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按照惯例,上朝时间定在寅时,大臣们丑时就得动身,赶往朝廷。

    不过,今天这个惯例被打破了。

    随着景阳钟被敲响,一个个大臣好似火烧屁股一般穿好朝服,在下人的服侍下火急火燎的赶往太极殿。

    文官的轿子,武官的骏马,再加上随行的家人奴仆,本来宽敞的朱雀大街瞬间变得拥挤无比。

    不过,文官,武官出行,也有一套自己的潜规则。

    那就是官大的先行,官小的随后。

    不按先来后到,只看品阶。

    品阶低的给品阶高的让路,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几位阁老的轿子在队伍的最前方,格外的显眼。

    “陈阁老!”

    “你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陛下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敲响景阳钟?”

    一身朱红色超跑,须发洁白的程阁老把手揣在衣袖中,有些好奇的问道。

    “老夫也是不知!”

    “不过想来必定是大事,否则陛下不会命人敲响景阳钟!”

    “要知道,这口大钟已经几十年没有被人敲响过了!”

    “上次敲响,还是陛下登基之初,大礼仪案!”

    陈阁老眼神幽幽,好似陷入忆一般的说道。

    听到陈阁老提到大礼仪案,程阁老的眼睛中也流露出忆之色。

    大礼议案!

    是乾帝盘登基后,和诸位大臣第一次博弈。

    众所周知,乾帝盘并非嫡出,而是先帝在游猎之时,饮了鹿血导致欲火,焚身。不得已的情况下,临幸了当时随驾的一个丑陋宫女。

    本以为只是一次意外,先帝也没有放在心上。谁知,那个宫女仅仅一次就珠胎暗结,有了今日的乾帝盘。

    不过就算是如此,那位宫女也没有名分。

    后来乾帝盘登上皇位。第一件事就想要将那个丑宫女敕封为皇太后。

    但是这件事遭到了满朝文武的反对,三省,更是直接拒绝在诏上盖印。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乾帝盘直接敲响了景阳钟,并且和满朝文武开始了长达一年的较量。

    不知多少人的乌纱落地,也不知道多少人变成了炮灰。

    就连当时的几位尚,都有告老还乡的。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朝廷上直接来了一次大换血,就算是今日,两位阁老想起来,都有一种心有余悸的感觉。

    难道说,又要发生这样的大事?

    不知又要有多少人遭到牵连了。。。

    想到这里,两位阁老异口同声的说道:

    “快点!”

    “一定要早点抵达太极殿!”

    。。。

    太极殿是乾帝盘处理政务的地方,位于神都的正中央,里面更有诸多布置,好似巨兽一般镇压八荒。

    但是今日的太极殿,却格外的肃穆。

    不论三省尚,还是白发苍苍的阁老,或者是刚步入仕途年龄尚轻的侍郎等人,都面色铁青的站在那里,好似木头人一般。

    穿着龙袍,带着冠冕,脸上紫气浮动的乾帝盘坐在龙椅之上,虎踞龙盘的看着下方。

    “各位卿家!”

    “北郡的事情,都已经知晓。”

    “朕亲命的总督,竟然死在乱军之中。”

    看着全身煞气腾腾,好似想要择人而噬的乾帝盘,兵部尚急忙走出人群,面色肃穆的高举玉笏:

    “陛下!”

    “刘家逆贼,胆敢造反,并且杀害郡主和总督,最不容赦!”

    “臣自请领兵,讨伐逆贼,为霍斐然总督报仇!”

    “我兵家愿意紧随其后,为总督大人报仇!”

    见兵部尚明确表态,身穿甲胄的将军也是跪倒一地,大声的请战道。

    “陛下,不可啊!”

    就在乾帝盘即将表态之时,户部尚吴勇急忙站了出来,挥手阻拦道。

    “有何不可?”

    “难道我大乾的总督就白死不成?”

    “还说是,你户部怯战?”

    兵部尚的脸色顿时大变,眼睛闪烁,声音冷冽的骂道。其他将军虽然没有说些什么,但是脸上或多或少的都有了几分鄙夷,

    “哼!”

    别说是好战的兵家,就连儒家之人脸上也不好看。

    毕竟死的是一位大儒。

    而且死的非常凄惨,兔死狐悲之下,对于户部怯战的行为,难免有人心中不满。

    “卿家有话要说?”

    乾帝盘看着越出人群的户部尚,脸色不由的微变,心中多少也有几分不满,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有些诧异的问道。

    “陛下!”

    “不可啊!”

    “大乾连年大旱,有的地方更是颗粒无收。”

    “户部银库早就空虚,而且,上次讨伐张家逆贼,周边郡县的兵马已经调动,正在休养生息。短时间内根本无兵可用!”

    户部尚吴勇看着众人的脸色,心中不由的就是一突,满脸委屈的说道。

    “这!”

    乾帝盘眼睛不停收缩。

    户部尚虽然说的有些夸张,但也是事实。

    上次征讨,忠勇伯的兵马损失严重,而且朝廷银库也不是非常丰盈,根本没有底气从远处调动兵马。

    而且常言说的好,远水不救近火。

    等朝廷的兵马准备妥当,恐怕刘家逆贼早就成了气候。

    到了那时,就算有心镇压,恐怕也难以短期见效。

    但如果不镇压,贼兵气焰更加的嚣张,而且,天下反贼效仿,大乾江山恐怕就要朝不保夕了!

    想到这里,乾帝盘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为难。

    不少大臣脸上也都流露出认同之色。

    更有人认为,大乾当前已经以和为贵!

    毕竟,北郡只是边陲之地,对拥有九十九个州郡的大乾来说,算不得多么重要。

    也正因为这种思想作祟。

    朝中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

    以兵部为首的主战!

    以户部为首的主和!

    各有各的道理,各有各的原因。。。

    就算乾坤独断的乾帝盘,也一时拿不定主意。

    “太子!”

    “今日之事,你说应该如何处置?”

    穿着黄色四爪龙袍,身体看起来有几分臃肿的太子承乾没想到乾帝盘竟然让他出列。脸上不由的就一惊。下意识的扭头,看向两旁的辅臣,希望能从他们脸上看到一丝明示。

    看着太子的反应,乾帝盘不由在心中暗暗的摇头。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