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

    萧何满脸迷茫的站在那里,一时不知如何答。

    好在,司徒刑并不打算考校他,继续说道: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并非武力,而是民心!”

    “民心?”

    萧何有些诧异的问道。

    “没错!”

    “正是民心!”

    “大乾军队虽然强盛,投鞭断流,但对乌兹国乃至外域来说,终究是外人。终究是贼寇。”

    “也正是这个原因,打下乌兹国容易,守住乌兹国却非常的困难!”

    “我们将来也会面对相同的问题!”

    司徒刑轻轻点头,声音幽幽的说道。

    “这!”

    听着司徒刑的话,萧何不由的轻轻点头,满脸的惊色。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大人,您是不是有些过滤了!”

    “我知北县兵锋天下无双。。。怎么可能。。。”

    “呵呵!”

    看着萧何不以为然的表情,司徒刑不由的轻轻一笑。萧何虽然不错,但是终究还是眼界差上一些。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毕竟萧何出身寒门,从一介小吏做起,后被自己提拔重用,但就算如此,他的眼界也仅仅限于北郡。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他很难明白自己的担忧。

    他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

    前世的元蒙,那是多么强大的一个国家,南到南海,北到贝加尔湖,东西横跨欧洲大陆。

    但就是这么一个强大的国家,没有百年就分崩离析。

    为什么?

    说到底,就是不得民心!

    强大的军力,只能镇压一时,只有真正的同化,才能获得长治久安。

    这件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非常难。没有数代的努力,很难让外族产生认同感。

    所以,就算是司徒刑,也没有完全的把握。

    “大人!”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萧何虽然对司徒刑说的有些不以为然,甚至感觉杞人忧天,但他还是恪尽职守的问道。

    司徒刑站在那里,眼神幽幽,好似陷入了陷入天人交战,但是最后,他还是从牙齿里挤出:

    “以战养战!”

    “以战养战!”

    萧何有些迷茫的看着司徒刑,不知究竟什么意思。

    “乌兹国地处极北,天气寒冷。人烟更是稀少,但是资源却异常丰富,不仅有大片的山林,更有大量的矿石等。。。。”

    司徒刑看了萧何一眼,幽幽的说道。

    “大人的意思是!”

    萧何仿佛想到了什么,脸色不由的微变,吃惊的说道。

    “没错!”

    “我知北县现在是百废待兴,对资源的需求很大。”

    “我知北县又地域狭小。根本没有那么多资源,长此以往,必定会受到制约。”

    “有了乌兹国作为纵深,情况会大为改变!”

    司徒刑眼睛发亮,有些兴奋的说道。

    “可是,可是大人!”

    “这样做,恐怕会招来非议,毕竟有失仁慈!”

    萧何看着眼睛发亮的司徒刑,满脸担忧的说道。

    “些许酸儒,管他们作甚!”

    “国与国之间,只有强弱,没有正义!”

    “莫要被那些酸儒所误导!”

    “生误国,说的就是这些人!”

    司徒刑的嘴角不由上翘,满脸不屑的说道。

    “这!”

    看着满脸不屑的司徒刑,萧何不由的噤声。

    有的话司徒刑可以说,他却不能说。

    毕竟,司徒刑是儒家弟子,更是儒家新圣人,他的“知行合一”,可以说发前人之未言。

    在儒家中有着很高的地位。

    他有资格评判儒家弟子的优劣。

    就算日后被儒家人知晓,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萧何却不行。

    他不仅出身寒门,而且没有功名在身,更没有什么流传的诗作,可以说是一个没有任何名气的无名小卒。

    如果他敢抨击儒家,恐怕第二天就会被人堵在屋内,唇枪舌剑!

    “你啊!”

    见萧何欲言又止的表情,司徒刑顿时好似想到什么,不由的就是莞尔一笑。也不强求。。。

    。。。

    “将军!”

    “萧大人差人送来了公函!”

    “还请您过目!”

    “咿?”

    韩信有些诧异的起身。

    他没想到,司徒刑这时候会有公函下达。

    要知道,现在乌兹国战事对大乾越来有利,而且因为投降的人越来越多。

    大乾士兵慢慢已经退出了主战场。

    也正是这个原因,这次战争在韩信看来,胜负早就确定,结束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都到了这时,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快马加鞭。

    司徒刑的命令,都出自萧何的润笔。

    萧何为了照顾军伍之人,写的都比较简单,尽量的通俗易懂。

    而且韩信虽然是军伍之人,但也粗通文墨。

    萧何虽然说的隐晦。

    但是韩信还是懂了蚕食的本质!

    掠夺资源,供给知北!

    简单说就是抢!

    树木,矿产,人力,各种资源!

    只要是知北县能够用到的,全部都拉去。

    为了这个,知北县更是派出了一只专业的队伍。

    打算在知北县和乌兹国之间修建一条长长的铁轨。

    并且,派出数十辆机关车随时待命!

    知北县的兵甲,也被从修整状态中激活。不是战斗,而是押送护卫。

    将源源不断的资源,掠夺到北郡!

    知北县就像是一只蚕虫,一点点的将乌兹国的资源吞噬掠夺。

    “这!”

    看完全部的计划之后,就算是韩信,也不由的出了一身冷汗。不知是什么人,给司徒刑提出的这个计策!

    实在是太毒了!

    绝对能够称的上毒计,毒士。

    就算古人的毒士贾诩,想来也不过如此。

    这个计划,看起来软绵绵的,不会和外域人产生直接冲突,没有任何杀伤力。

    但是却从根本上掏空乌兹国!

    从根本上斩断了乌兹国东山再起的可能。

    就算日后乌兹国重新夺政权,恐怕也会元气大伤,没有百年的修养,根本没有能力反噬知北县。

    而知北县则是恰恰相反。

    在乌兹国的物资供养下,实力只会越来越强!

    甚至用一飞冲天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这也是司徒刑提出“以战养战”的核心思想,用敌人的资源来强大自己,一正一反,双倍伤害。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