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萧何!”

    “外域之事,处置的如何?”

    司徒刑满脸喜色的坐在花厅之内。

    初为人父的他,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血脉。

    也正是因为两个嫡子的出生,让司徒刑对这个陌生的世界第一次有了认同的感觉。

    也正是这种认同感,让司徒刑对于自己的一切格外的珍惜。

    “大人!”

    “阔叶城已经被攻破,不过城中百姓已经十户九空!”

    听着萧何的描述,司徒刑的眉头不由轻轻的皱起。

    “鬼兵过境,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们以百姓的血肉为食物,而且,浓郁的阴气,对活人伤害很大,就算侥幸不死的百姓,也都是根基受损,需要静养方能痊愈!”

    听着萧何的解释,司徒刑不由暗暗的点头。

    他曾经去过魔域,自然知道那里的情况,鬼蜮之门洞开,黑色的阴气弥漫,能够不死已经是侥幸。

    “嗯!”

    司徒刑虽然心中有些不忍,但还是轻轻的点头。并且示意萧何继续。

    “现在我大军已经度过阔叶城!”

    “乌兹国已经无险可守,整个腹地都暴露在我大军兵锋之下!”

    “只要再给两位将军一年时间,他们就能将整个乌兹国拿下!”

    想到当前的局势,萧何不由的两眼放光,满脸兴奋的说道。

    “到了那时,乌兹国就是我知北县的附庸!”

    “嗯!”

    看着满脸兴奋的萧何,司徒刑不由轻轻的点头。

    “没了阔叶城的乌兹国,就是一头没了爪牙的老虎。”

    “杨寿和韩信,两路大军直扑都城,路上的城池无不望风而降!”

    “我等的地盘已经扩大了数倍。”

    “嗯嗯!”

    “的确是如此。”

    萧何满脸赞同的点头,随着阔叶城被攻破之后,外域战场形势越来越有利。

    而且按照司徒刑的吩咐,只要是投诚之人,都好生安置。

    并且,把他们编入队伍之中。

    现在投诚之人越来越多,知北县府兵被直接退了下来。

    “大人!”

    “我们真的将军队全部撤?”

    萧何眼睛圆睁,嘴巴微张,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

    “撤!”

    司徒刑轻轻点头,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有雷蒙等投诚之人,在那里,已经足以应付乌兹国残余势力!”

    “可是!”

    “可是虽然阔叶城已经落入我们手中,但是乌兹国大半国境还在他们手中。”

    “而且雷蒙等人心思善变。”

    “我等现在撤军队,恐怕会前功尽弃!”

    萧何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有些迟疑担忧的说道。

    “萧何!”

    “知北县才是我等根本!”

    “外域之事,有雷蒙等人处置就好!”

    司徒刑看着萧何的表情变化,不由轻轻的摇头,笑着说道。

    “可是。。。。”

    听到司徒刑之言,萧何脸上的迟疑之色不由的更浓,眼睛中更流露出欲言又止的感觉。

    “不用担心!”

    “你可是担心雷蒙等人再次反水,从而将乌兹国形成一块飞地?”

    看着萧何的表现,司徒刑心中顿时了然,笑着问道。

    “没错!”

    “属下正是担心此事!”

    “不论是雷蒙,还是伊莎等人,都是外域蛮族。”

    “投靠我等,无非是为了利益。”

    “现在局势大好,他们自然是最好的忠犬。但是一旦出现波动,恐怕他们立即就会反噬!”

    萧何眼神幽幽,不无担心的说道。

    听着萧何的担忧,司徒刑的嘴角不由的上翘,并且轻轻站起,用手掌拍打着萧何的肩膀,满脸亲昵的说道:

    “萧何!”

    “可还记得你刚去阔叶城的时候,本官跟你说了什么?”

    萧何眼睛不由的一滞,但还满脸肃穆说道:

    “大人教诲!”

    “萧何不敢有丝毫懈怠!”

    看着萧何紧绷的肌肉,司徒刑不由婉儿的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

    “不用紧张!”

    “你去外域之前,本官就曾经告诉过你!”

    “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一次背叛,必定会引来无数次的背叛。”

    “只要笼络住人心。”

    “那些人就是我们手中最好的钢刀,最好的忠犬!”

    萧何听到司徒刑阴仄仄的言语,以及想到雷蒙等人的手段,身上肌肉不由的就是一僵。尾椎之处,更有一种寒意升起。

    “他们对付外域人,对付同胞比我们还狠。”

    “现在乌兹国的人,恨坏了他们,在背后更是日夜诅咒,让他们不得好死!”

    “嗯!”

    “这样的事情,本官早有预料!”

    “不过还是不够!”

    “听说你们抓住了乌兹国的王子?”

    司徒刑眼睛闪烁,好似无意间想到什么,笑着问道。

    “没错!”

    “我等的确是抓到了乌兹国王子,因为没有想好如何处置,所以一直都关押在阔叶城!”

    萧何看着司徒刑阴郁的眼神不由的就是一惊,但还是如实说道。

    “这个王子在本国很有威望?”

    司徒刑来踱了两步,满脸认真的问道。

    “启禀大人,这位王子是乌兹国国王的储君,生性仁慈,体恤百姓,在国内有很高的声望!”

    “不论是当地的官员,还是百姓,都认为他将来一定是位仁君。”

    “也正是这个原因,属下抓住他后,才没有立即处置!”

    听到萧何的话,司徒刑不由轻轻的点头。

    萧何的担心他也知道,无非是担心激化矛盾,引起更强烈的抵抗。

    “让雷蒙去处置!”

    “而且还要公开!”

    司徒刑伸出手指,轻轻的敲打桌面,不知过了多久,他好似下定了某个决心,声音肃穆的说道。

    “这!”

    萧何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震惊,又有些迟疑的问道。

    “大人的意思是?”

    “让雷蒙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亲手处死乌兹国王子殿下?”

    “没错!”

    司徒刑没有任何犹豫的重重点头。

    “如果他们真的怎么做,那么乌兹国百姓真的要恨之入骨了,那可就真的没有退路了!”

    “他们会这样做么?”

    萧何的脸色不由微变,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事已至此!”

    “由不得他们了!”

    司徒刑眼睛阴郁的坐在那里,阴仄仄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