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什么!”

    “刘季造反?”

    全身缠满绷带,脸色苍白的成郡王豁然坐起,眼睛收缩,满脸的惊色。

    因为太过用力,身上伤口崩裂,绷带被鲜血瞬间浸染湿透,不过,他也顾不得这些。急忙焦急的问道:

    “他带了多少兵马?现在已经到了哪里?”

    “禀王爷!”

    “刘季斩杀了郡主,并且以她的人头祭旗,点起兵马,共几千人直奔王府而来!”

    传令的太监也知道事情重大,不敢啰嗦,直白的说道。

    “什么!”

    “刘季那厮竟然敢斩杀郡主!”

    “真是大逆不道!”

    “城卫军呢?这几千人是怎么进入内城的?”

    听着太监的言语,成郡王的脸色不由大变,同时又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城卫军没有反应!”

    小太监声音低沉的说道。

    “什么叫没有反应?”

    “城内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怎么会没有反应?”

    成郡王眼睛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他们都是瞎子,都是聋子么?”

    “王爷,大事不好!”

    就在成郡王怒声大吼之时,青衣老道满脸仓皇,有些踉踉跄跄的跑了进来,有些惊恐的说道:

    “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为什么如此惊慌?”

    成郡王强忍着心中的怒火,以及身上伤口的撕裂痛,站起身体,声音清冷的说道:

    “本王还没有死!”

    “天塌不下来!”

    “是,王爷!”

    见成郡王面色淡然,青衣老道慢慢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整理之后说道:

    “刘季造反!”

    “城内豪族多有响应,他们在城防军中的故旧,更是乘机夺权。”

    “现在整个城内到处都是反贼!”

    “到处都是明火执仗之辈!”

    听着青衣老道的话,成郡王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怪不得不见城防军镇压反贼,原来是豪族趁机反噬。

    “该死!”

    “真是该死!”

    “早些时日,就应该将这些硕鼠统统铲除!”

    “在这点上,孤王不如司徒刑!”

    成郡王手臂上的血管一根根浮起,因为太过用力,手指都变得有些苍白。但是他好似一无所知,还是继续用力。

    上好的一个红木座椅,硬生生的被他掰成两段。

    “王爷!”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听着外面动乱的声音,青衣老道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慌。

    他是宗门中人,修的是法术。

    但是大军血气煞气非常重,恐怕他刚刚出窍,就会被血气冲散神魄,轻则重伤,重则白痴。

    所以,他比谁都害怕遇到兵乱。

    “哼!”

    “如果不是本王重伤未能痊愈,这等跳梁小丑,安敢放肆?”

    成郡王眼睛闪烁,露出夺目的凶光,不论是青衣老道,还是其他人,竟然都有一种煞气逼人之感。

    “王爷息怒!”

    “王爷息怒!”

    看着因为情绪激动,伤口再次崩裂的成郡王,青衣老道急忙上前轻声安慰。

    “些许贼寇不过是跳梁小丑!”

    “等王爷玉体安康,想要剿灭他们不过是举手之劳!”

    听着青衣老道的安慰,成郡王的脸色慢慢变得好看一些。不过他眼睛中的血色还是没有消退,过了半晌,他才从牙缝中挤出一个非常冷冽的声音:

    “我们走!”

    “今日先便宜了他们,日后本王一定要提兵杀来。”

    成郡王面色阴冷,恨恨的冷哼一声,顾不得其他,转身就走。青衣老道,还有其他人急忙跟上。

    毕竟城内到处都是乱贼,还是和成郡王等人一起行动才是安全。

    。。。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如此吵杂?”

    北郡总督霍斐然有些诧异的抬头,眼睛中流露出迷茫之色。

    就在他思绪万千之时,家将陈平有些狼狈的跑了起来,衣甲上竟然全部都是血渍,浑身上下更充满了难掩的煞气。

    “陈平,你这是?”

    霍斐然看着全身被鲜血染红的陈平,不由的就是一惊,有些诧异的问道。

    “大人,你别担心,这些都不是末将的血!”

    “是反贼的血!”

    陈平见霍斐然眼睛中有着惊色,急忙解释道。

    “反贼?”

    “哪里来的反贼?”

    霍斐然有些震惊的站起,难以置信的说道。

    “刘季裹挟城内的豪族反叛,城内局势大乱,末将也是趁着他们围攻郡王府的机会,杀到这里!”

    “大人!”

    “此地不宜久留,末将护着你杀出城外!”

    陈平见霍斐然多少有些不信,急忙解释道。

    “刘季!”

    “城内豪族?”

    “没有道理啊,他们为什么要造反?”

    “要知道刘季可是成郡王的女婿!”

    “他怎么可能造反!”

    霍斐然眼睛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哼!”

    “刘季早就有狼子野心!”

    “起事之时,郡主杨凌阻拦,结果被这狼心狗肺之人一剑砍杀!”

    陈平眼睛闪烁,有些不屑的骂道。

    “当真不为人子!”

    “什么!”

    “郡主杨凌被杀了!”

    “这个刘季好狠的心肠,连自己的发妻都能下的了手!”

    听到陈平的话,霍斐然的脸色不由的就是大变,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谁说不是!”

    陈平附和点头道。

    不过霍斐然心中还是有所疑惑,有些不明的问道。

    “那豪族为什么要呼应他?”

    “仅凭刘家的实力根本不足以控制城防大军?”

    “还不是变法惹的祸!”

    “城中那些儒生,主张学习知北县,变法强邦!”

    “郡王碍于大臣们的压力,同意由刘季主持变法。。。。”

    “但是要变法,就要有流血,要变法就要有牺牲!”

    “变法虽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却让豪族的利益大为损伤。如果不是成郡王一直镇压,恐怕他们早就造反!”

    “现在成郡王莫名受伤,刘季趁机造反,正好遂了他们的心思!”

    “所以城中的各大豪族,或明或暗,都在支持刘季,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城内大乱,火光冲天,驻扎在外面,几步之遥的城防军一直都没有反应!”

    听着陈平的解释,霍斐然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有些愤恨的重重挥拳,大声骂道:

    “这些硕鼠,都该杀头。本来本官对司徒刑的作为还有些微词,认为他手段太过刚烈,有失仁慈!”

    “今日看来,倒是老夫妇人之仁!”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