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人,您这是要?”

    刘家的私兵被聚集在一起,所有人的脸上都流露出茫然之色,不知一身甲胄的刘季想要做什么。

    “成郡王无道,民不聊生!”

    “本官要效仿商汤,周武,讨伐之,还请各位助我一臂之力!”

    刘季双手交叉,弯腰行礼,声音肃穆的说道。

    “这!”

    听着刘季所说,不论是将领,还是兵卒眼睛中都流露出震惊之色。

    刘季说的文雅,但是他们却明白了他的意思。

    那就是造反!

    这件事可不是说说的,要知道历朝历代造反都是重罪,不仅自己要身首异处,就连家族也受到牵连。

    想到这里,每一个人的眼睛中都流露出迟疑之色。

    “怎么?”

    “你们不想听命于本官?”

    看着众人眼睛中的迟疑,刘季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手掌更是放在剑柄之上,程家兄弟等将领看向士卒的眼神中也多了几分冷冽。

    只要刘季一声令下,他们手掌的长刀就会瞬间出鞘,将他们斩杀当场。

    士卒们也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脸上不由的流露出几分说不出的恐惧。

    “大人!”

    “你虽然是公子,但是无规矩不成方圆,没有太公的命令,恕我等不能从命!”

    其中一个相对老成的私兵硬着头皮走了出来,眼睛坚定,声音肃穆的说道。

    “大胆!”

    听到老兵的质疑,刘季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眼睛中更是闪烁着刺目的寒光。

    “本公子做事,岂容你这个老兵质疑!”

    “你想要造反不成?”

    老兵被刘季呵斥,只感觉一股气势迎面而来,竟然不由主的倒退半步。

    全身更是好似掉入冰窟,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就连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

    不过,他并没有后退,而是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和刘季对视。

    “老朽不敢!”

    “只是无规矩不成方圆!”

    “没有太公的手令,就算是公子也不能调动私兵!”

    看着老兵硬气的答,其他人眼睛中不由的就是一亮。

    “是啊!”

    “大人!”

    “私兵只有家主才能调动。您这样做有些不符合规矩!”

    其他人听老兵说的有道理,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佩服之色,急忙上前附和道。

    “只要有家主的手令,你们就听从本官调度?”

    看着群情激愤的众人,刘季没有慌乱,而是目光环视,等所有人情绪都平稳之后,他这才阴仄仄的说道:

    “你们的意思是”

    “有太公的手令,就可以调动?”

    “这!”

    众人看着刘季的表情,气势不由的就是一滞,一时间竟然不知如何答。

    就在这时,还是那个老者再次站了出来。

    “俗语有云:军令如山!”

    “如果公子有太公的令牌,我等自然会遵令。”

    “这!”

    听到老者的话,众多士卒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迟疑之色。

    万一,刘季手中有令牌,那可如何是好?

    不过,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那个老者就以眼神示意,他没有令牌。

    “你们也是如此想?”

    看着众人迟疑的目光,刘季有些色厉内茬的说道。

    看着刘季的反应,众人心中不由的就是一喜,都大声应和道。

    “军令如山!”

    “只要公子有调兵令牌,我等自然会奉命行事!”

    看着一个个明确表态的士卒,刘季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

    “好!”

    “既然你们要看令牌,那么本官就给你们令牌。”

    “如果见了令牌,还敢阳奉阴违,那么就不要怪本官无情!”

    看着刘季的表情,众人顿时有一种上当的感觉,不过,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刘季已经从怀中掏出了令牌。

    “这!”

    看着刘季手中的令牌,每一个的脸上都流露出震惊之色。

    要知道刘家可是北郡豪族,底蕴深厚的同时,规矩也非常的多。

    其中一个最重要的规矩就是,令牌只有当代家主才能随身携带。

    老太公将令牌给了刘季。里面的蕴意,不得不让人深思。

    要知道,刘季虽然是太公之子,但却不是唯一的儿子。

    太公将令牌交给刘季,就是向外面传达一种态度,那就是刘季才是未来的家主,

    “怎么?”

    “你们见到了令牌,还不想遵命?”

    看着半天没有反应的士卒,刘季手中的长剑是瞬间出鞘,刺骨的寒意让四周都出现点点白霜。

    程家兄弟等人更是怒目圆睁,全身的气力更是蓄势待发。

    “这怎么可能?”

    “大人误会了!”

    “我等是刘家的私兵,吃的刘家的粮饷,自热要为刘家卖命!”

    “既然令牌在此,我等安敢不奉命!”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还是那个老者急忙分开众人,满脸讪讪的说道。

    “哼!”

    “想来你们也是不敢!”

    “等事成之后,本官少不得尔等好处。不要迟疑,速速整理兵甲,随本官一起搏个封妻荫子!”

    “本官也不让尔等白白流血,卖命!”

    “来人,将银钱抬上来,每个人都有份!”

    随着刘季的一声断喝,几个光着膀子,全身肌肉隆起的壮汉,抬着几个红木箱子走了上来。

    轰!

    随着一声重响,红木箱子被打开,无数的铜钱,银两,迸射出刺目的金光。

    “这是!”

    每一个私兵的眼睛都是圆睁,有些贪婪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每人都有。。。”

    “他们是你们的了!”

    “先到先得!”

    听到刘季的断喝,大家都是你看我看你,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动作。

    见众人眼睛中还有迟疑,那个老者眼睛流转,竟然第一个上前,在箱子里抓了好几个银锭。有些狡诈,又有些炫耀的说道:“银子就这么多,先到先得!”

    “这些银子,够老头在城里买上一个宅子了!”

    。。。

    看着老头手里闪烁着光芒的银锭,每一个的人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根本不用别人吩咐,就一窝蜂的冲了上去。

    看着众人的反应,刘季不由轻轻的长出了一口气。同时用隐晦的目光看了一眼那个老者。。。

    那个老者轻轻的点头,不留痕迹的后退,很快就消失在人群当中。

    就好似一滴水进入了大海,再也找不到一丝痕迹。

    显然,一切都是刘季提前安排的。

    。。。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