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此计谋万万不可!”

    还没等属臣将心中的想法说完,刘季就断然拒绝。

    变法固然增强国力,但是却会伤害到地方豪族的利益。

    地方豪族为什么支持自己掌控北郡?

    还不是因为自己废除了变法,保护了他们的利益。

    恐怕,自己上午刚颁布变法的政令,晚上就会被人杀到府中。

    “此事以后莫要再提!”

    “如果再有乱议变法,以妖言惑众论处!”

    “这!”

    众人看着满脸怒色,毅然拒绝的刘季,不由的哑然。

    他们想到刘季会拒绝。但是没想到他的态度会是这么的决绝。

    刘季的担忧,他们不是不明白。

    现在的北郡与其说是刘季的北郡,不如说是豪族的北郡。

    北郡大大小小的豪族相互制约,相互扶持,形成了一张巨大的权利书包网.bookbao2。

    刘季虽然是总督。

    但却不是实力最大的豪族。

    所以很多事情,就算是刘季也得不停的妥协,妥协,在妥协。

    他们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眼前的局面实在是太过糜烂。

    各种弊端已经积重难返。

    想要徐徐图之,根本不可能。

    “大人,古训有云,穷则变,变则通!”

    “先秦,以前只是边陲之地,因为重用商鞅变法,才有了六国一统!”

    “远的不说,咱们就说知北县!”

    “变法之前的知北县,不过是一个边陲小城,人烟稀少,资源匮乏。但是变法之后,不过两年,知北县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各种各样的建筑拔地而起,各种工坊,各种职业应运而生。在这样下去,恐怕用不了数年,他就会取代北郡,成为大乾北疆最大的城市!”

    “到了那时,就算我北郡有心想要振作,恐怕也没有机会!”

    “为了北郡的千秋大业!”

    “还请大人主持变法!”

    “为了北郡的千秋大业!”

    “还请大人主持变法!”

    一个个属臣面色肃穆的跪倒在地,以头触地,面色恳切的说道。

    “你们!”

    “你们!”

    “想要逼宫,想要造反不成?”

    看着一个个臣子,刘季豁然站起,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起来。

    “不敢!”

    “属下不敢!”

    “属下不敢!”

    众人见刘季真的发怒,急忙跪倒在地,满脸惶恐的说道。

    “不敢!”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刘季眼神冰冷的看着众人,声音肃杀的反问道。

    “大人,非是我等无状,而是北郡真的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时!”

    “大人!”

    “长此以往,北郡必定会衰落!”

    “还请大人首肯我等变法!”

    一个头发苍白的老臣,从地上站起,声音肃穆的说道。

    “变法!”

    “变法!”

    “变法!”

    “你们整日都将变法挂在嘴边。”

    “但是怎么知道本官的难处?”

    “如果真的变法,恐怕本官的政令将传不出王府!”

    刘季看着面色坚毅的众人,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难掩的苦笑。有些萧索又有些失落的说道:

    “本官知道,各位都是为了北郡。”

    “但是现在的北郡,已经病入膏肓,只能温阳,不能用虎狼之药!”

    “这!”

    诸位大臣脸色不由的就是一滞。

    他们虽然对形势的严峻性有了一定的把握。

    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豪族的力量已经渗透到每一个角落。

    就连刘季居住的宫殿,也被人渗透。

    也正是这个原因,刘季每次做出决定都要慎之又慎!

    “难道除了变法,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看着沉默的众人,刘季满脸失落的问道。

    “这!”

    “这!”

    每一个大臣都下意识的沉默。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们实在想不出如何应对!

    不过,就在众人不停摇头时,一个身穿蓝色衣服的年轻官吏慷慨激昂的说道:

    “大人!”

    “北郡的问题虽然棘手!但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

    听到年轻官吏的话,刘季不由诧异的抬头。有些迫切的问道:

    “究竟什么办法,速速道来!”

    “如果有效果,本官绝对不吝啬封赏!”

    其他人虽然没有出声,但是眼睛中或多或少的都有了几分好奇,当然也有人满脸的不屑。就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有什么好主意?

    蓝玉抬起头环视四周,将众人的脸色都尽收眼底。过了半晌之后,他才幽幽的说道:“大人!”

    “北郡看似危机重重!”

    “但是毕竟是几百年的州府,论实力,论底蕴,绝对不是知北县短期内可以追赶的!”

    听到蓝玉的话,刘季不由轻轻的点头,满脸的认同。

    “嗯!”

    “这是自然!”

    “北郡乃是北疆大城,论规模,论历史,论资源,都不是知北县可以相比的。”

    “就算知北县这两年发展迅猛,想要追上,也是不太容易。”

    “可是,这和眼前的危机又有什么干系?”

    “是啊!”

    “这不是废话么?”

    “真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见几位大人脸上浮现不出不耐烦的神色,蓝玉不由轻轻的抬手,笑着补充道:

    “几位大人,请稍安勿躁!”

    “我刚才的话,并不是随意的问的。”

    “我北郡的底蕴人口都远超知北县,那么战时,可以动员的士卒,筹集的物资定然也要远超知北县。”

    “更何况,知北县现在正在和外域鏖战,大量的兵力都在乌兹国,领地内十分空虚!”

    “只要。。。。”

    “你的意思是,趁着现在元气尚存,对知北县发动战争!”

    刘季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有些兴奋的问道。

    “没错!”

    “属下就是这个意思!”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我等倾尽全城兵马北伐!”

    “定然能够出其不意,将司徒刑这个威胁扼杀在萌芽状态!”

    蓝玉急忙点头,面色阴郁的说道。

    “这!”

    听着蓝玉之言,刘季眼睛不由的闪烁起来,显然是已经心动。不过还没等他下定决心,那几个老臣子已经脸色大变,用怒其不争的语气大声咒骂道。

    “不可!”

    “大人!”

    “万万不可!”

    “圣人有训:国之大事,唯兵和祭!”

    “这等大事岂能轻言决定?”

    “再说,北郡和知北县关系虽然敌对,但是一直以来都十分的默契。我等突然发难,实在是有失仁义!”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