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她们是谁?”

    看着刘季古怪的眼神,刘太公心中不由的就是一突,有些担忧的问道。

    “整个北郡,除了成郡王府,哪里还会有如此的尤物?”

    “老太爷,你真有福气,竟然能够享受到这等尤物,要知道,平常,只有成郡王才能染指!”

    刘季嘴角上翘,好似艳羡的说道。

    但是刘太公却没有任何自得,反而全身说不出的发冷。眼睛圆睁,嘴巴大张,有些难以置信的追问道:

    “你是说,这两个女子是成郡王的歌姬?”

    “不仅如此!”

    “她们还为成郡王侍寝过。。。”

    “老爷真是好艳福!”

    “只是不知,这件事若是被成郡王知晓,他会做出何等反应?”

    刘季看着满脸慌乱的刘太公,眼睛中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阴郁,阴仄仄的说道。

    “你!”

    “你!”

    “你这个孽畜,竟然坑害老夫!”

    刘太公抬起手指,不停的点着,嘴唇哆嗦的咒骂道。

    “事已至此!”

    “太公就算再是咒骂,也于事无补,还不如想想如何补救才是!”

    “对了!”

    “这两人的行踪,很多人都知晓,杀人灭口已经来不及!”

    听着刘季的话,太公心中仅有的一丝侥幸也荡然无存。

    刘太公两眼空洞的坐在那里,刘季也不催促,只是静静的喝着茶盏中的水。

    两个女子仿佛也知道眼前的紧张,都低垂着头,不敢发出半分声音。

    静!

    整个大殿都陷入了出奇的安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太公好似做出了某种决断,本来空洞的眼睛瞬间变得冰冷锐利,他枯瘦的手掌好似鹰爪一般探出。

    两个充满魅惑的女子正低着头,满脸的恐惧。

    她们根本没有想到,刚才还和他们温存,满嘴浓情蜜意的太公,竟然会翻脸无情突下杀手。

    等她们过神来,太公的手已经放在她们的脖颈之上,并且重重的用力扭曲。

    咔!

    咔!

    随着两声脆响,两个女子的颈椎被硬生生的捏断。美丽的头颅耷拉在那里,说不出的恐怖。

    她们临死眼睛都是大睁,脸上更挂满了诧异,和恐惧。

    显然,她们到死都不明白,太公为什么要突然下杀手。

    “这是老夫的令牌,凭借这块令牌,可以调动城中的私兵!”

    “另外老夫会给城中其他豪族修,让他们出兵策应!”

    “天下本无主,唯有德者居之!”

    “诺!”

    看着眼前的令牌,刘季的鼻息不由的加重,脸上更是流露出兴奋之色。

    他种种谋划,就是为了这块令牌。

    只要有了这块令牌,整个刘家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不论是家丁,还是私军,无敢不从。

    “为父老了!”

    “没了雄心,没了壮志,能帮你的,只有这些了!”

    看着满脸峥嵘的刘季,刘太公不由幽幽的叹息一声,有些无奈纠结如释重负的说道。

    听着刘太公的叹息,刘季的脸色不由的就是一僵。

    不知是不是错觉,在交出令牌的瞬间,刘太公竟然陡然老了十岁,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霸气。

    这不是错觉!

    而是事实!

    刘太公在交出令牌的瞬间,只感觉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被从他体内剥离,满身的力气顿时消散。

    而刘季的感觉则是恰恰相反,他感觉有一股伟力陡然从天而降。

    他本来有些萎靡的气运,竟然好似吃了春药一般,节节拔高。

    “哎!”

    看着眉宇之间越发峥嵘,脸上隐隐有着龙气的刘季,刘太公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唏嘘。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在刘季出生之时,就有相师登门,为刘家三子相面。

    称他贵不可言,有龙命!

    将来有资格登上大宝,是潜龙之身!

    刘家本来异常紧张,也充满了期待。但是,随着刘季成长,他越来越放荡,越来越无状。

    不喜诗文,不好武功。

    是整个北郡有名的浪荡公子!

    也正是因为如此。慢慢的,刘太公等人对他失去了信心。

    就连城中很多人,对于刘家也不是那么忌惮。

    谁曾想,原来一切都是神器自晦。

    龙蛇不可混居,龙终究是龙。

    哪怕他藏在九渊之下,那也是龙。

    想到这里,刘太公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兴奋,同时也有着难言的担忧。

    争龙之路,异常凶险。

    成,整个家族都会成为王族,享尽富贵。

    但若是败,整个家族也会在气运反噬之下,快速的衰败,人丁断绝,其中的凶险,绝非常人能够想象。

    “父亲!”

    “您发什么呆?”

    看着呆如木鸡的刘太公,刘季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好奇,笑着问道。

    “没有什么!”

    看着短短时间好似脱胎换骨满脸峥嵘,眉宇之间有着紫气勃发的刘季。刘太公不由满脸萧索的叹息道。

    他心中明白!

    这就是气运的玄妙!

    刘季现在已经是挣脱枷锁的龙,将来如何,要看他的造化了!

    自己交出令牌,气运跌落,恐怕时日无多。

    他以前是刘家家主,手持令牌,有整个家族的气运滋养,他才能老当益壮,气势惊人。

    随着令牌的交出,也就意味着家主之位易主。

    没了气运的滋养,自己的精神和肉身,将会以超乎常人的速度腐朽。

    刘季成为了新的刘家家主,家族的气运好似九天银河一般倒灌而下,本来就非常尊贵的命格在气运的滋养下,变得越发的强大。

    就在刘季接到令牌,气运大涨之时,远在成郡王府的青衣老道脸色不由的大变。

    因为象征刘季气运的赤龙竟然挣脱了黑色的绞索。

    撞开他布置的种种手段,好似真正的神龙一般跃起。向高空飞去。

    “困龙升天!”

    “不好!”

    “想要逃脱,没有那么容易!”

    看着想要飞上天空的龙气,青衣老道急忙手指掐诀,一道黑色的绳索凭空出现在龙身之上。

    巨大的力量,让蛟龙一点点的拉下。

    不过,那条龙力量出奇的大,就算青衣老道实力高强,也感觉有些吃力,不大一会脸上身上就被汗水湿透。感觉越来越强的反抗力量,青衣老道的脸色越发的苍白:

    “刘季这是想要反噬!”

    “快去通报,我要见大王!”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