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相对于青衣老道的震惊和难以置信,倒是成郡王的变现要显得淡然不少。

    “终于出手了吗?”

    “王爷!”

    “你这?”

    看着风轻云淡,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成郡王,青衣老道的神色慢慢变得平静,不过他的心中,还是充满了疑惑:

    “有什么好震惊的?”

    “本王在逃离北郡的时候,就想到最坏的结果。”

    “雷霆雨露皆是天恩!”

    “本王虽然出身最贵,生来就是郡王,但也要承受别人想象不到的压力。”

    “北郡之事太大,总督霍斐然被乱军斩杀,更是一件捅破天的大事。。。。”

    “陛下了为了朝廷局势稳定,势必要推出几人平息民愤!”

    “北郡之中,还有人比本王更适合么?”

    成郡王看着青衣老道的反应,嘴角不由的上翘,有些不屑的嘲讽道。

    “可是!”

    “可是这件事事发突然,乃是刘家和当地豪族联手,变生肘腋,就算郡王全力镇压也是于事无补!”

    “总督的死,和我等更无干系。”

    “刘家作乱,王爷第一时间就差人告诉了陈平。如果不是如此,陈平岂能那么及时赶到,并且救下霍斐然家眷。”

    “霍斐然一心赴死,和王爷何干!”

    青衣老道眼睛发愣的站在那里。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就算王爷从城中逃出,也是经历了九死一生!”

    “这件事,怎么可以怪罪在王爷头上?”

    “王爷何罪之有?”

    “王爷何罪之有?”

    “属下不服!”

    看着面色激动的青衣老道,成郡王的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个似哭非哭的表情,好笑的说道:

    “朝廷中的事情,哪里有什么对错。”

    “对朝廷有利的事情,错的也是对的。对朝廷没利的事情,对的也是错的。”

    “朝廷现在需要本王头顶的冠带平息众怒。”

    “本王有没有过错,反而不那么重要了!”

    “现在我们要做的是自救。本王着实不甘心!”

    。。。。

    “刘季伙同豪族造反,因为起事隐秘,等北郡诸公发现之时,已经来不及!”

    “成郡王夜逃,总督霍斐然战死!”

    “整个北郡都已经落入逆贼之手!”

    司徒刑看着手掌的信纸,不由满脸震惊的站起,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北郡方向。

    “这怎么可能?”

    “刘季那厮屡次遭到重创,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启禀大人!”

    “地方豪族的势力根枝交错,城防军等早被渗透,所以这才。。。。”

    听着司徒刑的疑问,探子急忙说道。

    “是城内的豪族!”

    “他们和刘家里应外合,变生肘腋,成郡王和霍斐然总督根本没有时间反应,整个北郡就眼睛沦落!”

    “没有家鬼,怎么可能引来外贼?”

    “这些吃里扒外的豪族,都是该死!”

    “如果让本官抓住他们,定然要一个个的全部处死!”

    司徒刑眼睛收缩,杀气腾腾的说道。

    同时心中不由暗暗的庆幸。

    庆幸知北县的关系,不像是北郡那么复杂。

    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心软,顶着暴戾的名声,将几个阳奉阴违的豪族如数诛杀。

    为此,他还被很多言官诟病,抨击。更有人上乾帝盘,认为他太过暴虐,不适合做一方主官。

    就连总督霍斐然对此也多有异议,认为他手段太过暴虐,有酷吏的倾向。

    今日看来,他当日的所作所为,完全没有错。

    豪族就是地方上最大的毒瘤,一定要将他们彻底的铲除,不留半分痕迹。

    “北郡方面可有什么异动?”

    “禀大人!”

    “刘季攻陷总督府后,便以总督自居,并且第一时间废除了前段时间改革的政令。”

    “王杰等几位主张变法的官员,也被他罢免,有的更是被推到了菜市口问斩!”

    “北郡刚推行数月的变法运动彻底的失败!”

    “沉重的赋税再次落在百姓头上。”

    “很多刚刚恢复自由的奴仆,又被强行抓了去。”

    “现在整个北郡都是风声鹤唳,无数的人携家带口的逃离北郡。”

    听着探子的禀报,司徒刑不由轻轻的点头。

    “嗯!”

    北郡的局势变化并没有脱离他的预知。

    确切说,他早就料到今日。

    北郡重用王杰等人变法之初,司徒刑就得到了密报。

    北郡虽然没有喊出“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口号,但是他们做的事情却是一般无二。

    学习知北县的政务,学习知北县的技术,学习知北县的吏治等等。

    在种种政策的刺激下,北郡的经济也曾活跃一时。

    也曾经建立大型的工坊,用机械代替人力。

    萧何还曾经非常担忧,害怕北郡后来居少。

    毕竟,论底蕴,论潜力,北郡要远超知北县。

    为此他还曾经提议,不和北郡进行交易,实行闭关锁国之策。

    并且将技术,永动机等牢牢的抓在自己的手中,不和北郡等地进行交易。

    让他们永远没有办法进行工业革命。

    但是,一直支持他的司徒刑却没有任何犹豫的拒绝了。

    萧何虽然是良臣。

    但是终究受到眼界的局限。

    工业革命是必然的,没有人能够阻挡历史前进的车轮,

    对于北郡的变法,司徒刑不仅没有抵触,反而抱着支持的态度。

    因为变法之后的知北县,市场会更加的开放。

    这也意味着知北县会牟取更多的机会。

    但是他并不看好北郡的变法。

    在他看来,北郡变法只是暂时的,不论成郡王多么支持,民众多么积极响应,最后都会以失败而告终。

    而成郡王也会迟到变法的苦头。或者被架空,或者被流放。

    当时萧何虽然点头迎合司徒刑的观点,但是心中定然有些不信。

    北郡的人偷学了知北县的技术,经验,又有成郡王的支持,怎么可能失败?

    但是今日结果,恰好验证了司徒刑的推论。

    不是司徒刑能掐会算,也不是他窥视了命运未来,而是,他知道。

    变法损害最大的就是豪族利益。

    把控北郡日久的豪族,岂能坐以待毙?

    所以,北郡豪族造反看似是偶然,实则是必然。

    就算没有刘季,也会有别人。。。。

    所以,只要豪族不除,变法必定失败。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