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老爷!”

    老管家的眼睛不由的就一凝,脸上更是浮现出难言的悲色。嘴巴蠕动,想要说点什么,不过他也知道霍斐然的性格,竟然他已经做出了决断,就算说再多也休想让他改变主意。

    想到这里,老管家也是跪倒在地,对着霍斐然的背影重重的叩头。

    正在踉跄前进的霍斐然好似想到了什么,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前进的步伐不由的就是一滞,但他还是毅然决然的向前。

    。。。。

    神都皇宫

    乾帝盘坐在太极殿中,面色肃穆。象征黄道的紫气弥漫四周,让整个宫殿好起来好似云雾缭绕,在这云雾之中,更时不时有神龙游过,鸾凤雏鸣。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站在乾帝盘身后,眼帘下垂,好似假寐。

    一个个宫女太监,或者是低头躬身,或者是小心翼翼的敛住鼻息,生恐一不小心就触怒天子。

    皇宫还是宏伟,乾帝盘还是那么的威严。

    但是,不知为什么,却总给人一种日薄西山的感觉。

    仿佛一切都是昨日黄花,稍纵即逝!

    “报!”

    “大事不好!”

    就在乾帝盘批阅奏折之时,一个身穿灰色大氅的太监,踉踉跄跄,满脸狼狈的跑了起来。

    站在乾帝盘身后,好似老猫一般假寐的李德福双眼陡然睁开。

    整个大殿中都好似出现了一道寒光。

    “放肆!”

    “君前失仪,你有几个脑袋?”

    满脸仓皇的小太监,好似受到了惊吓,急忙止住脚步,跪倒在大殿之中,面色仓皇的看着高台上方。

    “罢了!”

    “不要怪罪了!”

    “他也无心之过!”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你君前失仪?”

    乾帝盘将手中的朱笔放下,歪头看了一眼,有些好奇的问道。

    “启奏陛下!”

    “北郡传来八百里急报!”

    “布政使刘季伙同当地豪族举兵造反,因为变生腋肘,成郡王仓皇逃脱。”

    “北郡总督霍斐然。。。。”

    听着小太监阴沉的语气,乾帝盘的脸色不由就是微变,大声追问道:

    “北郡总督霍斐然怎么样了?”

    “总督霍斐然忠勇为国,大声呵斥逆贼,历数他们的罪责。”

    “最后更是慷慨就义!”

    “整个北郡无不默然,整个天下无不默然!”

    小太监看了一眼李德福,在得到肯定的眼神后,这才用一种悲怆的语气说道。

    “什么!”

    “总督霍斐然以身殉国了!”

    “他是怎么死的?”

    乾帝盘的脸色不由就是一惊,手中的朱笔落下,沾染了奏折,但是此时,他已经顾不得这些。

    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总督霍斐然殉国!

    总督可是一品大员,权柄赫赫,替天子戍守边疆。

    这样的人,都是国家栋梁,朝廷上的玉柱。

    就算乾帝盘想要动他们之前,也会再三思量,生恐引起朝野震动。

    但是,今天,这样一位肱骨之臣,竟然死于乱贼之手。

    这样的事情大乾开国以来,是前所未有的。可以预见,整个朝野都会震动。

    也正如他预料的那样。

    这个奏折,已经到达了中枢。

    朝中的大臣见到这个奏折的时候,朝中一品大员,竟然死于乱贼之手。

    北方大城北郡,被人从内部攻破。

    成郡王夜逃,郡主香消玉殒。这些事情不论哪一件,都是了不得的大事。

    更何况,这些事情都发生在一夜之间。

    不论是三部的主官,还是微末小吏,脸色都出奇的难看,更有人以手捶胸,嚎啕大哭。

    不过,几位年岁大的鸿儒,在悲伤的同时,眼睛中还有着难言的欣慰。

    “据理力争,怒斥反贼,这是大义,这是仁!”

    “以一己之力,拖住反贼数千人半个时辰,最后还是因为文气耗尽,才被乱箭射死!”

    “这是勇!”

    “有机会逃脱,却没有逃脱,面对高官厚禄也没动心,这是忠!”

    “在自己应战之前,将府中之人尽数遣散,并且安排兵丁护送百姓先行离开,避免池鱼之殃,这是义!”

    “忠勇仁义!”

    不仅没有辱没我儒家门楣!

    反而让后世子孙敬仰。

    不愧是我儒家子弟,这等风骨,这等操守,值得天下读人效仿。

    想来,儒家圣地很快也会得到消息。

    毕竟,总督霍斐然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儒家弟子。

    他是半圣的弟子,也是儒家的大儒,最后时刻,更是守住了儒家的骨气,舍生取义。

    这等弟子岂能白白陨落?

    “刘季!”

    “你杀我儒家大儒!”

    “我儒家岂能放过尔?”

    几个大儒好似想到了什么,眼睛顿时变得冰冷起来。

    正如他们几人想的那样,现在的儒家圣地也乱成一团。

    儒家大儒陨落,而且还是以这种悲壮的形势。

    于情于理,儒家都不能没有反应。

    无数的大儒聚集在圣山之前,用自己的额头碰触地面,声音悲怆。听之让人落泪。

    就连闭关的亚圣也被惊动了几位。

    这种事情,在儒家历史上也是少有的。

    。。。

    “我等要深夜扣宫!”

    “我等要面见人王!”

    “这件事绝对不能这么算了!”

    “我儒家子弟不能白死!”

    “我朝廷栋梁不能白死!”

    无数的人被从睡梦中叫醒,当他们看到奏折时,脸色顿时大变。随着官员的聚集,众人的情绪越来越失控。

    更有人提出要夜扣宫门。

    要知道皇宫在酉时之后就会锁住宫门,非大事绝对不会开启。

    也正因为这个规矩,不少大臣在宫中议事,错过时辰,就会留在宫中。

    夜扣宫门这种事情在历史上不是没有过,但是每次都是天大的事情。

    “这?”

    就在几位老臣犹豫之时。众人的耳边陡然传来一阵钟响。

    嗡!

    嗡!

    嗡!

    屹立在皇宫景山之上,数十年来从来没有敲响的景阳钟被人撞响。

    巨大洪亮的钟声在黑夜中不停的荡,无数府邸熄灭的灯烛陡然亮起。

    无数的朝廷重臣,从梦中惊醒。

    “出大事了!”

    “定然是出大事了!”

    “否则,陛下不会夜敲景阳钟!”

    “究竟发生什么事情?”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