,还是做出了决定。

    只是不知,这次出兵是吉是凶?是福是祸!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