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真是毒士!”

    “没想到萧何这人平日沉默寡言,心肠却如何的歹毒!”

    “温水煮青蛙,才能让人防不胜防!”

    “看来以后,还是尽量不要招惹才是!”

    韩信手持文,呆愣半晌,满脸感慨的想到。如果萧何知道韩信心中所想,必定会大声喊冤。

    冤枉啊!

    这个主意根本不是我出的!

    “来人!”

    “将军!”

    “您有什么事情?”

    听到韩信的呼唤,屹立在帐门之外,随时候命的传令兵急忙走了进来,肃声问道。

    “召集军中将领!”

    “本帅有事情商讨!”

    韩信轻轻点头,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诺!”

    传令兵见韩信说的肃穆,不敢迟疑,急忙点头应道。

    。。。。

    北郡昔日的成郡王府,鸠占鹊巢变成了刘府。

    昔日的郡马刘季,也变成了总督刘季。

    因为有豪族在背后支持,刘季的日子也算过的舒服。

    不过,他心中总有着一根刺。

    那就是司徒刑!

    司徒刑和他划江而治,各有北郡一半的地盘。相对来说,江南地区的土地要肥沃,人口也要稠密不少。

    论经济,论军事,北郡大城才是中心。

    本来他不应该担心什么。

    但是,知北县这两天的发展实在是太过惊人了。

    不仅有机械织布机,铁轨等稀罕事物,更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商业巨城。

    南来的北往的商人,都喜欢在知北县歇脚,购置货物。

    受到知北县崛起的影响,北郡的影响力已经下滑不少,在这样下去,终究一日他的地位会被知北县取代。

    刘季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但却没有丝毫办法,只能看着知北县一天天的壮大。

    一身紫色官袍的刘季端坐在大厅之内。

    几个身穿蓝色官袍的小吏围绕四周,面色拘谨。

    刘季本来就是潜龙命格,现在又夺得了北郡半壁江山,根基已经牢固,气运得到了很大提高,本来有些涣散的气势,不仅完全稳固下来,而且已经有了化为红色的迹象。

    至于为什么没有化为红色,也是北郡的现状有干系。

    大乾现在虽然风雨飘摇,但毕竟是正统。还没有民心丧尽!

    他起兵造反,赶跑了成郡王,逼死了总督霍斐然。虽然理由冠冕堂皇,但是实际上就是叛逆。

    不仅朝廷讨伐,就连属地内的忠贞之士,也都拒绝为他效力。

    坊间的百姓也多不齿刘季忘恩负义的行为。更有很多人有感于北郡的动荡,更是不屑与他为伍,竟然举家外迁。

    种种原因,导致北郡的实力大损。刘季也越发的不得人心。

    如果不是有豪族镇压,有豪族维持,恐怕北郡早就乱了!

    饶是如此,刘季每日也是如坐针毡。

    “你们想出什么办法没有?”

    看着一个个穿着官袍的下属,刘季眼神幽幽,焦急的问道。

    “这!”

    几个属官悄悄的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无奈。不过最后,他们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大人,属下无能。”

    看着满脸无奈的下属,刘季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几分怒色,有些呵斥的说道:

    “哼!”

    “本官要听的不是这个!”

    “知北县日益繁华,北郡日渐萧瑟,在这般下去,恐怕用不了几年,曾经繁华一时的北郡雄城,就要变成一片废墟!”

    “大人!”

    “并非小的们推脱!”

    “只是司徒刑的农奴法案实在是太过阴损!”

    “受到这个法案影响,每日都奴隶逃脱,试图越过边界,进入知北县境内!”

    “也因为这个,属地内很多行业都受到了影响!”

    属官怕刘季发怒,急忙说道。

    刘季也知道下官的为难,思索半晌之后,有些颓废的说道:

    “难道我们就没有办法?”

    几个属官隐晦的交换了一下眼神,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犹豫。但是最后他们还是硬着头皮站了出来:

    “有!”

    “有!”

    听到属官肯定的答,刘季的眼睛顿时亮起,有些兴奋的说道:

    “速速说来!”

    “这!”

    属官看着刘季急切的目光,不由的迟疑的看了一眼四周。

    “四周已经没有外人。”

    “你大可直言!”

    “恕你无罪!”

    刘季好似明白了什么,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四周,将所有的奴仆都打发下去之后,这才面色肃穆的问道。

    “诺!”

    确定所有人都离开大厅,不存在被偷听的可能,那个属官才壮起胆子大声的说道:

    “大人!”

    “北郡现在的现实状若危卵!”

    “外有大乾正在集结兵马,枕戈待发!”

    “内有知北县之祸,让我等内忧外患!”

    “嗯!”

    听着属官的话,刘季的脸色不由的微变,但他最后还是重重的点头,认同的说道。

    “那究竟应该如何做,才能改变?”

    刘季虽然心中不好受,但也知道众人说的有道理,现在的北郡看似繁荣,但实际上都是假象。

    而且,他内心真正担忧的,不是大乾,也不是司徒刑。

    毕竟,张家父子作乱,消耗了大量的军队。

    短时间内,大乾不会进行讨伐。

    而司徒刑现在正对外域用兵,也有气力和他一争长短。

    其实,他心中最担忧的还是豪族。

    地方豪族的势力实在是太大了,就连他,也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威胁。

    为了政局的稳定。

    刘季异常的隐忍,不停的妥协。

    目的就是稳住豪族,不让他们有异心。

    生恐,一不小心就步了成郡王等人的后尘。

    但也知道,这种隐患不除,迟早就要出大问题。

    “还请大人下令,让我北郡效仿知北。。。。”

    “你们也要变法?”

    看着躬身到地的属官,刘季的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成郡王的前车之鉴,你们都忘记了么?”

    “大人!”

    “不变法则国不强!”

    “不变法则民不富!”

    “不变法则政令不通!”

    一个个属官都跪倒在地,以头触地,面色哀求的说道:

    “为了我北郡的千秋大业,变法不可不行!”

    看着满脸哀求的众人,刘季的眼睛不由的收缩,属官所说,他何尝不知,但是现实却不允许他那么做?

    成郡王为什么会被推翻?

    别人不知道,他这个罪魁祸首还能不明白么?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