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阔叶城那里有什么消息?”

    不过相对于北郡的乱局,司徒刑更关心的还是自己领地内的情况。

    尤其是阔叶城那里的战事。

    牵动着他敏感的神经。

    “大人!”

    “阔叶城尚没有消息传来。”

    “不过还请大人宽心,巫族圣女以及祭祀共同出手,不日定然会有好消息传来。”

    “嗯!”

    想到杨寿和韩信的领兵之能,以及巫族神秘的手段,司徒刑紧提着的心这才放下一些。

    不过,在没有见到捷报之前,他还是不能释怀,毕竟阔叶城之战关乎气运,关乎国祚。如果不是知北县需要有人镇压,他恨不得亲自前往。

    就在他心思百转之时,吕雉竟然在下人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看到全身穿着大红色华裳的吕雉,司徒刑不由的就是一惊。

    要知道,司徒刑虽然在有意无意的培养吕雉。

    但是吕雉这个人却非常的懂规矩,知道分寸。

    花厅乃是司徒刑和属下议论大事的地方,里面更有很多机要文件,她轻易不会前来。

    “雉儿,有什么事情?”

    “没有什么事情!”

    “阿爹派人从外域购买了曼陀罗香,非常滋养精神。”

    吕雉扭捏的看了一眼四周,见众人都十分有眼力劲的退了出去,这才笑着说道。

    “曼陀罗香?”

    听到吕雉的话,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就是微亮。

    曼陀罗香是以曼陀罗花为主要原料,参杂诸多香料,精心烘制而成。

    曼陀罗是外域的奇花,生长在悬崖峭壁,荒漠之中,十分的稀有。

    而且,最神奇的是这种花,只有在晚上月华最浓郁的时候,才会开花,而且从开花到凋零,只有短短数十息。

    也正是这个原因,曼陀罗花又被称为刹那芳华。

    正因为曼陀罗花的珍贵,在外域也是难得一见。每一根曼陀罗香,都是天价。

    自己当年受伤时,曾派人到外域寻找,打算高价购买。

    但是派出数个商队都是无功而返。

    因为太过珍贵,只有王族,皇族,世家中才偶尔能够一见。

    就算在王族之中,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享用。

    说到底还是底蕴,司徒刑虽然权柄赫赫,主政一方,但是崛起的时间还是太短,根基太浅。

    知北县中,也只有底蕴最是深厚的吕家,才能有曼陀罗香这等奇物。

    “没错!”

    “正是这个曼陀罗香!”

    “大人最近很是耗神,这曼陀罗花因为吸收了大量的月华,对安定精神,有着其他的效果!”

    “如果机缘巧合触发其中的刹那芳华,更能够陷入顿悟状态!”

    吕雉见司徒刑脸上流露出意动之色,不无兴奋的重重点头,笑着说道。

    “这!”

    看着满脸兴奋的吕雉,司徒刑的脸上不由流露出一丝为难。

    要知道,这个曼陀罗香实在是太珍贵了。

    常言说的好,无功不受禄。自己平白无故占吕太公这么大的一个便宜,日后恐怕。。。

    看着满脸迟疑的司徒刑,吕雉的脸色瞬间变得僵硬起来,眼睛之中也多了几分无奈和委屈。

    司徒刑和吕太公之间关系非常的微妙,吕太公固然是吕雉的父亲,但他同时也是吕家的当代家主,是天下有名的豪族之一。

    有的他不仅仅要为自己,还要为了家族考虑。

    司徒刑的身份就更加的敏感。

    司徒刑出身卑微,能有今日靠的全是自己。

    意志坚定,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左右的。

    正因为这个微妙,导致她夹在其中左右为难。好在,吕太公和司徒刑都是聪明之人,知道分寸。

    “阿爹让奴给大人带了一封手!”

    看着吕雉委屈的模样,司徒刑不由的感到一阵心疼。但是他却硬下心肠问道。

    “什么?”

    司徒刑接过手,习惯性的检查了一下火漆是否完好。

    这是他的习惯。

    任何信件阅览之前,必须检查火漆。

    如果火漆有损伤,或者是不妥的地方,司徒刑立即就会知道。

    吕雉看着司徒刑谨慎的做派,知道定然瞒不过他,索性开门见山的说道。

    “阿爹在信中说,他这一生只有两个女儿。”

    “吕家的家业,最终要给我姐妹二人!”

    “如果大人不嫌弃蒲柳之姿,可以将姐妹二人如数迎娶。”

    “只要大人将两女尽数迎娶,别说小小的曼陀罗香,就是万贯家财也是大人您的了!”

    “什么!”

    “你看了信件!”

    听着吕雉的话,司徒刑脸色不由的微变,眼睛闪烁,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再说,你把我司徒刑当成了什么人!”

    “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人,再也容不下她人!”

    “哼!”

    “故作姿态!”

    “恐怕你现在心里美着呢。”

    “也是便宜了你!”

    “谁人不知道吕家幺妹乃是人间绝色。”

    “你的心里只有我一人,那巫族圣女又是怎么事?”

    看着打碎醋缸,满脸酸气的吕雉,司徒刑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无奈,同时还有几分心虚。

    他和巫族圣女固然是因为形势所迫发生了关系。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两人之间就没有感情。

    让她去外域,固然是阔叶城那边需要,但是他何尝没有分开两女的意思。

    两人都是天之骄女,遇到一起难免发生冲突。

    而且正如吕雉说的那般。

    吕家姐妹可是国色天香,现在愿意效仿娥皇女英,说他不动心,那是骗人。

    要知道整个知北县谁人不知,吕氏双淑乃是人间绝色。姐姐刚强,眉宇之中透着英气。妹妹柔弱,好似西子捧心,最是让人怜爱!

    不过,吕太公今日的举动,真的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难道真的如他所说,年事已高,不愿意过问外面的是是非非?

    可是,吕太公真是这样的人么?

    年事已高?还能高的过吕尚?

    要知道吕家先祖吕尚可是九十岁的时候才得遇明主,一百岁的时候,帮助武王平定了江山。

    那吕太公不过五六十岁,和那位比起来,还只能算是壮年。

    “阿爹说!”

    “这件事,大人不用急着答。”

    “这个曼陀罗香在别人眼中,算是稀罕之物,但是对吕家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尽情享用就是。”

    听着吕雉霸气的宣言,司徒刑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无奈。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