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该死!”

    “你怎么如此的残暴!”

    “这些人也是你的同胞。你杀起人来,怎么比大乾人还要狠。”

    “每当午夜梦,你的心就不会颤抖么?”

    “这些百姓有什么罪孽?”

    “你就不怕他们的冤魂向你索命么?”

    乌拉有些呆滞的站在那里,他的四周都被鲜血染红,无数的人倒伏在地上,慢慢的失去了生命痕迹。

    “哼!”

    “杀一人为罪,杀百人为雄,杀得一百万即为雄中雄!”

    “本将既然敢杀他们!”

    “自然不怕他们索命!”

    看着脸色发白,眼睛中已经有了恐惧之色的乌拉,雷蒙的嘴角不由的上翘,满脸不屑的说道。

    “杀!”

    “诺!”

    “诺!”

    乌拉看着脸色越来越苍白的王子殿下,想要上前营救。但却被箭雨所阻路,到最后只能看着乌兹国王子被雷蒙一点点的勒死。

    就在乌兹国王子气息弥留之际,头顶的蛟龙命格陡然崩塌,化作点点白光,消失在空中。

    乌兹国宗庙中的牌位陡然震动倒塌,而宗庙上空好似玉柱的国家气运也是陡然大跌。

    气运凝聚的国兽金翅大鹏鸟不停的悲鸣。

    眼睛中的锐利也变得暗淡不少。

    与之相反的,则是知北县的气运。

    知北县的气运陡然大涨!

    本来就有些颓势的战争,更加的明朗化。

    王宫上空更是电闪雷鸣,无数的人下意识的抬头看着空中,他们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心中无由来的出现一丝悲哀。

    “这是怎么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动摇国本!”

    躺在病榻之上,年老体弱的乌兹国国王受到气运反噬,脸色更加的苍白,好似随时都可能撒手人寰。

    好似感觉到了什么。乌兹国王眼睛不由的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难道是皇儿遇到了危险?”

    “本王为啥会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

    “这!”

    司徒刑震惊的站起身形,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空中。

    就在刚才,乌兹国的气运竟然大跌。战争对于知北县来说,越发的有利,按照这个趋势,恐怕攻破都城只是时间问题。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乌兹国的气运会跌落至此。”

    就在他心中狐疑,不知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之时,萧何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满脸喜色的说道:

    “大人!”

    “大喜!”

    “大喜啊!”

    “大人!”

    司徒刑下意识的抬头,有些好奇的问道:“喜从何来?”

    萧何见司徒刑发问,急忙平复自己情绪,笑着说道:“大人!乌兹国王子被雷蒙用弓弦勒死在花剌子模!”

    “大大的威慑了反抗力量。”

    “据说,因为王子的死亡,乌兹国国王激怒攻心,已经命不久矣!”

    “乌兹国国本震荡,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我等攻破!”

    “什么!”

    出乎萧何预料之外的,司徒刑并没有高兴,而是眼睛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乌兹国王子被雷蒙用弓弦活活勒死?”

    “没错!”

    “正是如此!”

    “雷蒙已经差人,将那张长弓快马加鞭的送来。说是要献给大人!”

    “这雷蒙倒也有心!”

    萧何不知司徒刑为什么这么惊讶,但还是笑着的说道:

    “大人,难道有什么不妥么?难道处死乌兹国王子不是您的命令?”

    “这!”

    司徒刑一时语塞,但最后还是将自己心中的担忧说出:

    “这固然是本官的命令,但是他如此做,也太过暴虐,有伤天和!”

    “在怎么说,乌兹国王子也曾经是他的君。而且生前也多有功绩,在乌兹国很得民心!”

    “他这般做,未免让人寒心!”

    司徒刑虽然没有明言,但是萧何瞬间明白了他的担忧。

    “大人的意思是!”

    “这位蒙将军恐怕。。。”

    没等萧何说出,司徒刑就打断了他的话语,但是想了半晌,还是小声的嘱咐道:

    “此事说来尚早!”

    “但是恐怕又将是王莽之流!”

    “我等还是要早作打算才是!”

    “大人放心!”

    “属下知道怎么做了!”

    萧何也明白,现在并不是谈论此事的时候,所以急忙点头,面色严肃的应道。

    “嗯!”

    见萧何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司徒刑不由轻轻的点头,萧何做事他非常的放心。

    从最近的事情看,这个雷蒙绝非善类。未雨绸缪还是完全有必要的。

    “萧何!”

    “你说我等能够吃下整个乌兹国么?”

    司徒刑见萧何在这,索性站起身形,虚引着萧何来到沙盘之前。

    这个沙盘是司徒刑通过商人的地图制作的,上面不仅有乌兹国的山川河流,更有城池分布。

    知北县已经攻下的城池,被插上红旗。

    还在乌兹国手中的城池则以黑旗表示。

    从最初的只有一两个红旗,到现在过半的红旗,知北县府兵用了不到两年时间。

    这样的速度,足以自傲。

    但是司徒刑心中一直以来都有着说不出的担忧。

    “大人!”

    “我知北县府兵骁勇善战,诸位将军又都是难得的人才。”

    “在他们的指挥下,乌兹国溃不成军!”

    “如果不是他们仗着城高河深,恐怕早就被我等灭国。”

    “属下不知您在担心什么?”

    看着司徒刑担忧的表情。萧何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有些好奇的问道。

    司徒刑并没有直接说出的担忧,而是面色认真的问道:

    “前朝,本朝也曾经数次攻下乌兹国!”

    “战事最紧时,更曾经驻扎数万大军,但是最终,乌兹国还是乌兹国!”

    “你可知,这究竟是为什么?”

    “这!”

    萧何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迟疑。

    这一段历史,他还真没有好好研究过。

    只知道,太祖当时为了报复城下之盟,曾经数次派兵讨伐,但都接连大败。到最后,还是派出朝中大将,元帅数人,才将乌兹国打败。

    前朝就更是凄惨!

    为了攻打乌兹国,数次发兵,到最后更倾尽全国兵马,最后虽然战胜,到也导致国库空虚,元气大伤。

    这才给了大乾太祖等人机会。

    “太祖当年,是大乾最强盛的时期,军中更是猛人无数!”

    “那么强大的军力,为什么不能一鼓作气,将整个乌兹国拿下?”

    “这!”

    听着司徒刑的反问,萧何的眼睛中的迷茫之色更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