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到时你们就知晓!”

    刘季得意的一笑,不无卖弄的说道。

    程氏兄弟无奈的对视一眼,得,今天晚上又要无眠。

    翌日

    刘季早早的就去拜见太公。

    家人虽然感觉诧异,但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两人是父子,而且关系一直以来还算融洽。昨日,刘季更是送给了刘太公两个美女。

    “老爷!”

    “少爷来了。”

    贴身的奴才在太公耳边轻声语道。

    “什么?”

    “这才是寅时,他来这么早作甚?”

    太公勉强睁开眼睛,有些茫然的问道。

    “老爷!”

    “怎么了?”

    “再睡一会嘛,你昨晚好厉害!”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一个滑腻的身体好似长蛇一般缠绕过来,朱唇轻启,有些魅惑的说道。

    奴才眼睛余光中看到一抹雪白滑腻,吓得赶紧低下脑袋,眼睛紧闭,生恐看到不该看的。。。

    “咯咯!”

    看着下人谨慎的动作,那个女子不由的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不无**的说道:

    “好一个俊俏的小哥!”

    “好了!”

    “调皮!”

    太公见下人满脸的拘谨,嘴角不由的升起一丝淡淡的笑容,轻轻的拍打了一下女子的雪背,不无好奇的问道。

    “刘季有没有说为了什么而来?”

    “小的也是不知!”

    “公子只是说,和太公有话要说,让小的通传一声!”

    下人低着头,眼睛看着地面,声音诺诺的说道。

    “罢了!”

    “罢了!”

    “你下去吧,告诉刘季,让他在花厅等着老夫!”

    刘太公见下人真的不知详情,也不为难他,轻轻摆手,笑着说道。

    “诺!”

    听到太公的话,下人不由重重的点头,如逢大赦一般,仓皇冲出房门,不由逗得后面女子满脸堆笑。

    等离开卧房,来到大堂,那下人这才停住脚步,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内心的浮躁平复。

    真是一个诱人的小妖精。

    只听声音就让人心血浮躁难以把持,在床榻之上,又会是何等光景?

    也怪不得太公脸色不渝。不愿意去前厅。

    “老爷起床了么?”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时,刘季朗声问道。

    “公子!”

    “老爷让您在花厅稍候,他一会就来!”

    小厮见刘季询问,不敢多言,只能公事公办的道。

    “嗯!”

    刘季也不生气,笑着轻轻点头,坐在那里轻轻的抿茶。

    说来也是奇怪,茶汤已经换了数次。都不见太公踪影,刘季也不派人催促,只是在那静静的坐着,偶尔脸上还会露出迷醉的笑容。

    直到日上三竿之时,刘太公才脚步虚浮的走了进来。

    在他的身后,紧跟着两个面色红润,眉宇之间充满了媚态的少女。她们见到外人,也不羞涩,反而大胆的用目光打量刘季的胯间,其中年龄稍大的那个,更是张开嘴巴,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自己的红唇。

    “真是一个磨人的妖精!”

    被那女子目光**,刘季的心瞬间燥热,废了好大一会功夫,才将心底的欲望压下。

    “季儿!”

    “这么早,来找为父。。。”

    太公说到一半,自知失言,有些讪讪的闭上了嘴巴。

    因为现在已经是日上三竿,实在算不得早。而且。刘季在花厅之中,从寅时坐到了午时,自己行事的确有些荒唐。

    仿佛想到了刚才的绮丽,太公的鼻息不由变得粗壮不少。

    “父亲大人!”

    “对于儿子的安排,可是满意?”

    刘季好似没有发现太公的口误,笑着说道。

    “满意!”

    “自然满意!”

    “两个美人都非常的好,非常和为父的心思!”

    听到刘季询问,太公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隐晦的喜色,满脸堆笑的说道。

    “父亲大人喜欢就好!”

    “也不枉费孩儿挖空心思找来这两个尤物!”

    听到太公之言,刘季嘴角不由的上翘,满脸微笑的说道。

    “不错!”

    “这两个美女着实不错,技术更是一绝,为父昨晚有一种飘飘欲仙之感!”

    “有时间,你定然也要享受一!”

    “你们俩还不去好好服侍下公子!”

    太公好似陷入忆,满脸的享受之色,本来有些苍白的脸上,也出现了一抹潮红。

    两个女子听到太公的吩咐,竟然真的扭着水蛇腰向刘季淼淼而来,其中那个大胆的,更是伸出自己的红舌,满脸的**。

    也许今天的人有些不能理解。

    但是,在大乾,女子的地位非常低下,如同货物。除了主母,侍妾都是可以赠与友人。

    这两个女子虽然妖媚,但是连侍妾都算不上。

    自然地位更加低下。

    父子同时上阵,虽然听起来有些难以置信,但是这种事情在上流社会,早就屡见不鲜。

    更甚至,有的父亲故去,他的年轻妻妾也会成为新的的家主的禁,脔。

    “不敢!”

    “不敢!”

    见两个女子靠上前来,用自己鼓囊的胸部摩擦他的胳膊,满脸的挑动,刘季脸色不由的微变,急忙站起身,有些惶恐的说道。

    “不敢?”

    听到刘季的话,刘太公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

    要知道刘季自小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整日游手好闲,和一些狐朋狗友惹是生非。

    身边更是从来不缺女人,外面更有一个寡妇为他生下一个子嗣。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敢?

    “三郎!”

    “说笑了!”

    “不过是两个歌姬,有何不敢?”

    “如果你喜欢,大可收到房中。”

    太公见刘季不停的推辞,脸上不由的浮现出几分好笑。

    “父亲!”

    “三郎真的不敢逾越!”

    不过,让太公没有想到的是,刘季不仅没有因为太公的话而放开,反而脸上惊恐之色更浓。

    “这!”

    “难道其中有什么问题?”

    看着刘季的表现,太公的心不由的就是一突,好似想到什么。但是等他想要抓住这个灵感的时候,又突然一无所获。

    就在他心中惴惴,不知哪里出了问题之时,刘季竟然站直身体,声音肃穆的问道:

    “父亲可知这两个歌姬的身份?”

    “这?”

    “两个歌姬能有什么身份?”

    “难不成他们是罪臣之女?”

    看着刘季认真的眼神,太公不由的就是一蒙,身体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要知道罪臣之女,虽然在乐坊演出,但是籍贯却在京城,而且有专门的机构管理。

    一般人不能轻辱,否则就是大不敬。

    这样的事情可大可小。

    自己如果和这些人发生关系,就算是自己的地位,恐怕要花不少银钱才能摆平。

    “那倒不是!”

    听着刘季的答,太公的心瞬间放在肚子,不过,还没等他彻底的放松,刘季再次说道:

    “但她们却是。。。”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法家高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竖子不可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不可教并收藏法家高徒最新章节