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好!”

    “做了!”

    “只要给真的给侯爷之位,别说是杀一个王子!”

    “就算是乌兹国国王在跪在老子面前,老子也不会心软不会眨眼!”

    听到雷蒙肯定的答,雷顿不敢再犹豫,重重的说道。

    “兄弟们,你们说是与不是?”

    “是!”

    雷家其他子弟也是呼吸急促,没有任何犹豫的大声应道。

    “干了!”

    “干了!”

    “好!”

    见所有人都做出了决定,雷蒙不由兴奋的站了起来。

    “本将军今日在这里发誓,苟富贵勿相忘!”

    “有朝一日本将军封侯,有了自己的属地,各位都是肱骨之臣!”

    “不仅是你们,就连你们的子孙,也都有着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

    虽然众人面色兴奋,但是还有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大哥!”

    “这个事情虽然好,但小弟还是有几分担忧!”

    雷蒙看着自己最年幼,但也是最冷静的一个弟弟雷硕,下意识的停住高举的酒杯,并且流露出倾听之色。

    “硕弟,今日在这里的都是我等亲族!”

    “有什么顾虑,但说无妨!”

    “没错!”

    “硕弟,这件事关乎我雷家几百年的家道!”

    “有什么意见说出来,大家共同言谈!”

    其他人看到雷硕的表情,眼睛也顿时变得锐利起来。

    “各位!”

    “虽然政令上有印章,有官印!”

    “但并非乾帝盘的圣旨!”

    “弟担心司徒刑不遵守诺言。”

    “如果他日后反悔怎么办?”

    “这!”

    听到雷硕的担忧,众人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僵。

    正如雷硕所说,日后司徒刑不是没有翻脸的可能?

    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雷家是不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没错!”

    “这件事理应讨来乾帝盘的圣旨才是!”

    “没错!”

    “最起码也应该是中省的批文!”

    看着众人担忧的脸色,雷蒙的嘴角不由的上翘,到了最后更是狂笑起来:

    “哈哈!”

    “哈哈!”

    “大哥,你为什么发笑?”

    众人有些茫然的看着雷蒙,不明白他为何发笑,有些摸不到头脑的感觉。

    “我在笑硕弟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能够保障我等利益的,根本不是司徒刑的政令,也不是乾帝盘的圣旨!”

    雷蒙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面色肃穆的说道。

    “那是什么?”

    众人茫然的看着雷蒙,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我等荣华富贵,靠的不是一纸诏令,而是手中刀兵!”

    “只要军队在我等手中,司徒刑就一日不敢造次!”

    雷蒙豁然站起,将腰间的长刀抽出,插在桌案之上,面色冰冷的说道:

    “只要刀兵在手,不论司徒刑愿不愿意承认,我等都是那无冕之王!”

    “这!”

    雷家众人面色诧异的看着眼前霸气外露的雷蒙。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雷蒙竟然有这么大的胸襟和格局。

    雷蒙投在司徒刑门下,将阔叶城拱手相让。世人都说那是因为城主夺了他的未婚妻。

    这才让他冲冠一怒为红颜。

    今日看来,世人都被雷蒙骗过了。

    他所图之大,绝非常人能够想象。

    “可是。。。”

    “司徒刑和大乾能够答应么?”

    雷硕虽然知道雷蒙说的有几分道理,但还是有些迟疑的问道。

    “他不答应又能如何?”

    “先不说他们异国作战,不论地形,还是气候都有诸多不适应!”

    “就说兵力对比吧?”

    “司徒刑短期能够抽调的也不过几万人。而我等手中有多少兵马?”

    “十余万!”

    “这诺大的乌兹国,还靠我等攻伐,他怎么可能不答应!”

    雷蒙看着众人,自信满满的说道。

    “如果他真的不答应,我等就拥兵自立!”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杀死王子,彻底绝了很多人不该有的心思!”

    “当然,这也算向大乾,表明我等的忠心!”

    “彩!”

    “彩!”

    “这!”

    看着满脸狂热的雷家众人,雷硕有些迟疑的坐在那里,嘴巴微张不知如何反驳。

    但是不知为什么,他心中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仿佛事情并非雷蒙考虑的那么乐观,雷家如此反复,天下人会如何看待?

    。。。

    “王子殿下!”

    一身盛大民族服饰的乌兹国王子下意识的伸手遮挡刺目的阳光。

    他被囚禁日久。

    这还是他第一次走出牢笼。

    不过,即将迎接他的不是自由,而是死亡。

    “王子殿下!”

    看着身披枷锁的王子,很多臣民都自发的跪倒在地,发出心痛的哀嚎。

    “畜生!”

    “你们要将王子殿下怎么样?”

    “他可是王子殿下!”

    “是我乌兹国的正统血脉!你们这样做,就不怕教廷震怒么?你们这样做,就不怕百姓愤怒么?”

    一个须发洁白的老者,看着好似死狗一般被拖着的王子殿下,眼睛顿时变得赤红,满脸愤怒的大声咒道。

    “你们都是乌兹国大好男儿!”

    “不思报效国家,却要为虎作伥,帮助大乾人侵略我们!”

    “真是丢祖宗的脸!”

    听着老者的大声咒骂,不少士兵下意识的低头。他们虽然是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但是他们的确再帮助大乾镇压自己的同胞。

    是帮凶!

    是乌兹内奸!

    “畜生!”

    “你们都应该去死!”

    “畜生!”

    老者见士兵脸上流露出羞愧之色,咒骂之声更大。不仅周围的人能够听到,就连走在前方的雷蒙等人步伐也不由的一顿。

    “嗯!”

    走在前方的雷蒙眼睛斜视,脸上不由的升起几分厉色。声音冰冷的说道:

    “老人家!”

    “看你年岁已高,理应颐养天年!”

    “只要你为刚才的行为道歉,本将军就放过你!”

    “哼!”

    “老夫为什么要道歉?”

    “你们就是披着人皮的畜生!”

    老者并没有因为雷蒙的话而有所改变,反而目光直视,声音越发的高亢。

    “哼!”

    听着老者的咒骂,雷蒙的脸色越发的难看。手掌更是下意识的放在刀柄之上。旁边的副将看到这种情况,急忙上前,拉着老者的衣服,颜色和悦的小声劝解:

    “老人家!”

    “他们都是从战场上下来的老兵,心狠手辣,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只要你给将军道个歉,这件事就过去了!”

    看着和颜悦色,好似真心为了自己的副官,老者眼底不由的浮现出几分不屑,并且从鼻子中发出一不屑的冷哼。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