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刘季!”

    “你竟然敢造反!”

    “你这样做,对得起君上和王爷么?”

    就在众人准备响应之时,一个尖锐的女声从外面陡然传来。

    “夫人!”

    “您不能进去啊!”

    “按照家族的规矩,女人是不能来校场的!”

    几个丫鬟婆子有些哀求的说道,并且试图阻拦气势凌人的郡主杨凌,但是她们怎么可能阻挡的了。

    一群人就这样闹闹哄哄的来到了校场。

    看着嘴巴上翘,眼睛中透露着轻蔑的郡主杨凌,刘季的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几分不满。

    “这里是校场重地!”

    “女人不许前来,你来这里做什么?”

    “哼!”

    “刘季!”

    “你这个忘恩负义之辈。如果不是郡王垂青,你怎么可能有今日?”

    “你现在竟然要趁着郡王重伤造反,着实不当人子!”

    郡主杨凌看着整齐的兵甲,不由的杏眼圆睁,异常泼辣的咒骂道。

    “你刘季是个什么东西?”

    “说是出身豪族,其实不过就是一个破落户!”

    “是因为做了郡马,受封官职,这才有了今日!”

    “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倘若胆敢造反,不日就会被朝廷的天兵天将剿灭,张家父子的下场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看着杨凌高高在上的姿态,以及满脸奚落的表情,刘季只感觉头脑就是一阵发热,眼睛中也多了几分羞恼。

    “你这个贱婢,安敢如此羞辱我等?”

    看着刘季凶恶的目光,郡主杨凌气势的不由的就是一弱。但是平日颐气指使的她,岂能被刘季吓住:

    “哼!”

    “刘季,你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

    “你自幼不学无术,游手好闲,是北郡中有名的浪荡子。如果不是王爷有令,奴安能嫁给你?”

    “就你这样,还想要学人逐鹿天下,真是不知所谓。”

    听着杨凌的挖苦,刘季眼睛中的羞怒之色不由的更浓。

    “该死!”

    “你真是该死!”

    看着面色铁青,眼睛闪烁着寒光的刘季,杨凌本能的感到害怕,但她还是色厉内茬的说道:

    “你能怎么样?”

    “还敢杀本郡主不成?”

    看着盛气凌人的杨凌,刘季的眼睛中不由的闪烁出一丝凶光。

    郡主杨凌这么强势不是没有原因的。

    在大乾,最尊贵的是乾帝杨盘,其次为各位亲王,郡王。

    乾帝盘之女是公主,亲王,郡王之女是郡主,是县主,生来就是人上人,生来就是天潢贵胄。

    不仅在娘家的时候受尽宠爱。

    就算下嫁,也是尊贵无比。不论是堂上公婆,还是驸马,郡马都要小心伺候,生恐怠慢。

    也正是这个原因。

    杨凌从内心看不起刘季。

    也正是这个原因,刘季有时候恨不得亲手将她斩杀。

    不过,他心中多少还有几分犹豫,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

    当然最重要的是,有了杨凌的存在,他日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接手北郡。

    大义!

    在他看来,杨凌就是一张皮。或者说是最好的一个遮羞布。

    想到这里,刘季将心头的杀意强行的压了下去,声音有些冷冽的说道:

    “休要胡闹,否则别怪本官不念昔日情意!”

    “哼!”

    “好一个昔日情意!”

    “你刘季就是我杨家一条走狗,现在竟然想要反咬主人一口,真是让人唾弃!”

    “本郡主今日就算逼你,你又敢如何?”

    “难不成你还敢杀我么?”

    “真是可笑!”

    杨凌寸步不让,逼视刘季的眼睛,声音强势的说道。说到最后,杨凌更是自顾自的大笑起来,表情中充满嘲讽轻蔑之色。

    “你!”

    看着杨凌轻蔑的神色,刘季的眼睛不由突出,脸色更是变得赤红。

    看着四周人眼睛中的玩味和迟疑,刘季知道,这事不能在这么耽搁下去了。否则,好不容易积累的士气,就会消耗殆尽。

    毕竟,兵法有云,一鼓作气!

    今日如果不能起兵,那么日后,更是千难万难!

    想到这里,刘季不敢再迟疑,手中的宝剑瞬间出鞘。

    “真是取死!”

    噗!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当中,刘季手中的长剑已经重重的劈落!

    杨凌的头颅好似皮球一般跌落,到死她的眼睛都是圆睁,满脸的难以置信。

    “这!”

    所有人都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地上。

    真的杀了?

    这可是他的正妻啊?

    怎么下的了手!

    谁也没有想到,刘季竟然如此的果决狠辣。

    杀妻证道,杀妻明志。

    他在用这种方式,向四周人表达他的决心。

    本来有些动摇的军心再次变得凝固起来,本来犹豫的人,也重新变得坚定。。。。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郡主随行之人这才反应过来,声音凄厉悲凉好似猿啼。

    “郡主!”

    “郡主!”

    “郡主,你死的好惨!”

    随行的丫鬟看着没有头颅,好似木桩一般倒地的郡主杨凌,眼睛中不由的都流露出震惊恐惧之色。

    “郡主被驸马斩杀了!”

    “刘季!”

    “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

    “竟然连郡主都干杀,郡王是不会放过你的。你这是要造反啊,是要被诛灭九族的!”

    杨凌的乳母看着身首异处的郡主,脸色不由的苍白,有些难以置信,又有些震惊的咒骂道。

    “哼!”

    刘季没有解释,反而上前半步,手中的长剑好似光练一般横扫。

    刚才还破口大骂的乳母被他瞬间斩落头颅,其他几个侍女也遭受了池鱼之殃,赤红的鲜血好似喷泉一般涌出,不仅染红了地面。更让刘季全身的煞气凝若实质:

    “无知老妇,竟然也敢咒骂本官,真是不知死活!”

    “现在还有谁敢不服?”

    看着倒提着郡主头颅,全身煞气凝重,罡气席卷的刘季,不论是军中大将,还是丫鬟婆子无不噤声。

    胆量小的,更是感觉两腿战战,裆部发热。

    “刘家私兵听令!”

    “寅时造反,卯时开拔!”

    “午时之前,定然要将北郡尽收收在手中!”

    “诺!”

    “诺!”

    虽然心中有着说不出的不情愿,但是众人也没有办法,只能低头应诺。

    随着士卒们听令开拔,刘季头顶的气运陡然大变。

    赤色的长龙不停的扭曲,疯狂的撕咬,随着他的反击,象征着成郡王气运的黑龙也被惊动,两条长龙在空中开始搏斗,巨大的龙鳞,玄色的鲜血横流,不知是不是准备不足,成郡王的气运看起来竟然有几分颓势。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