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太公!”

    “您真的打算将两女都下嫁司徒大人?”

    吕家的人也聚集在一起。嘴巴微张,一个个满脸震惊的看着太公。更有人眉头紧皱,显然对太公这样的决定心有不满。

    “这怎么可以?”

    几个年轻人有些不满的嘟囔道。

    “为什么不可以!”

    吕太公老神在在的坐在主位之上,轻轻的抿着茶水,没有立即答,反而声音清冷的反问道。

    “我吕家乃是上古望族,是吕尚,吕不韦,温侯的苗裔。身份地位,不在中古王族之下。”

    “我吕家之女,何等最贵!”

    “怎么可以两女共侍一夫?”

    “家主这想法实在是不妥!”

    一个个家族宿老不由轻轻的摇头叹息,满脸的不满。

    “就是!”

    “我吕家的女儿何等尊贵,怎么可能学那俗人,做两女共侍一夫之事?”

    年轻人更是眼睛发红,满脸的妒忌。要知道吕氏姐妹艳名远播,整个北郡,谁人不知道,谁人不晓。

    他们心中何尝没有一吻芳泽的想法。

    但是今天吕太公的话让他们每一个人都感到发自内心的绝望。

    吕氏姐妹一起下嫁司徒刑。

    这怎么可以?

    司徒刑何德何能,他凭什么有这般艳福?

    嫉妒好似毒蛇一般撕咬着他们的内心,所以他们的反应比宿老还要激烈。

    “就是!”

    “宿老说的对!”

    “我吕家之女何等尊贵,怎么可能同时嫁给一人?”

    看着满脸不满,大有群起而攻之架势的众人,吕太公不由重重的冷哼一声,并且将手中的茶盏重重的放在桌面之上。

    眼睛好似鹰隼一般环顾四周,等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低头之后,他这才重重的说道:

    “怎么就不可以?”

    “我吕家之女固然尊贵,但能够贵重过上古人王?”

    “娥皇女英乃是上古人王的女儿,她们都能共侍一夫,我吕家的女儿为什么就不可以?”

    “这!”

    几个吹胡子瞪眼的族老气势不由的噎住。

    娥皇女英,乃是上古人王的女儿,论身份地位,远在吕家之上。

    正如家主所说,连这样的人都可以共侍一夫,吕家为什么不可以?

    但是,这样将两女下嫁,众人心中又实在不甘。

    “家主将两女下嫁,难道是打算将吕家托付给司徒刑?”

    皓首白眉的宿老看着坐在上首的吕家家主,声音幽幽的问道。

    “什么!”

    听到老者的话,不少人的脸色豁然大变。

    特别是一些年轻的家族子弟,眼睛中更是浮现出浓浓的不服之色。

    吕家嫡系人丁稀少,到了太公这代更只有两个女儿,没有儿子。

    在场之人要么是旁系,要么是吕家的妻族。

    和吕家多少都有几分关系。

    对家主之位多有觊觎。这也是他们拼命表现的原因。

    但是今天太公要将吕家拱手送人,他们岂能甘心。

    “哼!”

    看着宿老和年轻子弟的反应,吕太公的眼神慢慢变的阴沉起来。他们心中所想,太公岂能不知道?

    狼子野心。

    真以为自己不知他们心中是如何想的?

    等众人都说完安静之后,他这才阴仄仄的说道:

    “老夫刚才的话说的不够清楚么?”

    “还是说,老夫已经老了,说话没有分量了?”

    众人见吕太公脸色难看,心里不由的就是一突。吕太公的话未尝没有敲打他们的意思。

    “太公!”

    “吕家终究是商贾之家!”

    “这样做未免有些不妥。。。”

    虽然看太公心意已决,但是众人心中还是有些不甘的说道。

    “没错!”

    “谚语有云:鸡蛋不能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太公这样做,实在是太过危险。”

    “将来司徒刑有所不妥,我吕家势必会遭到连累。”

    “到了那时候覆巢之下无完卵?”

    “哼!”

    “你们所说,老夫岂能不知?”

    “可是放眼整个北郡,还有比司徒刑更有优秀的么?”

    太公从鼻子中冷哼一声,满脸不屑的环顾四周,等众人下意识的闭嘴之后这才幽幽的说道。

    “这!”

    众人不由的语窒。

    正如太公所说,北郡之中优秀的家族子弟不少,但是能够被称得上潜龙的,不过三人。

    司徒刑!

    成郡王!

    以及刘季!

    刘季乃是地方豪族出身,论根基最浅薄,地位也最低下,最重要的是,他和吕家关系已经恶化,排除在外。

    成郡王实力最强,但是年岁过长,而且他的势力在北郡南部,对吕家之事鞭长莫及,就算和他结成姻亲,对吕家也没有多少帮助。

    那么剩下的只有司徒刑。

    但是,这样将吕素也嫁过去,他们心中多少有些不甘。

    “你们可知道,巫族圣女已经和司徒刑有了夫妻之实,如果在有了子嗣,那雉儿的地位必定会受到影响。”

    “到那时,我吕家的谋划就会尽数打了水漂。”

    “只有让吕素也嫁给司徒刑,两人联手才有机会抗衡。”

    “也只有这样,我吕家的子嗣才能成为未来的世子!”

    “到了那时候,我吕家的地位,就如同泰山一般,没人能够撼动。”

    “这!”

    众人看着自信满满的太公,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

    正如太公所说,只要吕家姐妹诞下子嗣,在凭借吕家在知北县的影响力。

    毕竟能够帮助他登上世子之位。

    甚至将来继承知北县的一切,到了那时候,吕家作为妻族,必定受益匪浅。

    想到这里,每一个人眼睛都是亮起,呼吸也变得粗重很多。

    “谋也有大谋,小谋!”

    “小谋者,谋一时!”

    “大谋者,谋一世!”

    “我等就是要谋一世。”

    “未来的主公,必定更是我吕家之人!”

    “可是。”

    “司徒刑他会答应么?”

    有人担心的问道。

    “给司徒刑送去一株曼陀罗!”

    “我想他会答应的!”

    吕太公霸气十足的说道。

    这就是底蕴。

    司徒刑现在最缺的就是底蕴。而吕家正好能够补上这个不足。

    吕家虽然不是圣人门楣,更不是世家。

    但是却有吕尚,吕不韦,吕布这样镇压当世的天骄,更享受国祚几百年。

    其底蕴之强,根本不亚于圣人世家。

    只要得到吕家底蕴,司徒刑的势力必定会一飞冲天,就算是乾帝盘也不能拿他如何?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