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在这种情况下!”

    “司徒刑怎么可能拒绝我吕家的好意?”

    “就算他明知道这是一杯毒酒,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喝下去!”

    吕太公自信满满的说道。其他人的脸上也都流露出会意的笑容。

    不过,吕太公还是不了解司徒刑。

    司徒刑两世为人心智坚定,岂是一般人能够动摇的?

    所以当他见到吕太公的信后,没有任何犹豫的拒绝。

    任何一个帝王,对于外戚干政都是非常的敏感。

    吕太公有的行为虽然隐秘,但是却难以逃脱司徒刑的眼睛。

    。。。

    “这!”

    吕素脸色苍白的站在花园之中,眼睛空洞,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失魂落魄。

    吕太公给司徒刑行,要将二女嫁给司徒刑的事情,她也是从小婢口中知道的。

    刚开始,她还有些羞涩,心如鹿撞,甚至是有些反感。

    毕竟,司徒刑可是她的姐夫。

    她这样做多少有些对不起吕雉。

    但是,她心中更多的却是一种期盼,一种甜蜜。

    一段段往事在她的心头浮现。

    司徒刑的强大,司徒刑的才华横溢,司徒刑的温文尔雅,司徒刑的体贴善良。

    不知何时,吕二小姐的心中,竟然早就有了司徒刑的影子。

    不过,这种甜蜜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就被一瓢冷水浇了个透心凉。

    司徒刑出人意料的拒绝了。

    他十分坚定的拒绝了吕太公的提议。

    吕素只感觉自己的心,好似落地的玻璃,瞬间碎成粉末。

    “为什么会这样?”

    “我究竟比阿姐差在那里?”

    “你为什么要拒绝?”

    “是我不够美么?”

    “还是我身材够好?”

    吕素呆愣的站在那里,满脸的怨恨,眼睛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几分黑气。

    “素素!”

    吕雉站在旁边,满脸的不忍,想要规劝,但又不知如何开口才好。

    “阿姐!”

    “你说我就那么讨厌么?”

    “他为什么那么无情的拒绝!”

    吕素越想越委屈,梨花带雨的问道。

    “这!”

    看着自己妹妹痛不欲生的表情,吕雉不由的感到一阵心痛。

    但是,她多少也能理解司徒刑的顾虑。

    没有一个强者愿意被别人摆布。

    吕家虽然做的隐秘,但是的确触犯了司徒刑的禁忌。

    “你真的喜欢他?”

    吕雉没有没有立即答吕雉的问题,而是有些答非所问。

    听着吕雉的问话,吕素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羞涩,但最后,她还重重的点头。

    “阿姐!”

    “我知道,他是我姐夫!”

    “我本来不应该有所觊觎,但他实在是太过优秀。。。”

    “阿姐,是我对不起你!”

    “但是我真的喜欢他!”

    吕雉几步上前,拉起来想要行礼认错的吕素,声音柔和的说道:

    “你我姐妹,说什么对错!”

    “再说,咱们年幼之时,就曾经发誓,今生永远都在一起!”

    听着吕雉的话。吕素的脸色不由的浮现出一丝羞红,年幼之时,她们两人的确说过这样的话。

    只是那时,两人根本不知嫁人是什么意思。

    现在想来,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阿姐,你一定要帮我!”

    吕素看着吕雉脸上出现心软之色,急忙说道。

    “阿姐,你一定要帮我!”

    “这!”

    看着满脸哀求的吕素,吕雉的眼睛不由就是一滞。

    但是最后,她还是轻轻的点头。

    。。。。

    “大人,奴家服侍你行香!”

    看着全身大红色衣袍,凤眼高挑,说不出尊贵的吕雉,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疑惑。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面带微笑的静静的坐在那里,任凭吕雉蹑手蹑脚的伺候。

    行香,是品香的一个必要过程。

    如同品茶一般,品香也诸多讲究。

    必须有专业的香师,进行盘香。

    比如说行香之前,需要更衣净手,而且行香的手法,力度都有严格的规定,稍有不慎就会影响到香的品质。

    吕雉是大户出身,自小就受到专业的训练。

    行香不论是手法,还是力度,都不在专业人士之下。

    更何况,吕雉的素手,带有一种天然的香气,格外的好闻。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巴掌大小,雕刻有梅兰竹菊花纹,说不出雅致的香炉冒出缕缕青烟。

    这些青烟很淡,但却出奇的沉重。

    就连微风,也不能他们扩散开来。

    “好香!”

    看着空中凝而不散,出现种种奇特形状的香气,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兴奋。

    好香!

    只有好香才会如此。

    在香谱中有过明确的记载:好香颜色发润,入手好似檀木,香气更凝而不散,时而为兽,时而为禽鸟,时而为兰芝,如此种种,不可言尽。

    这块香在燃烧过程中,烟气飘渺,仿佛有无数的异兽在其中奔跑,有好似有仙女起舞,美不可收!

    不愧是曼陀罗香。

    也只有这样的香,才会价值万金。

    司徒刑鼻孔扩张,有些贪婪的将缕缕香气吸入肺腑。

    曼陀罗香,虽然主材料是曼陀罗花,但是在炮制过程中,还需要加入很多滋补的药材。

    通过鼻孔,直接进入肺经。

    本来就好似玉石一般晶莹的肺脏,在烟气的滋养下,变得更加的白亮。

    一股庚金之气从肺部升起,通过十二重楼,止于口腔,好似精灵一般不停的跳跃。

    “这是!”

    感觉着肺部的庚金之气,司徒刑的眼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色。同时他的嘴巴更紧闭,牙根紧咬,生恐庚金之气从嘴巴中飞出,伤及无辜。

    庚金之气,虽然只是一口无形的气息,但却是天下最锐利之物。

    别说是普通门窗,房屋,就算是神兵利器也没有他尖锐,

    一但飞出,恐怕自己这个密室都会毁于一旦。

    “飞剑!”

    感觉着仿佛有了生命一般,不停跳跃的庚金之气,司徒刑的眼睛不由微眯。心中不由的想到了地球传说的中飞剑。

    这哪里是一口气,分明是一柄锐利的飞剑。

    古人常说,吐气伤人!

    他以前没有办法理解,但是现在他却明白过来。

    吐出去的根本不是气,而是从肺脏中产生的庚金之气。

    所谓的剑仙,修炼的根本不是剑丸,而是肺脏中的庚金之气。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