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如何赏罚分明?”

    诸位大臣脸色不由的微变,就连乾帝盘身体前倾,第一次流露出郑重之色。

    “赏!”

    “是要重赏为国捐躯的霍斐然总督!”

    “以及主动请缨,为国家平叛的人。”

    “罚嘛。”

    “成郡王治理无方,导致北郡逆贼揭竿而起!”

    “应当承担首责!”

    “更何况,北郡乱起,他不思镇压,反而临阵脱逃,导致北郡陷落,总督战死!”

    “这等罪过不惩处,不足以平民愤!”

    “这!”

    诸位大臣脸上流露惊讶之色,用一种陌生的目光看着太子承乾。

    真是咬人的狗不叫!

    太子承乾,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没脾气的好好先生。

    甚至说,性格有些懦弱。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一直以来,都不得乾帝盘所喜,在夺嫡之争中,也经常落在下风。

    如果不是朝中大臣坚持,恐怕早就被拖下储君之位。

    谁曾想,在最后的时候,这位中庸的太子,竟然悍然出手,直指要害。

    难道,以前的,都是他的伪装?

    想到某种可能,诸位大臣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听着太子掷地有声的发言,乾帝盘的眼睛中也浮现出一丝震惊和玩味。

    和众位大臣一般!

    他对眼前的太子,多少也有些陌生的感觉。

    没想到蛰伏多年,看似软弱无能的太子,今天也终于忍不住伸出自己的爪牙。

    这是要痛打落水狗,将成郡王的势力一书包网.bookbao2打尽!

    不过想想也是,太子出身皇家,耳濡目染之下,对宫中各种争斗都是耳熟能详。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躲开一次又一次的明枪暗箭。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一个没有脾气的好好先生?

    看来,自己的这些儿子,真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不过,乾帝盘心中虽然感慨。

    但是,却也在不停的衡量。

    正如太子所说,赏罚分明才能凝聚人心。

    今日之事,必须要有人出来负责才行。

    如果霍斐然未死,将会是最好的替罪羊,自己大可将一切都推到总督身上。

    不论是朝中诸公,还是儒家都说不出什么。

    但是现在形势却大为不同。

    总督霍斐然已经殉国,被追封为忠烈,身上定然不能有污点存在。

    那么,就算自己心中多么不愿意,也只能将成郡王推出。

    “你认为应该如何处置才是?”

    想到这里,乾帝盘不由轻轻的点头。

    太子承乾听到乾帝盘的问话,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

    因为他知道,乾帝盘已经下定决心处置成郡王。

    但是喜色过后却是为难。

    虽然他心中恨不得将成郡王凌迟处死。但也知道,那样做会引起乾帝盘和满朝文武的反感。

    毕竟,没有一个人喜欢暴虐之人。

    “成郡王治理无方,导致领地大乱,总督殉职,着令剥夺去郡王阶位!”

    “收领地,着令其进京令行安排!”

    “嗯?”

    乾帝盘没有立即答,而是目光直视太子承乾,就在承乾感觉有些承受不住,心中惴惴之时,他这才满意的轻轻点头。

    没有一位父亲希望看到自己的儿子骨肉相残。

    乾帝盘是一位皇帝,同时也是一位父亲。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得到乾帝盘的示意,急忙上前将一份圣旨敞开。

    乾帝盘看了一眼下方脸有惊色,却没有反对的大臣,不再犹豫,拿起案上的朱笔,龙飞凤舞的狂草起来。

    不大一会,一篇简短,却气势磅礴的诏已经写完毕。

    只等皇帝和三省共同行印。就会立即生效。。。。

    “诺!”

    “没想到,风光一时的成郡王,会所得如此田地!”

    众位大臣目光交错,彼此都看到对方眼睛中的震惊。

    很多平日和成郡王交好的大臣,看向太子的目光中更是多了躲闪。

    因为他们知道,曾经雄踞一方,有实力争夺大宝之位的成郡王完了!

    随着这道圣旨的下达,他所仰仗的权势瞬间就会烟消云散。

    就连本身气运也会大损,没了兵马,没了权势,他也只能神都做一个闲散皇族。

    直到新皇登基。

    如果太子日后不记恨还好,在神都被圈养幽禁致死。

    如果太子心胸狭窄,恐怕最终难免一死。

    这样的事情,在皇族争斗中并不从少。

    乾帝盘登基之后,就以各种理由,将以前的同族兄弟,或者发配,或者赐死!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乾帝盘这一代,人丁并不是十分兴旺。

    太子承乾和成郡王等人的争斗,其实也可以看做上代争斗的延续。

    不过!

    谁能想到,真正笑到最后的,竟然是这个整日唯唯诺诺,胆小如鼠的太子!

    真是雷霆雨露皆是天恩!

    众人心中虽然唏嘘,但是却没有人出来为成郡王求情。

    毕竟,成者王侯,败者贼。

    失败者,是没有办法获得同情的。

    。。。。

    就在朝堂之上,风起云涌之时。

    成郡王头顶的蛟龙气运好似受到某种重创,不由的仰头向天,发出阵阵悲鸣。

    身形不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水,而且颜色也变得暗淡不少,好似随时都可能消散。

    满脸仓皇,好似败家之犬的成郡王好似心有所感,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突,好似有什么无比重要的东西,正在被强行剥离。他的脸色也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王爷!”

    “您这是怎么了?”

    青衣老道看着脸色大变的成郡王,眼睛中不由的升起几分担忧。

    “不知为何,本王突然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离开本王的躯体?”

    成郡王面色难看的站在那里,伸出手掌,好似要抓住什么。

    “这!”

    听到成郡王的描述,青衣老道的脸色不由的就是大变。

    他急忙打开天眼,进行观察!

    只见成郡王的蛟龙气运不仅萎靡,而且形状维持都非常的勉强。

    “怎么会是这样?”

    “究竟发生什么事情?”

    “郡王的气运为什么会如此的衰落?”

    “难道是人王陛下下旨申饬?”

    “老道实在想象不出其他可能!”

    看着成郡王气运的变化,青衣老道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拳头紧攥,手背上青筋浮起,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