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呼!

    吸!

    呼!

    吸!

    随着司徒刑的鼻孔扩张,白色的烟雾好似白蛇一般被他吸入肺腑。

    肺脏上的庚金之气也变得越发浓郁。最后竟然好似气柱一般直冲云霄。

    吕雉看着眼睛紧闭,好似没有知觉的司徒刑,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羞涩,犹豫。

    但是她最后还是毅然从荷包中,取出一团红色,充满魅惑的粉末,并且悄悄的洒在曼陀罗香之上。

    那些粉末十分的奇怪,明明看起来是颗粒,但是遇到炭火之后,瞬间变成气体。

    两股不同颜色的气体交融在一起。

    刚才还是青色的香气,顿时变得魅惑起来。

    香气中的飞天玉女,受到这种气息的影响,也发生了十分微妙的变化。

    本来清纯圣洁的面颊,慢慢变得魅惑性感起来。

    她的衣着也从刚开始的飞天,变成了现在的酥胸半露的绮衫,就连舞姿也变得诱惑起来。

    如果司徒刑是清醒状态,他定然不会受到影响。

    但是他现在全部心思都放在肺经之上。

    一道道庚金之气,被他打磨的柔和起来。

    呼!

    吸!

    呼!

    吸!

    已经变成红色的云烟被司徒刑吸入肺腑,他的脸色也慢慢变得赤红。

    鼻息更是慢慢变得粗壮。。。。

    看着全身有些发红,鼻息粗壮的司徒刑,吕雉的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羞涩。

    但她还是主动上前,伸出自己玉手,有些颤颤巍巍的帮司徒刑解开衣衫。

    “这是怎么事?”

    司徒刑只感觉自己的心跳不停的加快,脑海之中更是浮现出诸多绮丽念头。

    仿佛有几个魔女在他的心中不停的跳舞。

    随着魔女身上衣衫慢慢的减少,司徒刑感觉自己的控制力也越来越薄弱。

    “这是怎么事?”

    “中毒了?”

    想到某种可能,司徒刑的心不由的下沉。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不过任凭他如何探查,都没有发现任何中毒的沉珂感。。。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没等司徒刑探查完毕,就感觉一个凉凉的小手抚摸在自己的脸颊之上。

    司徒刑后背上的汗毛瞬间倒立。

    他有些惊恐的睁开眼睛,只见满脸赤红的吕雉,已经是衣衫不整,全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淫靡。

    “这是?”

    司徒刑眼睛收缩,有些震惊的看着吕雉。

    “我要!”

    吕雉脸色赤红,鼻息粗重,从鼻子里发出一种让人感到滑腻的声音。

    雪白的身体更是紧紧的贴在司徒刑身上。红色的舌头,更是好似小蛇一般在他的脸上游走。

    看着全身好似没有骨头的本来强行压下去的绮丽念头顿时好似开闸的洪水,再也控制不住。

    “嗯!”

    随着一声闷哼,两个人好似两条没有骨头的蛇缠绕在一起。

    。。。

    也不知过了多久,吕雉好似一条没有骨头的蛇,瘫软在地上。

    她的眉宇之中虽然有着痛苦,但是更多的却是幸福和欢愉。

    不过当她看着一柱擎天,没有任何松软的司徒刑,眼睛中不由的升起几分无奈和害怕。

    “妹妹!”

    “你快进来!”

    “这!”

    吕素站在幔帐之后,脸色赤红,全身发软。

    刚才司徒刑和吕雉的大战,她全部看在眼里。现在听到吕雉呼唤,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几分羞涩和迟疑。

    “快点!”

    “快点过来!”

    “我快撑不住了!”

    听到吕雉急促的声音,吕素再也顾不得其他,咬牙走了进去。

    随着她的前行,一件件罗衫被她解开,扔到地上。

    好似象牙一般白皙的身体,已经婀娜惹火的身材,让身为女性的吕雉,都感到几分嫉妒。

    吕素用洁白的牙齿咬着自己的红唇,眼睛中流露出犹豫之色。

    不过,最后她还是毅然上前。

    脸色赤红,好似火蒸的司徒刑低吼一声,重重的扑了过去。

    随着一声闷哼,吕素那洁白如玉的脸上,有一滴晶莹的泪水滑落。

    。。。。

    “我这是怎么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司徒刑揉着自己昏沉的脑袋,从大床上爬了起来。

    他的衣服非常的整齐,床铺之上,也十分的干净。

    看起来,一切都好似只是一场梦幻。

    但是不知为什么,司徒刑还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吕家小姐呢?”

    感觉自己清醒了之后,司徒刑笑着问道。

    “启禀大人!”

    “吕府太君想两位小姐了,两位小姐去看望!”

    旁边的婢女见司徒刑询问,急忙上前说道。

    听到婢女的答,司徒刑的脸色不由的微变。

    婢女的答,十分合乎情理,而且,吕家两位小姐也经常吕府看望太君,没有什么可怀疑的。

    但是不知为什么,司徒刑心中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两女有什么事情再瞒着自己。

    难道说,昨天的一切不是梦境?

    想到了某种可能,司徒刑脸色不由的大变,眼睛中也浮现出几分恼怒。

    难道自己又被逆推了?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来人!”

    “驾车,去吕府!”

    “大人!”

    “你这是?”

    下人见司徒刑怒气冲冲,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几分惊色,有些担忧的问道。

    。。。

    “姐姐,我们这样走了,真的好么?”

    坐在温暖车厢中的吕素,扭转身体有些担忧的看着后方。

    因为动作太大,碰到伤处,她不由的冷哼一声,就连脸色也变得苍白不少。

    “哼!”

    “现在知道疼了!”

    “昨夜那么疯。。。。”

    吕雉面色古怪的看了吕素一眼,有些打趣的说道。

    谁能想到,表面上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小妹,疯起来是那么的可怕。

    真是人不可貌相。

    “姐姐,你还说!”

    仿佛是想到昨天自己的状态,吕素的脸色顿时变得赤红,伸出拳头敲打吕雉胳膊,有些求饶的说道。

    “好了!”

    “我不说了!”

    “你放心,不论是床单,还是衣服,我都差人换过!”

    “他根本发现不了。”

    “我们在吕府待些时日,到了那时。。。。”

    吕雉轻轻一笑,没有任何担忧的说道。

    “只希望这次能够珠胎暗结!”

    想到了某种可能,吕素不由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肚子,满脸的幸福。

    吕雉看着满脸母性光辉的吕素,眼睛不由的就是一酸。

    “姐姐!”

    “你不要伤心,我已经很满足了!”

    吕素感觉到吕雉的情绪变化,嘴角不由上翘,满脸幸福的说道。

    “这个孩子,他将会让姓吕”

    “你们问过我的意见了么?”

    就在两女窃窃私语之时,一个温润的声音陡然传了进来。

    听着这个熟悉的声音,不论吕雉,还是吕素的脸色都是瞬间大变。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